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21

轰爆,非典型带球跑,双A
这一场本来想让轰轰打,但是在基友 @小楼听雨 的强烈主张下让爆豪上了……真是……

  第二十一章

  复健,大概就是这个词没错了。

  负责治疗的医生敢保证,除了那个本就不该存在的器官以外,这位职业英雄别的方面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在经过短时间的治疗后就迅速恢复到了较高的水平。令人惊叹。

  因此,他这一段时间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找回自己的肌肉。

  是的,枪伤和失血之类的,甚至还有去个疤这种无聊的事情,都在医生的治疗范围之内。而肌肉这种象征着力量的东西,就只能自己慢慢练回来了。

  汗水将胸肌的线条画了一遍,沿着胸口滚落下来,沾湿了腰间的纱布。

  爆豪胜己两条胳膊搭在脑后,直起身结束最后一个起坐的动作,光着上身,臂上的肌肉在汗水下流畅地舒展。

  支起腿坐时一松手,脑后被薅得乱糟糟的金发立刻又炸了起来。

  相比于这头不羁的短毛,轰焦冻就麻烦了许多,红白的发丝翻飞着混在了一块。真不知道均匀分布起来是个什么模样。

  爆豪胜己饶有兴味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均匀地吐息的红白毛面无表情地结束跑步,低头看过来。

  “这么快就练完了?到底是谁想早点恢复任务。”

  爆豪胜己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收了收,掌心噼啪爆了点火花,有些不耐:“早就练完了。只有基础训练,没有实战,这样无聊的方式只适合那些迟钝的杂鱼。”

  没有任务,没有战斗,每天只有反复进行训练,这样的日子是挺无聊的。

  可两个热衷于英雄事业的人却都还乖乖呆在研究部里。

  因为ALL FOR ONE的威胁还在,将小家伙放在这里没有人会放心。

  可是这时间也不会太长了。等到他能够脱离营养罐回家的时候,至少可以避免来自组织内部的威胁。

  轰焦冻从跑步机上下来,抓起搭在一边的毛巾,随手擦了擦脸上的汗。

  空气中浮着淡淡的躁动的信息素,心知对方的忍耐程度,他抬了抬眼皮,将毛巾又扔了回去。

  “实战?也可以。”

  他朝爆豪胜己那边走过去,伸出一只手要将他拉起来。

  爆豪胜己眯了眯眼,伸手出去,突然猛地握住他的手臂朝前一拉,右腿伸长横扫,随即迅速地翻身将对方压在身下,右臂手肘压在他肩臂上,左手制住对方右臂。

  轰焦冻被骤然袭击按在地上也不意外,在尚未被完全压下去时曲膝一推,左手抬起抓住对方的胳膊反手一拧,右手用力挣脱,猛地翻身。

  侧身让过膝盖上的一撞,爆豪胜己被对方强行使力摁了下来,两个人体位交换。

  紧接着又是一拳挥了出去。

  来回的攻击,翻滚中不忘对上几招,谁都占不了多长时间的上风,统统没少挨揍。

  轰焦冻略胜一筹,喘息着将对方摁在地上,跨坐上去,唇角勾起。

  “你的力道弱了。”

  爆豪胜己盯他两秒,也咧嘴笑了。

  “是的,不过是和我比,不是和你。”

  突然两手把住他一条胳膊往胸侧一拖,又松开左手扣住他左肩,右腿绕过肩膀扣上去,另一条腿也绕过头扣了上来,将手臂死死锁住。

  轰焦冻微微皱眉,一层冰顺着肩膀迅速冻了过去。

  爆豪胜己翻了翻眼皮,双手用力,身体朝后一仰。

  碎冰刷拉拉地掉。

  轰焦冻嘶了一声,没有再动作,随即胳膊上松了松,对方两条长腿放了下来。

  “怎么样?”恶质的笑容颇有些挑衅的味道。

  稍微大意了。

  轰焦冻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

  “放在腰上更好。”

  赤红的眸色加深,舔了舔嘴唇:“好啊,那不如你抬个腿?”

