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科研狗,番外会有随缘,极度杂食,注意屏蔽
同人原耽,勾搭同好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22

轰爆,双a,非典型带球跑

  第二十二章

  “时间刚刚好。”

  根津抬手看了看时间,小心翼翼地将桌上的文件向里边推了一下,站远了一步到屋子中间,这才抬头,目光却不知道飘到了哪个角落,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真是准时。”

  话音刚落,几枚特制麻醉弹从窗外扫了进来。

  根津连手都没有抬,似乎早有所料,几乎是在开枪的前一秒便好整以暇地朝旁边退了一步,手指,或者说爪子,在掌心的按钮上轻轻一摁,套在衣服里的装置咔擦一声刷地张开。

  特殊子弹打在几乎是瞬间张开的钢板上,砰砰砰地溅射开来。

  只是那套昂贵而整洁的定制黑西装也彻底成了几块碎布。

  他看着光裸的手臂叹了口气。

  他并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乖乖地一觉睡进大牢里去,以组织里的办事效率,怕是人都要凉透了。

  往好处里想,他现在也不算赤裸着上身,毕竟还有那么一层毛——当了再久光鲜的雄英校长,他也不至于把自己是谁都忘掉。

  但总是有一点不习惯的,要将过去那点早该烂在沟里,埋在泥巴底下的陈年旧事给翻出来。

  这些压在心里堆得久了的东西平时还好,拿出来,就算在这样漆黑的深夜里,也散发着足以教人反胃的酸腐气,不仅难受,而且难堪。

  他的确是非常有自知之明了。

  可拥有个性的社会发展到现在,真的还能够以那点在身体里占比不超过百分之几的核酸链,来作为所谓的评判身为人的标准吗?

  窗外挂着的几个人暂时停止了射击,拉开的窗帘被夜风吹得荡起来。

  一个人啐了一声,嘴里气势十足地吼着让房间里的人停止行动,在看到屋中没有任何异动时,才挥手带着几个队友从窗户上翻下来,脑子里急遽闪过的却都是这位前雄英校长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个性,会造成哪些突发状况。

  一起响动的是房门,砰地一声砸上了墙,险些就地分尸,更多的人全副武装小心翼翼地从门口迅速跑进来。

  而他们全力戒备的对象就站在屋子中央的空地上,没有发动个性也没有摆出什么备战的姿态,不过是个不足一米的老鼠罢了。

  “咳……”根津习惯性地震了震嗓子。

  空中立刻传来破空声,防护板在同时延长,邦邦全打在上面。

  他扫视了一圈,目光在这支队伍里好几个熟悉的面孔上走了一圈,眼睛弯了弯,笑问:“怎么,这大半夜的全上雄英来了,作为校长的可没听说过有什么访问母校的活动啊。”

  “如果是为了总部调查的事。”他见半晌没人开口,这才继续:“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已经被定罪了。”

  唰——晶莹的冰层转瞬间暴涨,眨眼便将根津半边身体都吞了进去。

  他竟然没有反抗,而是无奈地摊了摊手,看向那位年轻的红白发英雄。

  轰焦冻皱着眉,没有收手,冰层却也没有继续蔓延。

  “你早就知道我们今天的这个时候会来。”

  根津脸上的笑又扩大了几分:“正解。”

  和预想当中激烈的战斗状况不同,屋子里更没有半个脑无的影子,所有的活物都拥有完整的头盖骨和脑袋顶上或多或少的毛发,却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一个队员小声朝他身前的职业英雄询问:“队长,强制执行抓捕计划?”

  负责抓捕的职业英雄显然也没料到现在的状况,犹豫了一瞬:“根津校长,总部已经准备执行对你的抓捕计划,如果你要反抗的话,我们不能保证你的生命。”

  根津点了点头,仍然原地站着,身上的防护壁竟然又明晃晃地收了回去。

  跟在队伍中的峰田实目瞪口呆地看着校长的动作,连忙甩了几颗葡萄过去将人控制住,又歪过头去问身边的饭田:“根津校长这是认罪了吗?”

