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微攻控,苏强受,雷弱受傲娇受小白受穿越受,雷重生巨雷渣贱。古代现代未来武侠宫廷星际都看,偶尔写点同人,九成原著向正剧,希望早日完结orz

【大二】看石作玉14

第十四章

  东方纤云回房换了身衣衫鞋履,便到了时辰,出门与众弟子用饭。
  东方家也不愧为大门派,席间安安静静,只偶尔能听到几个亲近些的弟子的私语。说来也罢,逍遥门那小小方寸之地的膳房,用饭时却也能嘈杂得如同客店酒楼,更常见内门几个师兄弟恬着脸抢桌上剩下的一只猪蹄的奇景。
  东方纤云细细听身边弟子闲言,又出言套了几句话,这才知晓东方家现任执掌事务的管事单名啸,早已不知道原本姓氏为何,更不知出身,只当年蒙东方家前任家主知遇之恩,赐了姓,这才进了东方家,成了东方啸。
  这东方啸对前任家主忠心耿耿,为东方家呕心沥血,几十年逐渐成了家主座下的一把好手,与家主一同坐定了东方家一方修仙世家的名声,可谓是劳苦功高。十五年前家主离奇失踪,几位少主尚不能执掌权柄,东方啸便暂代了家主之位,十几年来为东方家殚精竭力,鞠躬尽瘁,分明一个功力深厚的修仙人竟都多了几分老态。
  印飞星又出言问起十五年前之事,却没有多少人知晓。当时随家主出外的弟子竟折损了大半,余下的也不知晓具体事项,只说似乎是与个神物有关。
  怕过多追问引起怀疑,他便也没有多问。
  待用了晚膳,经方荀提起,东方纤云与印飞星便顺势往后山去。
  算天扮的这人不在守备之列,本想夜中偷偷潜去后山与他们会合,又觉若是被发现身份便要暴露,只好作罢。
  “这后山到底藏了什么东西啊,还要专程派人守着,莫非还是什么宝贝不成?”
  这后山却还离东方家的府邸有好一段距离,竟已入了深山,树高蔽日,又是天色渐暗,衬得那后山的峰越发突拔。
  “所谓宝贝,不过是金银财宝,练气秘籍,仙丹灵药这些。”印飞星走在东方纤云前面一些,闻言笑道:“若是东方家有了,还能是现在这般情状吗?”
  东方纤云点头:“也是。”
  那到底是何物要大费周章地派人守着呢?方荀所说的去后山之人回来后变得很奇怪又是怎么回事?
  又顺着狭窄小道走了些时候,终于到了要守的地方。
  却是峰下的一片开阔地方,靠里处有个洞口,被铁栅门拦着,洞中幽深,看不清状况。
  此刻已有三人执剑守在那门边,东方纤云本想上前讨点话,但看那几人面色,心下一毛,突地明白了方荀为何说去守后山的人都奇怪。
  这一脸正经真是正经得过分,目不斜视死盯着前面,连他们来时也不过是转头看了一眼,一声都未吭。
  此时当着他们进去搜查自然是不可能,只有先在这儿守着等待时机另寻机会。
  看印飞星在门前站定,东方纤云亦跟上,守在另一边,立了一会儿,便侧着脑袋朝旁边的人搭话。
  “我与师弟有事来晚了些,管事不会责罚吧?”
  等了片刻不见回应,东方纤云抬头一看,对方还愣愣地站在那儿,仍直视前方,丝毫没有答话的意思。
  东方纤云颇有些哭笑不得,东方家的规矩就严到这般地步吗?