  两股信息素不分先后砰然释放,在空中碰撞,仿佛火焰般疯狂地燃烧,凶猛而炽烈,席卷了每一寸空间。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争锋相对,没有分毫退让,带着热情和渴望,要将相中的猎物吞噬殆尽。

  砰——

  门打开,温暖而潮湿的空气朝屋外流动。

  绿谷看着训练室里两个出色的同期,一个人俯身在另一个人腰腹间,以诡异的姿势双双框在近地面。轰身上套着件白背心尚且算衣衫不整,爆豪干脆就裸着上身只裹了条纱布,地上一片水渍。

  有那么点尴尬。

  纵使现在全总部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纵使这间训练室里大概没有摄像头。那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地办事吧。而且连门也没锁啊。

  啊,那两个人朝门口转过头了。

  绿谷小心翼翼地抬手指了指门板:“那个,我敲过门了。”

  然后一发穿甲弹就送给了这位有礼貌的先生。

  

  “13号说根津有问题?”

  大致收拾了一下,三个人坐在训练室里的沙发上。

  门已经关上了,窗外的哗啦啦地作响,叶子被风卷起,有几片从半开的玻璃窗缝隙里飘了进来。

  这次可以确定房间里是没有摄像头与窃听器的了。

  根津私下与已经确定为敌方的田中秀一郎接触,还利用权限支开信息管理处的人,对设备做了手脚。

  如果这些事都是真的的话,那的确是十分可疑了。

  轰焦冻坐起身,凝眉。

  爆豪胜己在他旁边,搭在矮几上的两条腿又放了下来。

  “这家伙,既然早发现了这些事,为什么一直到这时候才说。”

  绿谷摇了摇头。根津校长为了ALL FOR ONE赋予的能力而背叛这种事,就连他都无法接受,何况是与校长共事多年的13号老师呢。大概是真的想要校长能够迷途知返吧。

  他又说了之后的调查。

  在茶子告诉他13号的话之后,他也十分震惊。

  而当时,因为档案室入侵事件,根津校长与其他几个总部高层都被暂时停职,同时又展开了对这些高层们的调查。他就私下联系了其中的调查人员,参与了对根津校长的调查。大约是因为那一次在总部发言的缘故,这次自发的行为没有受到阻止,反而被上级默许了。

  之后他们这些得到信任的人参与了其中的调查。发现其中还有主要针对与雄英教师的调查,毕竟当年欧尔迈特还在雄英时,雄英方面也出现了情报泄露。雄英的教师进入总部的一共有三位,都受到了重点关注。

  但得到的结果也证实了13号的话,根津的确与那位被捕的田中私下见过几次,在一些地方留下了录像证明,如果开始还能认为是巧合的话,之后的深入调查就更加令人心惊。来自雄英的根津校长还与总部内下属部门的不少人,远不属于他职务范围内的人接触过,其中甚至还包括那位入侵档案室,枪杀管理员的执行部的年轻人。

  之后,信息管理处的人寻找了记录,发现当中被破坏的一段,进行了恢复, 发现了根津修改总部当中监控设备的痕迹。之前ALL FOR ONE越狱时,延迟的监控录像也得到了解释。

  最后,就是由档案室中被炸成一堆废铜烂铁的操作台中恢复的档案提供的数据。

  绿谷从包里翻出了几张纸:“这是我从之后恢复的数据当中查到的。”

  打印下来的档案页摆在矮几上,最上面是一张照片,框里的人对雄英的诸位来说都十分熟悉,是他们三年训练生涯的校长。照片上照常穿着一件黑西装,领扣打得整洁漂亮,面上是一副惯例的胸有成竹的模样,足以教人忽略那份来自于鼠形的身躯的违和感。

  是的,现在这种个性大爆发的社会,人们拥有强力的个性的同时,也拥有了千奇百怪的外貌。走在街上,纵使是顶着鸟头蛇头青蛙头,都不奇怪,大家都知道你是个人,只是因为个性才会变成这样。

  鼠形,比起蛇脸那种可怖的效果,已经要好很多了,白色的皮肤和松软的毛发,甚至还有那么些可爱的味道。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是个人的基础上。

  档案下最后几行字,写着根津校长的个性——超强大脑,后面跟了几个小字备注——由鼠变异而来。

  这份档案年限已经很久了,没有人会去特意关照,除非是刨根问底的调查。

  因此他才会那么急着将档案室里的东西销毁。

  档案页下面摆着的是根据其中的线索,找到的一些根津校长以前的照片和资料。

  旧照片像素不算高,而且由于拍摄时光线不好,显得十分昏暗,看不分明。

  第一张照片中出现的是只关在玻璃箱里的巨大的老鼠。

  虽然可能是由于变异而拥有硕大的体型,但也仅仅只是普通的白老鼠而已。比大鼠大个几倍,趴在地上,身体弓起,一副随时要攻击或者逃跑的慌张模样,湿漉漉的毛发耷拉黏连着,身上沾了点血,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却闪着光,认真看上几秒便要叫人发憷。

