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9

双A,非典型带球跑,有带球相关情节警告

  第九章

  洛特斯的决斗场之所以出名,不只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厉害的决斗者、有钱又有兴致的赌徒,还因为这里拥有最出色的环境模拟师们。

  再厉害的决斗者,如果只是在一块小小的被围栏围着的决斗场上,像拳击手一样被人围着观看,也会没意思的。

  因此这里拥有很多的模拟场景,在决斗前进行抽签决定,现场临时在巨大的场地中制造出不同的场地,双方都无法进行事先准备。

  像火灾时的楼房,雾气环绕的密林,甚至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的沼泽,都能够出现,而观众通过主办方在场地内设置的悬浮摄像机进行实时观看。这样的设计为观众增添了许多刺激感,却也给决斗者们增添了风险,比如现在。

  嘁——

  暴雨瓢泼而下,哗啦啦打在植被与裸露的土地上,夹杂着不时的轰隆雷声,铺天盖地地浇在人耳边。

  火花在雨水的压制只发出了一声闷闷的炸响。

  爆豪胜己看了看手心,收回手绕过面前的巨石朝外跑去。

  “糟糕,这样下暴雨的场地对爆豪那家伙很不利吧?”上鸣和八百万一起坐在观众席上,周围坐得满满当当,都是些在欢呼的家伙。

  他们能够从几个屏幕上分别看见场地中的大环境,两个选手各自的状况,其中中间的大屏幕是由人操纵选择投射的。

  绿谷所在的选手候场席也有这样的观战屏幕,但是没有观众席的全面。

  “不,那个‘尖牙’的个性使他能够嗅到周围的敌人,在这样的石林当中对爆豪很不利。但是,暴雨也削弱了他的这个个性。”八百万看着屏幕解释。

  两个选手能够确定的只有对方的初始位置分别位于场地两端,而接下来双方就会在场地中躲藏寻觅。向爆豪挑战的,代号为尖牙的白T恤男在初始位置出现后,左右转头嗅了嗅。但显然,暴雨影响了火焰的同时也影响了他的嗅觉,最后他也选择了绕过石头,在石林中蜿蜒前进,朝场地另一边靠近。

  两个人都逐渐逼近场地的中央。

  突然,尖牙鼻尖动了动,随后身子一扭迅速朝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他发现了!战场外的三人心中一紧。暴雨虽然对尖牙的气味定向个性有削弱,但是在一定的距离范围内仍然能够迅速发现敌人。

  与此同时,爆豪也在离场地中央不远处停住脚步,双手连续放出火花,从足有三米高的石林中一跃而起。

  空中的视野让他迅速发现了不远处在石林间朝自己的方向穿行而来的尖牙,随即左手一发炮击朝他轰去。

  对方的速度很快,但出膛的炮速度更快,火舌在转瞬间就穿透了雨幕舔舐到了他身上。

  只见白T恤男身体没有停下,而是就着惯性抓住面前一块巨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指上已经长出了属于野兽的长而锐利的指甲,一把扣住了石头的表面,猛地一用力,巨大的石头竟然歪倒下来。这石头是环境模拟师们现场造出来的,质地比起普通的石头要轻而脆,但能够轻易拖动一块巨石,也足见他的臂力之强。

  炮击炸在石头表面,崩散碎裂的细小石块被随后从其后窜出的人影撞散。

  尖牙在石块表面被炮击炸裂并落地的同时,自石头后面跃出,一脚踩在石面上朝空中的爆豪冲去。

  他冲出的速度虽快,爆豪却能够借助爆炸的力量来在空中进行移动。但是由于雨水的影响,爆炸的力度受到影响,不能长时间滞留于空中。

  尖牙攻击的手段自然也是靠那能撼动巨石的利爪。爆豪右手喷出火花,身体朝左一偏躲了过去,却无法在重力下保持高度,朝后落了下去。

  尖牙的攻击却还没有完,他伸长腿在一边的岩石上一蹬,身体一转,再度朝爆豪追去。

  自然下坠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追击的速度,转眼间利爪已至身前。

  爆豪胜己眉头紧皱,却没有伸手在身前爆破阻挡,而是将双手背向了身后,砰砰连续炸出几道气流。与此同时,他在空中猛地躬身,身体一曲,右腿护膝撞向对方的利爪。

  砰——连续几次向后轰击将从空中落下以及对方攻击带来的坠势消去了大半,爆豪保持躬身的姿势,靴跟在地上划出两道痕迹,直到背脊撞上岩石,随即左手扣中右臂护手上的拉环,将另一发已经储存好的炮击轰向对面。

