拉面桶里的番茄

蹲死在冷坑
火影主鸣佐 hp主哈德 漫威主盾冬
仙剑古剑多 戚顾猫鼠孙瑜 黑骑主枢零
盗笔主邪瓶 全职主喻黄 龙族主恺楚
巨人主艾利
多冷逆,难得同好ORZ欢迎勾搭,随意点梗

【大二】看石作玉12

第十二章 有种遇,不期而遇
 
  三人随着那老者走回镇中唯一一家客栈。推门进去,台上那豆大的烛火被吹得一晃。
  到桌前坐下,老者与他们端了些茶水。
  东方纤云执杯抿一口,又问这里是怎么回事。
  “这安平镇原本算不上富庶,但也平和安乐。这山上住着仙人,有他们守着,山匪也不敢前来。”
  东方纤云几人点头。那仙人说的怕就是东方家人。
  老者继续讲道:“一切的祸事,还是从一年前仙人搬走时开始的。”
  “镇中居民原本时常有送些食粮柴火上山的,但有一日去,那仙人的府邸就像是从未在那似的凭空消失。大伙都以为仙人已经飞升了,也替他们高兴。那之后担心山匪再来,镇上却也平安得很,直到几个月后……”
  东方纤云问道:“是时常有人会被吸去血液吗?”
  老者道:“不只如此。你们见到方才那位寻儿子的李婶了吧?”
  东方纤云念及那白发老妪,点头。
  对方接着道:“她儿子大贵就是第一个出事的。”
  “他那日照常去山中打猎,却再也没回来。乡亲们帮着进山去找,却也没有收获。又过了一阵子,镇里开始到处有人失踪,有人能找到被吸了血的尸身,有些人却尸骨无存。”
  老者说完,又嘱咐了几句,大约是晚上莫要出房门一类,随后便蹒跚回屋里休息了。
  “看来东方家是当真搬走了,我们现下怎么打算?”算天问道。
  东方纤云犹疑。
  印飞星一挑眉:“你想留下来灭那精怪?”
  东方纤云涎笑道:“反正也没有多厉害嘛,不如帮人一把。”
  算天意外瞥他一眼。这种时候倒是不怕麻烦了。
  几人定好了第二天白日里去山中探寻踪迹,隔几日再回逍遥门另做打算。
 
  天明走出客栈时,街上已熙熙攘攘有些人了,虽不如别的地方热闹,却好歹不再是夜里那般夹杂着恐惧与死气的样子。
  几人走靠山的镇门出去,经过那破庙,里头已经空了。
  这安平镇后靠的山不如邑云山那般大,可也绝不算小。村民活动都在外围一带,山里却是不敢去的。
  几人问过了曾有村民失踪的地方,慢慢朝里寻过去。
  一路下来,到深处时才遇上些未修成人形的精怪,莫说旁的,想逼问线索都不行。
  眼见天色逐渐泛红转暗,东方纤云看了看周遭纠缠的藤蔓,想着是否该先回去,明日再来寻。
  “你们看这边——”
  算天突然出声唤二人过去。
  东方纤云与印飞星从两侧回来到她身边,顺她所指看去。
  地上有几滴猩红血液,渗进土里,还未干透。
  “莫非那精怪已经袭击过镇上了?”东方纤云喃喃道。
  斜倚的日头晕出红霞,还悬在枝头。
  看这状况,被俘的人说不定还有救。
  三人旋即顺着血迹寻过去。
  最初是只是些滴落的,后来却成了拖在地上的一条。
  周身树藤更密了些,几乎遮天蔽日。
  前方草丛里传出一声惊呼,东方纤云快步上前,心中却略有不安。
  若是有一人一路流了这许多血,哪里还能发出这么高亢的一声。
  丛中突然一静,他心中警铃大作。
  只听周遭簌簌作响,几颗巨树上藤蔓疯长,同蛇一般舞动,迅速朝他们射来。
  东方纤云挥剑劈去几条,奈何数量实在太多,根本招架不住。
  算天不会武,早早被缚住全身。
  印飞星砍去不少树藤,奈何被一条藤蔓缠住手腕。
  那藤上生了许多倒刺,刺尖勾破衣物划开皮肉。一条胳膊迅速失去知觉软下去,长剑顿时脱手砸在地上。
  等三人被那藤蔓将四肢都缠了一遍,浑身都使不上力气,林间方传出一声娇笑。
  女子面上画淡妆,一条纤细的柳叶眉弯弯上翘,一只手上缠着树藤,一只手拎着一具放干血的尸身,自丛间跨出来。行走间如弱柳扶风,腰肢扭摆,柔若无骨。
  她行至三人面前,随手将那尸身一抛。
  三人身上的树藤窸窣向下退至腿间,上半边身体仍旧使不上劲。
  “终于将你们诱至这处来了,如今在我的地方,几位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去。”
  她妩媚一笑,抬起手指尖微勾,纤指上赫然有藤蔓蔓延而上,生出花来。
  她仅抚弄那花瓣一瞬,便抽手任它跌在地上摔碎:“你们可莫怪我,是你们想要坏我好事的。若是你们今日不入林子搜寻,我也不会对你们下手。”
  东方纤云见印飞星暗自运气,只得先与那女子套话:“你为何要对安平镇中村民下手?”
  女子以手掩面呵笑出声:“笑话,还有比人血更好的提升修为之物吗?”
  他喝道:“纵使是为了修为,也不至杀害这么多镇民。”
  女子面色渐冷,抓起他下巴:“这许多人……”
  印飞星突然闷哼一声,双目紧闭似在忍痛,额上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亦粗重几分。
  东方纤云暗道不好,怕是那日的旧伤犯了,又暗责自己昨日没有注意。
  女子语声顿住,回头看去,怒极反笑道:“你们想套话拖延时间?”
  印飞星咬着牙狠狠瞪她,身体已半跪下去,嘴角溢出一条血线,但手已悄然摸到了地上的长剑。
  那树妖走近几步抓住他的下颌让他仰头与己对视,口中冷笑:“我看你也是一副短命的样子,不如我帮你了结了如何?”
  她舔了舔唇张开嘴,犬齿缓缓长成了獠牙,目中由绿转红,朝下咬去。
  东方纤云心中一跳,急喝道:“慢——”
  女子回过头挑眼看她,唇上已沾了刺目的艳红。
  东方纤云涎笑道:“反正他一副短命的样子,不如先来咬我如何,绝对大补。横竖也是死了,好歹让我第一个享艳福吧。”
  女子闻言一笑,轻声嗔道:“你这小子倒有些意思。但我却偏偏不顺你的意,让你看看他怎么死。”
  她猛地张大嘴,朝下狠狠啃咬下去。
  印飞星猛地抓起剑柄,反手朝树妖面门划去。
  树妖似是早有所料,一条缠着树藤的赤裸手臂一抚,袭来的利刃已飞了出去撞在石上。
  “叮铃——”
 