  心下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
  夜中寒凉,这深山中更甚。东方纤云运气护身,也不知是不是他偷懒多了学艺不
精,站到后头竟觉得四肢僵硬,冰寒入骨。
  “嘶……”稍稍一动,腿上一阵酸麻,东方纤云咧嘴挪了挪,正想偷偷开口唤印
飞星,旁边站的人忽地迈步就走。
  印飞星亦觉察,两人惊愕相视一眼,料想是到了中夜轮值的时候了,他们出来那
一夜遇上的几个出门的弟子便该是要来这处。
  想通这点,东方纤云二人互使了个眼色,亦随另外三人朝下走。
  东方纤云刻意落后了几步,看那三人顺着山路径直下去,似乎也未注意到自己,
心下松一口气,忽地被人从旁边一拉。
  “嘘——”东方纤云侧头看去。
  印飞星一手拉住他,示意噤声,正朝他们下来的地方看去。
  东方纤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瞥见一条人影朝他们守的那处窜去。
  待人影消失,印飞星立时松了手跟上去。
  东方纤云下意识抚了抚方才被触碰的地方,赶紧也追了上去。
  回到方才把守的地方,月色被黑云笼罩,四下暗沉,却也能辨明四周空无一人。
  “莫非是已经进洞去了。”东方纤云走近几步。
  印飞星摇了摇头,执起铁栅门上的那把巨大的黑锁:“方才那人鬼鬼祟祟上来,
想来不会有这锁的钥匙,现下这锁也未被破坏,像是没有进去。”
  东方纤云微微皱眉四下看去:“那他会去哪儿了呢?”
  他一手抓着铁栅,忽地隐隐觉得洞中有些动静,忍不住提起灵力贴得近了些。
  “呜……呜……”那声渐渐清晰,凄凉悲恸,竟是女子的哭声。
  东方纤云一凛。
  算天在上山之时曾闻有女子哭声,他原以为是第二日遇上的东方家那唯一的女弟子东方兰,知晓了东方逸的死讯后方才痛苦。但现下想来,东方家弟子都是第二日才知此消息,莫非……
  “这边——”忽听得一声唤,东方纤云侧头望去。
  印飞星正站在右侧树丛边,面露喜色。
  他站在这边看得不甚清楚,忙走近几步方才看清楚。那树丛贴山壁处有清晰踩踏痕迹,竟是一条隐蔽的小路,绕到峰后去。
  前方隐有窸窣之声,二人忙小心闪入旁边的树后藏身。
  又是几个东方家的弟子,持着佩剑,目不斜视地从那小路走出,径直下山去了。
  等他们消失,二人方从树后绕出,顺着小路向里走。
  莫非东方家要守的还不止方才那一处?方才那人影又是谁,是否是往这里面去了?
  倒不是东方纤云不愿再费神去想,只是差一点他就该没有脑袋去想了。
  他甫一迈出步子,耳边便是风声一凜,随即余光里瞥见一条粗如儿臂的藤蔓朝自己脑袋上抽过来。
  印飞星走在东方纤云身后,看他站在自己身前怔愣,咬牙一脚就踹在了他下盘,自己借着力道朝后一仰。
  东方纤云被踹得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倒是险险将那一击躲了过去,心道自己近来定是冲撞了木星君,怎的总被藤条抽。听印飞星还有空在后咬牙切齿地喝了他一声,又是心下苦笑。方才他站在印飞星身前,要是这么一避,后面的师弟怎么办。
  不过也是他脑子没转过来,他都能躲开,印飞星自然也能了,只是身体却没有脑子转得快啊。
  来人的确就是方才他们看到的那条人影不错了。
  此人长身而立,竟是嚣张得很了,做这偷偷摸摸的行径时竟还穿了一身白,却也还知道扯块白布将面蒙了,而现下光线暗沉,连他眉目也看不清楚。
  此时看他们二人情状,人影口中半是嘲讽地冷笑一声,劈手又是一道黑影下来,还是方才的藤蔓,此时看来,上面竟还密布着尖锐倒刺,若是方才被当头击中,不死也是几个血窟窿。
  东方纤云翻身避过,急忙跃身而起。
  来人攻势密集不断,东方纤云在逍遥门修习仙术阵法居多,轻功虽好,却也只能忙于闪避,无力还击。
  印飞星此时亦跃起,从后朝那人影袭去,长剑缠上道道水光。
  不好,东方纤云心下一动。印飞星是水属天灵根,来人方才以藤蔓相袭,多半是木属灵根,说不得还与那林中的树妖有什么干系,更不论印飞星那日在逍遥门中被那黑衣人重伤似乎还未痊愈。
  可恨自己修行不勤,否则……