  “爆豪那家伙今天的打法古古怪怪的啊。”上鸣皱着眉盯着主屏幕上两个人交锋的场景。

  八百万点点头。和平常留给人的一点就炸的印象不同,爆豪的战术头脑其实很厉害也很冷静,能够在瞬间做出对于当下情况最有利的选择。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会畏畏缩缩地想明白战术才上手。在战斗当中,他向来都是偏好于以暴力来给予直接打击的。而在这一场战斗当中,他却一直没有使用高伤害的攻击手段,而是以远程攻击来进行试探。

  更明显的一点,刚才尖牙在空中攻向爆豪的一招,爆豪竟然没有以双手回以爆炸攻击,而是用膝盖将对方的利爪撞开,对方那招刚刚可是生生搬动了一块巨石,应该不会有人傻到去硬接。

  爆豪似乎是有什么状况。看绿谷最近支支吾吾的样子,似乎也是知道什么。八百万摩挲着手指,考虑着是不是一会向绿谷问一下。

  她想要咨询的绿谷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发小是为什么反常。那种高度摔下来,普通人可能会有什么好歹,对他们这些从雄英摸爬打滚出来皮糙肉厚的一帮人来说却不算什么。但是小胜现在的状况,这么摔一下恐怕真的不能放在考虑范围内。

  然而,绿谷现在却没有心力向同伴们解释什么,因为他在尖牙那一次攻击时,看到了更让他震惊的东西。

  利爪被坚实的护膝撞了出去,却仍旧在爆豪胸口划了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爆豪这次战斗没有穿惯常的战斗服,只将外套扔在候场室里,套着件松垮的黑色T恤上场,手臂上戴了两只巨大的护手。

  T恤可不像紧身背心那么贴身,在利爪掀起的气浪冲击下顿时翻飞了起来。

  而他腰腹间露出的,白色的,迅速被血液濡湿的布料一角晃过绿谷的视线。

  原来是这样……所以原本已经有些微微凸出来的地方,才那么平坦的吗。

  震惊和些许愤怒朝绿谷涌来,他有一瞬间想叫一边的裁判停止这场该死的战斗,却又咬住了牙没有动。爆豪他,决计不愿意以那么耻辱的姿态结束这场战斗。

  但是自尊心真的就比什么都重要,比那个许多beta渴望却不可求的,本来应该被全力保护的东西还重要吗。

  爆豪胜己直起身体,上衣从胸口到领口被划开,那道利爪划开的血痕虽然长却浅,影响不大,带着刺激信息素味道的血液濡湿了腰腹间的绷带。他伸手顺着伤口狠狠一摁,血液更凶猛地涌出,转瞬将黑色的布料染得更深,同时转身一脚踩在岩石壁上,双手砰地射出火花,朝空中跃出去。

  尖牙在对方以护膝将自己的攻击撞出去时也有点懵,落地后随即遭遇到了又一发炮击,这一次的攻击从较近的距离正面而来,更是正好抓住了他落地不稳的时机,正中他面门,来不及躲。

  尖牙只能将两臂护在身前,臂上迅速生出厚重的毛发。

  轰——他整个人被巨大的爆炸炸得向后翻了出去,砰地面朝下落在泥泞的地上。

  他却没有就此停顿,而是四肢并用迅速地撑了起来,鼻尖翕动,迅速朝对手的所在追了出去。

  他的两条手臂上的毛发都被炸秃了一块,手臂上的皮肤也出现了严重烧伤的痕迹。但他却嗅到了胜利的契机。

  雨水让对方的爆炸威力减弱,单位时间的位移大幅缩短,而刚才那次攻击中对方流出的血液,却成了他追踪的线索,让他能够在大雨中更清晰地判断对方的位置。但是雨水会迅速将血液稀释,因此他的机会转瞬即逝,必须立刻进行追击。