  “叮铃——”三枚银钉撞在宽刃上,持剑人侧身一让,顺势绕去了一侧,反身一剑穿出。
  “对手若在这时直取你命门,你便在此处侧过身急转,将方才所学剑法用出来。”
  剑锋已指在了喉间。
  “那若是全身被缚,动也动不了呢?”
  男人思索片刻道:“若是被外力所束缚,自可运气挣断。若是经脉受了麻痹……”
  算天见那树妖要下杀手,己身毫无脱身之力,情急之下只能转去看东方纤云。
  却见他腰间气息一震,周身稀薄灵气迅速充裕。腿间所缚树藤转瞬之间寸寸断裂。
  下一刻他已运掌朝那树妖劈去。
  树妖只觉身侧风声乍响,余光瞥见却未及闪避,被一掌狠狠撞出去。
  算天二人皆是愕然。
   女子一时竟无力爬起,口中溢出鲜红,趴在地上瞪着东方纤云。
  她似乎愣了一瞬,随即目眦尽裂喝道:“你这……你们……未免欺人太甚。”
  东方纤云循脑中法门强行破气门震经脉,此时气血翻涌,喉间腥甜,摇摇欲坠。
  “东方纤云——”
  印飞星伏下身伸手去抓坠于一旁的佩剑,去砍腿上缠绕的树藤。
  那树妖伏在那处惨笑,突地目露凶光。
  “好啊,终究是到了兔死狗烹的一日。既然你们不给我活路,我便是死也不让你们好过!”
  她从地上强撑起身,双手结个法印。
  只见她周身皮肤有突起鼓出,随即出芽猛长出树藤。根根细密带刺,色泽不是普通的深绿,而在其间还带上了暗红的血丝。
  树藤朝东方纤云暴涨而去,后者此时看物都恍惚,哪里还躲得过去。
  这么必杀一击必然是躲不过去。
  躲不过去,却有人替他挡了过去。
  东方纤云只觉林间惊雷乍起,还道是自己耳鸣。下一刻却有人将他快跌到地上的身子给捞了起来。
 