  后面几张当中,出现了实验者的身影,还有针筒和电击夹等物品。

  有了这些东西,不难看出根津校长为什么宁愿投靠ALL FOR ONE都要拥有个性。

  三人沉默了一阵。

  这样的理由的确很让人同情,但并不能为他帮助AFO而间接造成平民的伤亡开脱。

  轰焦冻开口:“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对……根津进行抓捕?”

  绿谷也不忍再看,收起桌上的东西:“就是这几天了,因为停掉了在总部的职务,校长最近都在雄英工作,预计会在雄英当中展开抓捕。到时候可能会出现脑无等的阻挠,为了避免伤害到学生,尽量在晚上进行,并且远离住宿区域。”

  计划已经定好,就是势在必行了。

  不光是欧尔迈特,根津校长也是他们成为职业英雄前,雄英三年训练中的一根标杆。他教会了他们如何战斗,如何配合,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环境优势,更教会了他们英雄的行为准则和底线。

  但到这时,这一切似乎被颠覆了。教会他们这些的人,为了复仇,自己跨过了那一道底线。而所有的教导和关爱似乎都成了一张虚假的面具,脆弱的纸壳下藏着一张凶狠暴戾的面孔。

  由于内奸的存在,ALL FOR ONE被放走,守卫死亡,危险犯罪者越狱,平民受到伤害,安德瓦遇害,众多Alpha被抓走强行改造。

  纵使两个人都已经停掉了这段时间的任务,这场作为了结的战斗,无论如何也都是该去的。

  但……

  “喂,半边混蛋,你去吧。”

  爆豪胜己朝后一靠,两条胳膊搭在沙发沿上:“搞了这么多事,还被他跑了的话就太丢脸了吧!”

  “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抓住。”

  

  雄英作为首屈一指的英雄教育高等学府,校长的工作实在不会轻松到哪里去,比起英雄总部那些也不遑多让。

  因此,纵使停掉了总部的职务,根津也延续了在总部时工作到深夜的习惯,在办公室里留到了晚上十一点,好歹不是凌晨。

  深夜总是会撞见不好的东西的,有过一次,便不会想再有第二次的经历。

  然而事与愿违却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了。

  他看了眼窗外的深沉夜色,笑了笑。

  也该是时候了。

  这才慢条斯理地整理起桌上的文件,按分类归了挡,把尚未处理的不算紧咬的都注了标,等着之后得空了再来料理。

  现在,他该挤出些时间来面对这些访客们了。

  

  一弯白月挂在乌黑的夜空,将近凌晨的研究部大楼也灯火通明。透不出的光线被捂在轮廓里,仿佛陷在黑暗的海域里的一条孤舟。

  对于在这里工作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是群醉心于技术革新的疯子。

  爆豪胜己坐在床沿,一条腿踩在床上,穿着件黑色的背心和松垮垮的休闲裤,一条手臂搭在支起的膝盖上,目光沉沉,落在柜子上。

  上面放着的手机屏幕黑着,没有任何消息。

  他也醒着。这个夜里没有人睡得着。

  抓捕根津的行动没什么可说的,但他却仍然感到心神不宁。

  伸手抓起手机塞兜里,站起身朝房间外走去。

  走廊顶上的灯间隔着亮着,中间的距离有些远,显得有些昏暗。

  比起下面两个做研究还有办理事务的楼层,这里要安静许多了,踩在中间的毯子上连脚步声都听不大出来。

  熟练地拐过拐角,后面的通道宽了许多,只有几间房。最里面的那间最大,能从走廊上的透明窗看到里面。门上装了电子锁,没有密码谁也进不去,除非想要弄出能让整栋楼的人都听到的破门声来。

  房里的灯已经关了,能借外面的月光看到房间里侧几个列着的培养罐,表皮上映着银灰色的光。只有最前面的一个在使用中,其余的几个都是备用。

  爆豪胜己站在走廊里停了一会儿,顿了一下,继续朝门口走去,摁开了电子锁。

  “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这儿干嘛。”