  可如果他真的是ALL FOR ONE的人的话,为什么又这样束手就擒呢。

  饭田摇了摇头,严肃地看着屋子中央。

  根津很想做出习惯性的小动作,可却只能纹丝不动地站着,毕竟任何一点异动就会让麻醉子弹打进他身体里,或者是真子弹也说不定。

  “总部既然都已经做了认定,那我也不用做什么无谓的反抗了。不过罪行是他们认的,我没有。”

  绿谷站在轰焦冻身旁不远处,微微躬着身体,随时准备发动个性。

  “校长,您是否有修改过利用权限,修改总部当中的监控?”

  根津点头:“是的。”

  “您是否私下与田中秀一郎,还有濑户雄太等人接触?”

  根津点头:“是的。”

  绿谷咬牙:“您是否并不是个人类,后天才获得‘超强’大脑的个性。”

  根津点头:“是的。”

  旁边的人终于吸了一口气,被这早有准备却太够分量的事实砸得脑袋开花。

  绿谷握紧了拳头,ONE FOR ALL带来的能量在体内流转,烧得筋骨和身体阵阵发热。这是ALL FOR ONE,还有更前面的前辈,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力量,所有人费尽心力,就是为了对付ALL FOR ONE,为了守护和救赎。而这个教会他们怎么成为英雄的人,却为了利益为了获得个性,而背弃了该信守一生的准则。

  “您是否……为了获得ALL FOR ONE赋予的个性,一直卧底在雄英和英雄总部当中盗取情报?”

  “不是。”

  根津回答绿谷这句仿佛是从喉咙里扒下来的,热乎乎血淋淋的问题的语气却很轻松,仿佛只是应了一句类似于天气好不好的无聊搭讪。

  他耸了耸肩,坦然地光裸着上身站在房屋中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早已习惯于这样赤裸的目光,一身细软的毛发在夜风中轻微晃动。

  “是的,我修改了总部当中的监控。”他瞥了一眼绿谷,笑意不改:“改的是主楼五层档案室的监控,如果用我的权限卡深入查证能够查到记录。至于原因,我应该不用再多说。”

  绿谷微微一惊。

  “是的,我并不是个人类,就算是获得了个性的现在也不是。”他摊了摊手,露出细小却尖锐的爪子。

  “但我的个性不是ALL FOR ONE给的,而是人类给的。”

  这一次吃惊的是在场的所有人。

  “不可能。”不只一个人这么说。

  但是有什么对于人类来说是真正不可能的呢。

  人类对于个性这种强大的道具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会用尽手段将这种力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生物体个性后天赋予实验不过是其中冰山一角。

  他从那个实验室里活着出来了,也获得了那群无个性的人梦寐以求的个性。

  可是究竟算不算得上好事,他也说不准。

  肯定不止一个人怀疑这位声名赫赫的雄英校长是在狡辩,毕竟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指向了他,但这其中却已经不包括轰焦冻了。

  如果根津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告诉他们这些的13号,是真正因为无意中发现这些巧合而在怀疑,还是在故意引导呢?

  根津的确见过那些可疑的人物们,这毋庸置疑,可是目的却不一定是要联络他们进行颠覆英雄组织的计划。

  绿谷和他自己也见过其他那些可疑的人物,可他们却没有嫌疑,因为他们已经把自己摆在了调查者的地位上。

  是的,13号也曾经和那些人们会过面,因为他发现了根津的异动想要进行进一步调查,他是在调查根津的行踪。

  如果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的话,如果他是在根津之后才与那些人会面的话。

  但如果不是呢?