  来人身量高挑,匀称修长,一袭玄铭宗袍服随风鼓动。
  他微微低头,逆着光看不清面容,只能瞥见其唇畔盈溢开来的浅浅弧度,带着些暖和的味道融化进阳光里。
  一瞬之间宛如神祗。
  东方纤云脚步不稳地踉跄一下,被扶稳之后晃了晃脑袋。
  随后“哇啦”一声一口污血吐在了天神的前襟。
  画面太过美好,一旁的算天别过脸去。
  东方纤云缓过气来,见此状况骇了一跳,急忙挣扎脱身,连滚带爬退后几步,见人面色不善张嘴就是求饶。
  “侠士我错了——侠士——”
  东方纤云还想再说,却见侠士面色哪只是不善,都快发青了,这才发觉一条细细的树藤自他肩上穿了过来,此刻还在冒血。
  一时愧疚无两,他上前两步想要帮忙,却瞥见一旁印飞星已自地上跃起,携剑朝那树妖冲去。
  “飞星——先别……”
  动手二字未出,剑刃已自那树妖小腹间穿出。
  内丹俱碎,哪里还能有救。
  东方纤云面色煞白,停下脚。
 
  “玄铭宗内门弟子,龚常胜,你来这里作甚么?”
  印飞星将被树藤缚住的算天解开来。
  这名字颇为耳熟,东方纤云一怔。
  来人闭着眼面色淡淡:“近来魔修四起,龚某不过是除魔之时途经此处,见状况危急才出手相助。”
  印飞星面色不善道:“谁需要你多管闲事。”
  龚常胜亦不发怒,反而微微一笑道:“你自不需,便当龚某是为小云哥哥罢。”
  “你——”
  东方纤云听这称呼背后发毛,一个激灵才想起这人是谁。
  接那盒子的前一月,他与印飞星曾在一次下山的任务中遇过找麻烦的玄铭宗弟子。那时印飞星将之教训一顿,甚至还动了杀心。只是玄铭宗弟子纵使再不受教,也该是玄铭宗来管。当时出手拦下的就是这位内门弟子,似乎还捅了印飞星一剑,无怪乎两人这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多谢相救,你的伤可有大碍?”
  龚常胜为雷灵根,树妖属木,照五行生克的道理不会出什么状况,只是方才那树妖拼死一搏,也总得小心些。
  对方伸手摸了摸肩上树藤所伤之处,已经不再渗血,甚至有些愈合的迹象了。
  龚常胜摇头。
  东方纤云放下心来,又问道:“你说是除魔时经过此处,这附近近来出了什么魔修吗?”
  龚常胜沉默一阵,方才答道:“不,是百媚教。”
  “近来各大宗门有掌门被魔修所杀,且其功力不可小觑,师尊让我……前去查探,说怕有大乘期魔修现世。”
  蜀山派玄铭宗位于庐州,此处是与舒州相邻的黄州,而百媚教却在北边的晋州,这是要顺了怎样的路才能走到这处来。
  东方纤云还未说话,却听印飞星断喝道:“不可能——”
  三人看过去。
  印飞星目光微闪,缓缓道:“大乘期魔修千万年难遇,就是有,不也该先查血祭阁吗?”
  龚常胜摇头道:“大乘期魔修虽极难出现,但一旦现世,便将有极大灾祸,不可放任。再者诸多掌门的死非如此无法解释。至于血祭阁,已由几位师叔去查了。”
  他低下头眉头微皱:“且龚某经过此处,还为……”
  他突地转向东方纤云道:“小云哥哥来这里又是做什么?”
  东方纤云不知东方家一事该不该说,但若将盒子一事抖出来,便定是不该了,于是只答自己是想回东方家看看。
  谁知龚常胜一怔:“小云哥哥不是早已与东方家断绝关系了么?”
  这话一出,不只印飞星算天二人,东方纤云也是吃惊。
  在秦家遇到东方逸之时,对方曾经说过些离开东方家就不要回去的话,他当时本以为是说自己拜入逍遥门门下一事,却原来竟是这样。
  龚常胜一语既出,自知出了差错,沉声道:“龚某失言。”
  东方纤云本也未想要借助东方家势力,仅是一时讶异,忙摆手道无事。
  “不过也是我太久没来这儿啦,东方家早不知移去何处了。”
  龚常胜皱眉思索:“难怪找寻许久也未有发现。”
  他方才原本觑见一人影,想要上前询问,却听见这处响动,这才过来查看。
  他仅是兀自喃喃,东方纤云几人也未太过在意。
  天色渐晚,树影斑驳。
  龚常胜思衬片刻,似是为难,终是冲东方纤云一揖,道是还有要事,便先告辞了。
  东方纤云三人目送他身影消失在林间,后亦借着夕阳余晖沿着山中小路朝外走。
  “这般年纪便已结丹,若不是生来双目有疾,恐怕他的修为还要更加精进。”东方纤云叹道。
  这路说是小道,当真仅有能纳下两脚的宽度。道旁丛生的灌木不时支出横亘在道间,东方纤云不得不伸手去拨。