  走廊上灯光骤然亮了许多,吉田夹着一本文件站在楼梯口,一脸古怪地看过来。

  爆豪胜己抓在门把上的手又收了回来,一手插着兜,翻了翻眼皮:“这里又没有门禁,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吉田皱着眉,终于没有继续下楼,而是朝这边走过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边来晃两圈,这已经不太正常了吧?我们保证过的,手术完全没有问题,他对营养罐的适应性也很好。”

  没收到反应,他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之前那次强制配合是我们不对,我可以再次道歉。”

  “闭嘴。”

  爆豪胜己正要转身,突然顿住,低头看去,皱眉。

  吉田愣了愣:“什么?”

  “闭嘴,杂鱼。”他伸手上去。

  一连串按键的电子音杂乱地响起,门锁滴地一声开了。爆豪胜己抬腿,砰一声把门踹开,随即冲了进去,一只手握住手臂,一发爆炸朝营养罐轰了过去。

  砰——火花四溅。

  吉田目瞪口呆地看着砸开的门板,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垫子上软毛都朝一个方向拖了过去,仿佛曾经有什么湿润的东西从门缝底下滑了过去。

  他快步跟了进去。

  烟尘当中有什么东西被爆炸掀起的气浪推了出去。

  “怎么回事——”

  爆炸的动静将跟在吉田后面下来的两个人也引了过来。

  正在这时,走廊里突然响起剧烈的警报声。

  跑到门口的一个人抬手一看,脸色一变:“是楼下的装备配置室。”

  通讯器中出现的是房间中的情景,一个黑影站在屋中,大脑外露,双眼暴突,是一只脑无,个性不明,但电击枪打在他健硕的脊背上,丝毫作用都没有。

  培养室里的日光灯被摁开,房间里的黑烟散开,屋中却没有人影。

  爆豪胜己又一次攻击出来,其他几个人才注意到地上有一团透明的液体,顺着爆炸的冲击滑了出去。

  “科长,现在怎么办?”另一个人也注意到了通讯器上装备配置室的警报,站在门口有些犹豫。

  吉田一咬牙,朝刚才那个人示意:“沃伦,你先下去,我们两个待会去和你会和。”

  沃伦收到指令,点头往楼下跑,吉田却已经朝房间里冲了进去。

  他掏出腰间的电击枪,朝那团液体射击。

  研究部里的人大都没什么强大的战斗力,十分依赖于装备,敌方如果进攻这里的话,第一个下手的就是装备配置室。但相应的,那里的防备也十分完善,不会轻易让人讨去便宜的。

  房间里的三人对着那团液体进行攻击,但这东西竟真像液体一样滑不留手,能够随意变形来躲开几个人的攻击,活像用尽全力结果打在一团空荡荡的棉花上一样叫人憋闷。

  “科长,我查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的眼镜一手端着电击枪,低头看着手上显示出的资料。

  “那是五年前特大团活盗窃案的犯人之一,在抓捕当中逃窜,之后又曾出现在各地共五起犯罪当中。”他迅速浏览着当年的记录。

  “个性是液体化,能够能够通过液体化穿过狭小空间,躲避攻击,并能协助团伙进行转移。”

  房间里有个男人嘿嘿地笑了一声:“你知道得太多了些。”

  突然,房门被砰地撞开。

  不,门早已经开了,但来人的体型太过强壮,把门框都一并带了下来。

  他却仿佛毫无所觉,咆哮着冲了进来,挥着肌肉暴起的右臂,朝眼镜男砸了过去。

  砰——

  眼镜被一把掀飞了出去,手里的显示屏也滚到一边。

  爆豪胜己拽开他之后来不及躲,干脆扑下去,就地一滚之后借助爆炸跃起,一手朝后一炸,将身体朝前推去,另一只手蓄力,就要炸在脑无光裸的脑子上。

  这只脑无浑身肌肉看起来坚硬无比,只有头部能够造成重创。

  脑无怪叫了一声,却以不符合庞大的身躯的速度迅速扭过身来。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迅速借助爆炸朝一边退开,但还是距离太近,还是没能完全避开,被脑无的胳膊撞飞了出去。