  冰层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

  “13号知道今天的抓捕行动吗?”轰焦冻冷冷地问。

  “是的,他知道。”

  根津叹了口气。

  

  13号和楼下好些人带着装备到来,当中竟还有个熟人发目明,想来也是在这儿熬夜工作的时候撞上了。他们的加入让战况发生了再一次的逆转。

  13号伸手对着房间里的脑无,无奈地笑了笑:“我们来晚了。”

  周围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对付这样极度强化状态,速度和力量都大为提升的脑无,还是身为的13号的个性黑洞比较管用。

  脑无咆哮一声,朝13号那边冲了过去。

  13号抬起手,指套末端的小帽已经打开,极强的吸力从他之间传来。对面没有固定住的东西统统朝这个方向吸过来,消失在黑洞中,连旁边的人都能感受到威力。

  没有人感到惊慌,直到13号的手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爆豪胜己眉头一拧,察觉到的瞬间迅速伏低身体,然而他近身处什么都没有,猝不及防之下,连带被制住的液体化秃毛一起朝黑洞抛去。

  发目明和旁边的人惊呼出来,一时摸不清状况。

  13号是想要先制服敌方的液体化能力者吗?但是那秃毛分明已经被爆心地控制住了,现在怎么看都是场中那只脑无威胁最大,何况它正朝着他扑过来。

  他们的确没有看走眼,脑无转瞬已经扑到了13号面前,却没有在他打开的黑洞范围内,而是径自从他身侧擦过,朝站在他身后的一帮工作人员们袭击而来。

  发目明迅速抬起自己的两只改造炮,奈何脑无已经离得太近,一拳轰地砸了过来。她伸手挡住,强横的力道震得去挡的手臂一阵发麻,纵使加上了增幅装置仍旧控制不住地朝下,随后脱手。

  另一只炮口被脑无握住,火力零距离地打在他手臂上,脑无毫无所觉,手掌抬起扣住炮身一扯,抬手就砸了出去,撞翻了两个人。

  发目明连忙后退,身后装置再度发动变换,伸手掏出两柄口径稍小的枪来。不过心里也明白,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

  脑无没有执着于朝她进攻,而是对着站得近的研究人员再次发起攻击。

  爆豪胜己在黑洞个性的作用下朝13号急遽靠近,在要被绞碎之前,突然抬起一只手以大火力朝13号的手掌轰去。

  火花在风速的加成下几乎是瞬间就到了13号面前,只有一部分在黑洞范围内被吸收殆尽。

  13号不敢迎接,身体一歪想躲过去,却也闪避不及,一侧的头盔被炸得漆黑,而只开了一指的黑洞也偏离方向开始吸取另一侧的东西。

  脱离控制的爆豪胜己拧身朝后一炸,一把擒住13号的那条空着的胳膊,在他指套打开释放黑洞的前一瞬,身体一翻,将他的手倒别在身后,黑洞的吸附力顿时朝着他自己的后背发动。

  13号面色一变,终于停止了发动个性。

  “来得真是慢啊。”背包男终于补上了后一句话,一只手不断释放出半固体进行攻击,另一手凝出一面盾牌挡住零星的攻击,但毕竟大部分火力被脑无吸引了,没遇上太大阻碍,忍着膝盖上的伤到了解开防护壁的营养罐群前。

  液体化脱身之后早已滑到这边,从地上的水迹当中探出半个身体来,冲他示意。

  他解开背上的东西,抛了过去。

  秃毛嘿嘿一笑,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戴在了自己身上。

  “那是……”一边的眼镜悚然一惊,一时有些难以置信:“那个是便携个性强化装置——”

  他要奔上去,被高个男喷射出的灰色稠状液体裹住,顿时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爆豪胜己踹了一脚13号的膝弯,将他摁在地上,却又在瞬间察觉身后袭来的劲风,不得不朝一旁闪开。

  那只身形魁梧的脑无挡在他面前,一双死鱼眼鼓得快裂开。

  那边液体化秃毛已经戴上了那个所谓的个性强化装置。

  “该死的杂鱼给我滚开——”

  他脑门上的青筋都要炸开了,眼睛里全是血丝,手臂上的肌肉鼓起来,掌心噼里啪啦爆着火星。

  13号咳嗽几声站了起来,身后的衣服已经破了,后背也受了伤,却不着急,还应了背包男一句。

  “毕竟中途改换了计划B,慢一步也是正常的。”