  “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暗恼之下脚下踏乱,被翻腾的藤条缠了个正着,一阵酥麻感自倒刺划破皮肤之处蔓延而上。手上避去树藤的力道略减,那迎面击来的树藤本就是必杀,何等的巨力,登时击偏了他手上的剑,要落到他身上来。
  不料来人轻咦一声,动作似乎略有停顿,饶是如此,树藤仍在向前,免不了见血。
  东方纤云脑中急念一闪,身子斜斜一转,灵气一运,酥麻之意竟消了大半,右掌推出吐劲,将巨藤推到身侧去。
  这自是那日在林中对付那树妖所用的同一法门,待避去这一击,丹田一疼,东方纤云歪着身子脚下站不住,便腾地扑倒了地上。虽然狼狈,但比起那日强行震破禁锢之后的惨状却要好太多了。若是假以时日,将其熟练,便是极好的运功防控的门路。
  人影似是想上前,却被印飞星随即的水行剑意追上,不得不运功相抗。
  印飞星近前一看,只觉得此人目光如炬,功力深厚,不可小觑。他的魔修之力虽也不错,但奈何一来水生木,二来他日前被血祭阁魔修所伤不知何故一直未好全,不敢托大。
  “飞星——”东方纤云一把抓起掉在一旁的长剑就要上前,却稍稍迟了一步。
  只见来人周身气息一震,“砰”地便将印飞星震飞出去。
  印飞星只觉喉间一甜,在空中已然无法停下去势,正等着撞在坚硬山壁上,不想后背一疼,却绝不是嶙峋石壁,而是冷硬铁栅。
  东方纤云只见印飞星摔向山壁,却不想那植被演得牢实之处竟还有一道铁栅,方才心急之下未及发觉,想来就是那些东方家弟子要守的第二处地方。
  那铁栅的巨锁已坠在地上,必是被这人所开。
  见印飞星摔将出去,怕来人再向他出手,东方纤云来不及去看洞中有何物,挥剑朝来人袭去。
  来人抓住他的手臂挡下一击,转头与他双目相对,竟开口与他说话。
  “我可不是你的敌人。”目光冷峻肃然,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
  忽见来人眉头一皱,蓦地松了手,朝那洞口迈了一步。
  东方纤云心中一紧,正要开口,却见来人脚步一转,竟飞快跃身离去了。
  “飞……”东方纤云见印飞星从洞口出来,一句话未唤出,便被他抬头恶狠狠的目光一噎,连忙闭嘴。
  这静了一瞬他便觉察到了,有人在迅速接近。
  “沙……”伴随窸窣之声,有人自丛中小道跃出,袍袖一挥,灰白长须飘拂,赫然是管事东方啸。
  东方纤云与印飞星忙直了背脊立于原地。
  东方啸背起一手在身后,疾步朝洞口走来,竟没有理会他们二人的意思,见得洞口铁栅门被开,怒喝一声,手一挥,地上一块硕大的石头霎时被劲气碎作齑粉。
  此时不交代,难不成还要帮那开这门的家伙背了黑锅去吗?
  东方纤云忙在东方啸身前单膝跪下:“禀管事——方才弟子二人本已下峰,却见有人影闪上山来,便跟了上来,谁知还是被他将门开了。”
  东方啸似是一惊,这才眯眼打量跪在眼前的这二人,又上前进了洞去,再出来,仍是盯着他二人,目光几经变换。
  东方纤云只觉这目光如千斤压顶,冷汗自耳后面颊滚落,却知多说多错,不敢再开口。
  片刻,听得东方啸开口,二人方才松一口气。
  “那人能避过守备,想来也是早有准备。你们不必自责,也早些回去吧。”东方啸捋须叹道。
  见他未识破自己身份,东方纤云松一口气,与印飞星一道应了,起身朝峰下走。
  来换班的人此刻也到了,与他们贴着面擦身而过,仍是目不斜视。
  东方纤云打了个哆嗦。
 
  算天本是想与他们一并到后山去,奈何她扮的这人却不在守备之列,当真只是倒霉地起夜时被他们撞上了而已,无奈之下也只好坐在房中等候消息。
  倒不是说她真心急到定要这晚上就得到消息,而是她睡不着。
  后山峰周的黑云,这夜中出奇的阴凉,以及上山时听到的哭嚎,东方家究竟为什么要搬到这处来。
  心中有不安,纵使这东方家晚上再安静,却也是睡不着的。
  算天瞥了一眼桌上淌油的灯烛,估摸了下时间,她打听的轮换的时候应该已经到了。
  山中静谧,“吱呀”的木料摩擦声分外明显。
  算天反身掩好房门,举步出来,正遇上一队朝对面东苑去的东方家弟子。
  她瞥了眼他们的神色,眉头微皱,并未上前搭话。
  东方纤云与印飞星并不在其之中,定是还在后山上查探。
  东苑里住在偏角的几个弟子都是守后山的弟子,只是想来也奇怪,这守卫之事该是由身手好的人来做,而此刻却集于一处,是否仅是巧合?