  吉田惊呼一声,朝脑无开枪,但如同在显示屏当中见到的状况,这一只脑无也和那只一样,丝毫不畏惧这种程度的电击。

  他退后一步,朝营养罐靠近,却被什么东西给绊倒在地。要再爬起来时,却发现那团液体不知什么时候滑到了他身边,透明的流体当中浮起一个男人的头。

  他背后一麻,心脏却狂跳起来,帕金森一样颤抖着抬起手。

  脑无咆哮着朝他冲了过来,足有半个脑袋大的拳头就要砸到他的头上,人类的头骨在他的力道下仿佛个熟透了的西瓜,咔擦就能生脆地崩开。

  邦——令人牙酸的撞击声响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眼镜挡在了吉田面前,镜片碎掉了一只,滑稽地挂在脸上。

  抬起的右臂张开,形成了一道壁垒,挡住了那只硕大的拳头。

  现在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有那么个当英雄的梦想,但大多数人都没能拥有那些华丽而强大的个性。他就是恰好是这么个大多数中的大多数,个性只能将双臂张开,硬化成盾,硬度也不算太高,当英雄是一点指望也没有了,逞英雄还差不多。

  去做做不到的事,就是逞英雄。

  可有些事,没做之前,可能谁都觉得自己做不到。

  液体化的男人已经从那摊水里冒了个肩膀出来,稀疏的毛发湿漉漉地挂在脑门上,活像个长毛的葫芦。

  他一手扼住吉田的脖子,啐道:“一帮多事的废物个性。”

  吉田一把抓住液体化的胳膊,脸憋得通红,哼了一声。

  轰——爆炸将脑无撞了出去,砸开门口那排玻璃窗,翻滚到了走廊上。

  见到爆豪胜己回来,秃毛要再化成液体,却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个性是麻痹……”他抖着声音骂。

  吉田捡回一条命,喘了口气,一边继续发动个性,一边单手操作看了看显示器上楼下的影像。

  “其他人应该暂时没有问题,守在了装备辅助室当中,暂时不会被攻破。”

  他又调了几个画面,突然一顿:“等等……”

  他看着辅助室外的景象,声音拔高起来。

  “他们……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房间外站的男人背上背着个硕大的装置,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但绝对不是出自他们部门的作品。他举起的手心里喷射出一种灰色的粘稠液体,落到墙壁和缝隙当中便凝固成了具有金属质感的固体。

  眼镜喘息着爬了起来,迅速动手根据影像查了那个男人的资料:“四年前出现的连环杀人犯,光记录在案的就有十余起。个性是能够分泌未知液体,凝固之后硬度极大。下面的人,他们不会有事吧?”

  吉田摇了摇头。虽然那间屋里还有一只脑无,但人多势众,装备齐全,不会出现太大的伤亡。

  敌方的目的是要将其他的人和装备都困在那间屋子里。

  在这里,除去那间屋子,最“具有价值”的,大概就是他们身后营养罐里的那一位吧。

  有冷汗从脑后爬了上来。吉田抬头去看门口的爆豪胜己。

  这一只脑无明显是经过高度强化的,肌肉的密度极大,而且反应速度几乎和他有得一拼,再加上被赋予的多重个性,和之前营养罐里那些完全不是一个水准,麻烦得很。

  但这一仗无可后退,必须打。

  就是这时,楼梯口又是一阵嘈杂,有人声逼近,人数还不算少。

  砰砰几声连射,爆豪胜己迅速后退。

  几发特殊子弹打在脑无身上,逼得他嚎叫起来。

  杂乱的人影被灯光灯光拉长,一帮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们扛着稀奇古怪地装备跑了上来。

  “我们来晚了。”山崎医生冲几个人点点头:“下面的情况不用太担心,已经在处理了,时间不会太长。我担心这里的状况,就先带些人上来了。”