  液体化秃毛滑到营养罐边上,竟沿着缝隙消失。不过片刻,罐边的水迹又重新扩大,营养罐的指示灯统统熄了,运作的嗡嗡声也消失了。

  秃毛渐渐从水迹中冒出身来,一条手臂里抱着一个构造颇有些复杂的玻璃罐子,里面是淡黄色的营养液,罐身上的管子连接着的婴儿安静地蜷着。

  “住手——”

  爆豪胜己呼吸一滞,眼里要冒出火来,抬手一发爆炸朝脑无脸上砸去,随即侧身绕过它要冲过去。

  但脑无的速度却更快,转瞬便又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再度朝他攻击。

  13号起身朝那边走过去,在发目明使用装备朝他攻击时抬手打开了指套,用黑洞把她那些Baby都吸了进去,无视了对方的尖叫。

  接下来他却没有再用黑洞个性,而是用装备配置室拿出的装备将挡路的人统统电翻,回头复杂地看了一眼。

  “没有用的,那只脑无是现在强化等级最高的一种,速度和力量都达到了最高的水准,肉体的强悍程度也难以想象,没有相克的个性是不可能打败它的。”

  除非是绿谷那样同样作为强化的个性,在逐渐提升之后能够极大地提高速度和力量。而拥有其他个性的人,就算体质和天分再好,练到了极致,肉体方面不过也是个普通人罢了。

  “给我住手——”

  察觉到脑无的目的是阻挠他过去,爆豪胜己眼一眯,没有再尝试强行突破脑无的防御圈,干脆地一手把住脑无粗壮的手臂一拧,另一手抓到脑无裸露的脑子上。

  轰——

  零距离高火力爆炸,脑无生理性地惨叫起来,躯体的动作却仍旧灵敏,借着身高的优势将爆豪胜己强行推到墙边,一拳揍到他身上。

  这只脑无的力量谁都见识过了,毫无疑问地强横。

  一口血顿时呕了出来。

  砰砰砰——

  爆炸却没有停歇过,全部都贴着脑无粉红色的脑子炸,烧成焦黑的一片。

  爆豪胜己仍旧用一条胳膊制着脑无一只手,另一只手抓在它后脑上,被悬空抵在墙上,微微弓着身体,却没有看着自己的对手,而是盯着被人抓在手里的那只玻璃罐。

  “我说给我住手——”

  又是一拳打在腹部,呕出的粘稠的血液里带上了血块。

  火光中脑无的脑子也发出了焦臭的气味。

  如果谁要与这么一只脑无近身肉搏,一拳换一拳,那么他不是欧尔迈特就是疯了。

  就算再疯再硬,肉体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普通人,神经嵌进血肉里,被骨骸支着才能站起来,就算不会倒,也会痛会流血,到了极限,就离真正的躺下不远了。

  又是一拳要落下去,爆炸而起的火光没有停止,火星四溅,带着焦黑的残渣,反而更为猛烈了。

  轰——

  脑无巨大的身躯断电一般陡然一僵,随即猛地一震,轰然跪倒下来,后脑已经烧得黢黑。

  吉田的手仍然抓在脑无身上,个性用到极限终于在身体虚脱后强制停止了。

  如果再来几下,估计这个疯子可以比脑无先一步下去见欧尔迈特了。

  和脑无一起滑下来的还有被他摁在墙上的爆豪胜己,没踩到地上,身体已经随着爆炸朝13号那帮人射了过去。

  这帮非职业英雄根本拦不住带着武器的13号,何况还有两个同伙。

  13号已经走到了两个同伴身边,听到动静,愕然回头,举枪。

  嗡——

  电击枪的强电流打过全身,个性无法维系,爆豪胜己砰地砸下来,四肢不受控制地发颤,抬起头,眼神凶恶得仿佛实质一般刮过来,要将人扒皮拆骨,烧成焦炭。

  不知道是不是飙高的肾上腺素给了他行动能力,他一条手臂撑在地上爬了起来。

  那件黑色背心被他自己呕出来的血浸透贴在身上,脸色惨得像个死人,神色却犹如恶鬼一般可怖。

  “住……手……”