  小院中又安静下来,月光投在池塘中,随水波摇晃。
  究竟要不要趁机上后山去看一看,她略有犹豫,最后还是抬脚朝房中去。
  这东方家的事就是一趟浑水,她私自离开峨眉仙宫便是为了避去灾祸,难不成现在还要给自己找麻烦不成。
  只是东方家的布置她却不甚熟悉,竟是在这院中绕了半晌。
  走至一处,忽听得有人惊呼,听声音竟是东方曜。
  这一声动静虽不大,但毕竟离弟子房近,夜中又甚是安静,也足够惊起周遭东方家门人。好几间房中灯烛亮起,西苑亦有人披衣出来,东苑虽零星有些人,却仍显得分外冷清,仿佛方才进去的人都只是她的错觉。算天微微皱眉,突地瞥见东方纤云二人亦远远奔过来,精神一震。
  “这是怎么了?”东方纤云低声问道
  算天摇头:“我亦不知。”
  此时花园中聚了些弟子,皆是被惊醒的模样,却见中苑中,右斜角那间房中闪出一个人,便是东方曜不错了。
  只见他须发散乱,面色不佳,口中喘息,只着中衣,手上却拎着一把长剑。
  印飞星突地开口唤道:“莫非是大少主的房中进了刺客,大家快随我进去看看。”
  他开口时便已朝那敞开的房门处去,东方纤云正愁没有名头进去,闻言忙与几个东方家门人紧随其后。
  这房中未燃灯,仅能以窗外透进来的微光视物。
  但却也足够了。
  只见房梁下屋中墙壁上赫然几个血字,道道遒劲,字迹竟深入壁间,未干的血渍还在向下滑。
  “竖子偿命。”
  几个东方家门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
  此时房门处砰地一响,东方曜迈步进来,面上阴沉,怒喝道:“都给我滚出去——”
  “是是……”东方家弟子忙不迭应声,纷纷埋着头从门口退了出去。
  东方纤云亦随着他们埋头躬身,却是趁机朝这屋中打量。
  东方曜虽为东方家大少主,房间却也算得上简朴雅致,博古架上只放了些小物件,收拾地齐整有序。
  靠门处置了个兵器架,东方曜伸手将长剑放了上去,又将慢了一步的东方纤云挥出门去。
  “怎么了?”算天见东方纤云怔愣,出言问道。
  东方纤云摇了摇头。
  等诸多东方家弟子散尽,三人缓步走到隐蔽处。
  东方纤云四望无人,方才开口道:“方才我见那兵器架上放了两把剑。”
  两柄剑,一柄普通长剑,一柄是他们曾在亥宴镇秦家比武招亲时见过的那柄宽刃暗钢剑。
  印飞星与算天一想便知,常人若是在这惊惶之时必会拿自己用得顺手的兵器,而方才东方曜闪身出门时用的却是那柄普通长剑。
  “莫非是因为他以那柄剑手刃了血亲兄弟,便不愿再用?”
  这事已不必多说,早有七成可信。
  三人沉吟一阵。算天又问他们二人在后山发现了什么,东方家将事情一一说来。
  “管事?你们在后山遇到东方啸了?”算天一惊。
  东方纤云二人闻言先是一怔,随即亦察觉到其中问题。
  时至夤夜,偌大一个东方家都安静地很,方才那阵骚动惊起的弟子纷纷回房之后东西两苑都逐渐安静下来,院间只余塘中的光影摇晃闪烁。
  东方家本家人是住在中苑的,暂管东方家的东方啸亦然。而这里离后山好大一段路程,他绝不可能是听到响动才过去的。那堂堂东方家管事,深夜去那里做什么?还是说那其中藏着的东西很重要,要让他在派了人把守之后都还要亲自过去查看?
  说到方才遇上那白衣人之后的状况,印飞星曾摔进那山洞。
  “飞星,你在山洞中看见什么了”
  印飞星本靠着一旁的廊柱站着,闻言皱眉直起身,正色道:“你们还记得我们在来东方家时遇到了什么吗?”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