  果然那帮人的目标是在这儿。

  爆豪胜己的眸色一沉,有火焰烧了上来,拳头捏得嘎嘣作响。

  “马上打开防御装置,准备作战。”山崎抬手调了个装置出来。

  一帮人迅速行动起来,房间里金属铿锵声不绝于耳。

  营养罐群前升起了一道防御墙,这是不久前才添加上的。墙角降下了射击口,但因为房间当中还有己方人员,不可能进行大规模扫射,只能人为瞄准。

  这样的射击虽然不能重创脑无,使其失去行动能力,但还是在一定的程度上起到了作用。脑无被逼得朝一边退去。

  “等等,住手——”爆豪胜己瞳孔一缩,抓住身边一个人的胳膊。

  然而这么多人,脑无的行动又不可控,根本无法停止。

  吉田几人制住液体化,不能行动,还被困在角落。

  此时,脑无朝他们逼近,吉田一惊之下,正好被眼镜拖着躲开了脑无砸过来的身躯。

  脑无砸到了液体化男人的身上。

  下一秒,两个人都仿佛融化了一般,从空气当中流了下来,化作一摊液体。

  爆豪胜己迅速朝那边炸了过去。

  但就在此时,空中发出尖锐的噼啪碎裂声,所有的灯全裂了,所有人都因为突然到来的黑暗而停止了瞬间的行动。

  空间里只有外面走廊上远处的灯,和窗外月光照进来一些的地方还亮着。

  噼里啪啦的玻璃掉落后的碎裂声混杂着人的脚步声震动耳膜。

  爆豪胜己毫无意外地扑了个空之后,迅速转身靠在墙上,朝那个突然出现的脚步声所在轰了一发。

  “别轻举妄动,否则你们的总部长可就没命了。”

  火光照亮了那一片。

  黑暗中,一个男人举着一条手臂,上面覆盖着厚厚一层金属质感的灰色物质,另一只手抓着一枚锋利的同样的东西,环了一圈抵在山崎医生的脖子下面,血珠顺着他的手往下滴。

  旁边的人转瞬认出了他就是刚刚封住楼下装备配置室的人,惊呼出声,然后被他那条手臂瞄准,瞬间被他手心里喷出的那种物质裹住,倒在地上。

  被放出的脑无和液体化秃毛落在靠窗的一边,脑无迅速朝爆豪胜己电射过去。

  他朝旁边一闪,脑无拳头砸在防护壁上发出一声巨响。要是慢上一点,估计肩膀就废了。

  腰身一转,一只手已经压到了脑无脑子上,噼里啪啦爆着火花,引出一阵惨叫。

  “我说让你们住手没听到吗——”

  山崎医生闷哼一声,大股的血液顺着他的脖子滑了下去,旁边发出几声惊呼。

  爆豪胜己一顿,立刻被脑无抓到机会砸了出去,撞在地上,撑了一下,没爬起来,朝旁边歪了一下,握拳咳了几声,一点血丝从嘴角滑了下来,头上立刻起了一层薄汗。

  一时没人再行动,包括一边的脑无,但适应黑暗之后倒是能勉强看得清了。

  “把防御系统关掉——”背包男人说,见到没有人反应,手里的力气又加了一分。

  山崎医生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脸色已经迅速苍白了下来。

  旁边的人终于有点慌了,窃窃私语了一阵,终于有人伸手接触了防御装置。

  房间四角的枪口都收了回去,更重要的是,挡住营养罐的那排防护壁也被逐渐撤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后面那排罐子上,就在这时,两发爆炸朝背包男人的两腿射了过去。

  他破口骂了一声,控制不住朝前摔去,抵住脖子的利器也松开了。

  旁边的人急忙上前把山崎医生救了下来。

  背包男没空理会,只想先解决最麻烦的一个,跪下支地,腿上火辣辣地疼。他手一挥,灰色的粘稠液体朝营养罐群那边射了过去。

  却没想到爆豪胜己一手扯下一边挂着的实验服,抖手转了一圈,将那些液体都挡了下来,一个灰色硬质的圆盘落下来,伸手一抄。

  他朝营养罐那边跑过去,能够看到那个液体化杂鱼朝那个使用中的营养罐滑了过去,伸手就将圆盘朝那东西掷了过去,身体一滑躲开脑无的攻击。

  圆盘将液体化按压在下面,被他附身压住。

  液体还要从缝隙里滑出,立刻被遭到了爆炸的攻击。

  之前一直被躲开攻击,用力仿佛打在棉花上的憋闷直接全部发了回去。

  走廊上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人群当中吵嚷起来,却是庆幸。

  装备配置室的封闭解开了,里面的人统统赶了上来。

  当头的却是13号,大约是来这边办事正好也被困在里边的。

  好歹是个职业英雄了。

  13号伸手对准了场中的敌人。

  “我们来晚了。”

  他无奈地笑了笑,手指上的指套打开。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