  算天闻言抬起头,朱唇轻启,淡淡道:“龚常胜的眼睛并非疾患,而是人为。”
  “他幼时曾被贼人虏去,虽侥幸逃出,一双眼却已坏了。倒是有传闻道……”她瞥一眼东方纤云:“当时将流落在外的玄铭宗内门关门弟子救回去的,是你。”
  东方纤云一怔,荆棘割破手指,血珠从细小的伤口里冒出来。
  他记起来了。
  初来到逍遥门时,似乎下山帮师叔跑过腿。
  那时他在风雪中遇到那个小小孩童之时,对方几乎被埋在了雪里。
  若不是……他也不会发现那处有人的。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也走了有小半个时辰,天已快黑透了。
  道间树藤密密麻麻交错缠绕,风动间细微晃荡,恍如蛇影。
  走到一处时藤蔓厚得已将路堵了去,东方纤云抬头望了望树顶,又向四周看了看。
  “我们该不是……走错路了吧……”
  因为方才追着血迹来时没有仔细看路,四周景色又都是茂密树丛辨不清出,几人竟无一察觉。现下想来,路上也未见到血迹。
  算天道:“许是那树妖用法术将路改了,本想教我们纵使逃过一劫也走不出这林子。”
  印飞星自怀中摸出一枚嵌红石的灵戒,指间一抹手中便多了件飞行法器。
  看自那戒中取物时的灵气,分明是魔修的器物。
  魔修灵气与修仙灵戒相冲,过去那枚想必已用不了了。这一枚想来是回逍遥门时取的。
  原来早便寻好了退路。
  东方纤云不言语,也自指间灵戒中取出飞行法器。
  他的灵戒早已丢在了秦家府中,法器也一并搭了去,一时难以再寻,连这一件也是出逍遥门之时从门间弟子中借来的。
  算天并未带这些东西,便在一旁看他们二人运气。
  半晌,法器上盈了薄薄一层光却始终无法腾跃入空中,二人面色俱是难看。
  “怎么了?”
  算天出声询问,亦运起自身灵力。
  “这林中亦有飞行法器的禁制。”印飞星收回手中物,摇头。
  大家族常会在族地周围设下这一类的禁制,防敌入侵,亦防本门弟子私自出外。
  有这禁制本不奇怪,但东方家都已搬离此处,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是这阵本就长久,还是东方家……
  一时无奈,三人只得收了东西,换条路继续走下去。
  今夜天色暗沉,浑浊厚重的黑云将月沉在其中,捂得严丝合缝。
  几人以灵珠照明,顺着下山的路走,却在行了一段之后又发觉路面已向上,渐渐朝山里去。
  “还要继续走吗?”算天持着灵珠顺着蜿蜒山路向上看去,直到目光落在乌压压的密林后冒出的一小截山峰上。
  漆黑的峰顶如刀刃一般将暗蓝天幕撕出一道口。
  她突觉得心中不安,背后发寒。
  这样的黑夜中仅凭着幽暗微光走在密林中,身旁两人许久不开口,靴底踏过枯叶的声响单调地循环在脑中,再胆大的人怕也要生出些恐惧。
  但天道使者不是神棍,不会真信些常人所谓的怨魂恶鬼。
  她仅是半转过身问身后不远的二人,神色平淡自若,脚下却定定收住了。
  东方纤云也有犹豫,走到山深处去定是不行的,但至少也要找到一处视野开阔些的地方才能停下来。这一路都是茂密树丛与根节粗壮的巨树,若是遭到野兽或是别的什么袭击,连个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但那路走下去,怕是真不知道要走到何处去了。
  东方纤云还未开口,突见印飞星算天二人面色一变。
  灵珠光芒抖地灭去,视野中一时只余黑暗。
  四周一时静极。
  东方纤云不出声。这两人感知力都比他强,怕是有什么东西。
  远处隐隐传来些马蹄声,渐渐靠近。
  再近,再近。
  适应了黑暗之后渐能看到东西了。
  许多脚步声纷乱踩在枯枝落叶上,林间鸟雀惊起。
  来的十余人在这黑暗的山路间走得飞快,所倚只有当先一人所持灵珠散发的微光,倏忽间便走过几人所藏,沿着那条狭窄山路上去了。
  那阵型有合围之势,中间几人所抬,是两件硕大又方方正正的漆黑之物。
  东方纤云看不分明,喃喃道:“他们抬的……”
  “两口棺材。”
  印飞星答。
  夜中寂冷凄寒,风声嘶号。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