  高个男哼了一声,手中滑下的灰色液体凝固,要脱手攻击,却被13号抓住手。

  下一秒,爆豪胜己已经利用爆炸弹起冲到了他们面前,伸手去抓。

  他的手指已经扣住了边沿,却没有使力点,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几颗特殊子弹打在13号和他抓着的营养罐上,被坚实的特质玻璃牢牢防住。发目明抓着自己原本绑在大腿边的枪冲上来,可凭这东西却完全奈何不了他们。

  13号几个人全都仿佛液体一般融化了,水迹也从指间滑开,落地后消失在缝隙里。

  爆豪胜己扑个空,再度摔下来,手指死死抓着地。

  他僵了一会儿,缓缓侧身蜷了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血液不受控制地从嘴里溢出。

  

  “利用权限修改记录,放走ALL FOR ONE的人就是你吧?”

  坐在沙发上的人盯着墙上挂钟里指向左上方的短针出神,闻言一惊,转瞬又镇定下来,苦笑:“您果然知道了。”

  在他与田中等人见面的时候他就该察觉到了,这么点事怎么可能瞒得过这个人。

  根津走进办公室,在茶几上摆上两个杯子,慢条斯理地将红茶倒上,这才到沙发前坐下,端起杯子吹了吹:“你过去那些事虽然不好查,却也算不上绝密。”

  “我知道三年前敌联盟中跟随ALL FOR ONE的黑雾是你哥,也知道你小时候经历过什么。可现在那一切都过去了,该还的也都还清了,你哥也因为ALL FOR ONE而送了命。”

  “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追随的?”

  套在宽大宇航服的13号摇头,强大的个性让她拥有了自保与守护别人的能力,却也让她一直被困在这么一套制服里:“你不明白,他死了之后,我必须要服从那个人,毕竟……我的个性也是那个人赋予的。”

  人类对于个性的渴求,她也早见得惯了。当在别的物种上已经到达了瓶颈时,相同的一套便落在了无力反抗的同类当中。

  分明是双生子,却只有一个拥有个性,另一个仅仅是个普通人,如何通过这其中的变化来使那另一个无个性获得个性,便成了一个绝佳课题。

  黑雾是打心底里尊敬那个给了他们活路,把他们带出了黑暗,又赋予了她个性的男人的。因此不管他想要做什么,不管那些所谓的活儿有多肮脏,他都心甘情愿地做,不带任何勉强,包括到必要的时候把自己的性命也献上去。

  而他走之后,已经到她还债的时候了。

  “他给你个性不过是想利用你罢了,现在收手吧,还有机会。”黑西装的小个子摇晃着杯子里的红茶,热气氤氲。

  “如果你肯自首,交代出ALL FOR ONE的所在,还有与他合作的组织的情报,那么事情还能挽回。”

  “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我不想亲手了结你。”

  13号恍若未闻地坐着半晌,手指牢牢抓在膝盖上,没有动弹。

  她叹息一声:“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根津校长没有问题的话,那么诱导他们怀疑根津校长的13号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吗?

  这个问题刚在绿谷脑子里占上一亩三分地,便已经浅显明了地不用再浪费脑容量了。

  13号在他们按照计划抓捕根津时,突然出现在研究部,和另外几个人一起抢走营养罐并消失。

  这样看来,13号才是真正潜伏在组织高层里的人。

  “查到了,和你想的一样,是无个性。”发目明抱着笔记本,将椅子转过来。

  绿谷几个人看向她指着的界面。

  来自修复成功的档案,右上角一张戴着头盔的照片,任职一栏当先写了雄英教师,在三年多以前添上了之后在英雄总部里的任职。

  这些都没什么,最古怪的是个性一栏,对于绿谷来说倒是有些熟悉。

  13号是从无个性更改为现在的黑洞,年龄是在十岁,理由是登记失误。

  他根据根津校长临走之前的情报,转了目光重点关注了亲属栏。

  上面写着的是父母遗弃,成为孤儿,兄长自“个性计划”的事件之后失踪,认定为死亡。

  绿谷又动手查了所谓的“个性计划”。

  那是几十年前一次特大事故,当时的英雄制度还未真正完善,欧尔迈特也才初露头角,频发的混乱当中平民的伤亡很多。而英雄们能够发现那么一座大型的地下研究基地,很大程度上都是意外。

  进行那项计划的人们为了凭空创造出个性,进行了极其残忍的试验,从小型动物开始,一路进行到人,却都不怎么成功。终于在一次意外中,因为实验品丢失,被外界察觉,这才摸索到他们的巢穴,被一举捣毁。

  按照时间来推算,13号是八岁时从那个基地中被救出来,并作为无个性试验品被记录的,但他却是在十岁时才去相应的福利机构登记,并修改了两年前登记的无个性记录,这中间出现了一段空白期,。

  这段时间,应该就是她跟随ALL FOR ONE并被赋予个性的时候了。

  现下想来,茶子的确和他提过13号老师之前经常往英雄总部跑,应该就是在联系自己的人,计划帮助ALL FOR ONE越狱。最近因为英雄总部开始了大规模的调查,为了避免这些疑点被发现,她才会迅速动手毁掉相关的资料,并且在察觉他们准备开展这方面的调查时,抢先提供情报,误导他们将注意力转向根津校长。

  但是,这件事一旦他们抓捕了根津校长并和他对供,就会暴露,因此才会在他们采取抓捕行动的这一天出手,带走了目标。

  可他又为什么一定要杀死管理员杰登布莱恩呢?从被抓捕的濑户雄太的状况来看,并不是因为他妨碍了资料的销毁的样子。

  发目明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新的界面出现:“你们之前让我偷偷查的东西也有结果了。”

  几个人凑上前去看。

  有关于当年的便携式个性强化装备的实验资料和中间产品绝大部分都被销毁,原因不明,只有当年那位前辈所在的机构还保存了一些不大能用上的简单记录。那位前辈的死亡证明,和尸体也都被认证过,是真实的,并留下了图文记录。

  可研究部里的人却信誓旦旦地保证,那天ALL FOR ONE的人使用了类似的装备。

  为什么本该消失的便携个性强化装备会再度出现?和ALL FOR ONE合作的组织研发出的个性强化装置是根据这个开发的吗,还是他们独立开发的呢?

  轰焦冻盯着屏幕,皱眉:“这些事,似乎总有无个性参与。”

  他站在房间里一直没有说话,绿谷几个人也不好搭话,毕竟现在这种时候,他是最煎熬的人之一。

  前天晚上,他们原本负责对根津的抓捕,但在执行过程中,根津毫不反抗,束手就擒,却否认了个性是被ALL FOR ONE赋予。轰焦冻听到根津的话,却又问了他13号的事,在得知13号也知道这次抓捕计划后,当场抛下行动,直接回了研究部。

  但是还是没能来得及,他们赶到时,才得知这里被入侵,13号反水,带着入侵者和营养罐逃走了。

  那只极度强化的脑无倒是被当场击毙,只是跟它对殴的爆豪胜己也被揍得够惨,如果不是绿谷过来的时候,带上了雄英拥有超强治愈能力的恢复女郎,恐怕真撑不过当晚。

  不过恢复女郎的个性虽然能够治愈伤口,但却是以被治疗者自身的体力为代价的,这种程度的伤势,躺个一周是没跑的了。

  丽日:“说起来是啊,最近似乎总是遇到无个性呢,不是说无个性的人该很少吗?”

  轰焦冻抓住椅背:“请帮忙筛一下,总部当中有哪些高层是无个性。”

  发目明愣了一下,点头。

  不过片刻,结果出来。

  “不查下不知道,总部当中竟然还有挺多的人是无个性的。”发目明惊讶地划着页面:“大部分集中在文职工作者和研究部当中吧。说一句,之前那个定罪之后在押送中被击毙的田中秀一郎,还有入侵档案室的濑户雄太都是。”

  “至于高层就比较少了,政府官员有几个吧,还有一个……山崎部长竟然也是个无个性啊,而且看他的档案,还挺古怪的。”

评论(2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