  同时,他敏锐的战斗本能也让他察觉到了,对方的战斗方式的不自然。并且,从对方踩在岩石上跃走时的重心不稳来看,他的膝盖绝对也受了损伤。

  尖牙在石林中迅速穿行,仔细嗅着林中的气味。稀薄的暗红土壤变得泥泞,岩石上的红色痕迹被雨水冲刷,他却能嗅到空气中一点细微的刺激的信息素味道。

  而这味道随着他的移动变得越发浓烈起来,最终停在一块巨石后面。

  尖牙的利爪变得更加锋利,指尖的角质根部变得更为坚硬与厚重,甚至带上了一点暗红色。

  随后,他将右臂后撤,以最大的力量蹬地,朝气味最浓烈所在迸射而出,利爪挥下。全力的一击下,他有信心能在将这质地偏轻而脆的岩石打碎的同时,将躲在岩石后的人重创。

  然后岩石后却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一件在雨水的冲刷下浸出汩汩红色的黑色上衣。

  尖牙脑中警钟大响,却因为刚刚用出全力一击而正处于无法控制身体强烈冲势的状况。

  巨石在他的攻击下全部碎裂,他却觉得头顶有比巨石更大的阴影。

  爆豪胜己站在巨石顶端,在巨石碎裂的前一刻靴底一敲跳了起来,随即身体一旋,火花在一瞬间缠绕住他的整个身体,连暴雨都无法阻挡火焰熊熊腾起的红光,而他以更凶猛的姿态旋转着朝地面上缓缓朝前扑去的尖牙轰了下去。

  他的攻击也只有一次,因此,绝对竭尽全力。

  人形榴弹炮——

  

  戴伦躲在二楼的走廊里瑟瑟发抖,走廊的围栏没有墙壁,只由两根光秃秃的铁棍组成,因此只要他从柱子后一探出身子,可能就会被厂房中的两个人发现。

  厂房中央停的那辆车被破坏得比送来之前还要破烂不堪,但此时戴伦完全不想考虑之后来自车主的怒火,只想从这两个都拥有强力个性的人手里活着走出去。

  他只是嫌麻烦在自己的修车厂的办公室里睡了一觉而已,谁知道听到巨响出来看看就成了这种状况。

  他甚至不知道场中的两个人哪个才是好人。从半冰半火的个性来看,那个‘爆杀王’似乎就是最近英雄总部才宣布的叛徒轰焦冻,以残忍的手段伤害了数十个幼童并随即逃窜。而另外一个女人,似乎经常出现在竞技场,和参加竞赛的选手勾勾搭搭,从言行来看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在轰焦冻用钢架上的水珠将女人的四肢与两条触手密密麻麻地扎成了筛子时,戴伦感觉自己该抓住的时机到了,再不走,等到两方分出胜负,腾出手来,他可就走不了了。

  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戴伦猛地站起来朝楼梯跑去。

  就在此时,他听见左边风声作响,随即一条滑腻的布满了吸盘而显得凹凸不平的触手缠在了他的腰上,将他从走廊上生生拖向了空中。

  下一秒,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锋利的冰棱在他身前停在,发出阵阵寒气。女人阴狠的声音在他耳边轰然炸响。

  “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他——”

  好的,看来哪边是坏人应该很清楚了,戴伦绝望地想。

  轰焦冻晃了晃退了一步,随着突起的冰层的弧度而挥出右手已经收了回来再度扼住左胳膊。他的脸色已经因为大量失血和剧烈的疼痛而变得苍白起来,周身映照着厂房中骤然拔起的冰层上反射的月光而更显得单薄。

  墨斗彰强行使用断肢将走廊上的男人拖过来显然也耗去了不少体力,她一只手牢牢抓着钢架,一只手握着枪死死贴在触手卷上来的男人的太阳穴上。紫黑色的粘液由于挤压,再度从肉足的截面滴落到地面上。

  她强行扯出一个笑,挑衅地看着地上年轻的英雄:“不知道英雄的命和平民的命哪个更重要呢?当然,这个平民只是个卑贱的无个性——”

  轰焦冻皱了皱眉,静静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随后左手手掌贴到了冰层上,蒸腾出的热气将坚冰融化:“放人。”

  戴伦浑身都在颤抖。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发现他是个无个性的,但是以他的无个性来威胁别的英雄,他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因此在那一刻,他的身体竟然克服了恐惧拼命挣扎起来。虽然随之而来的就是弥漫于心头的恐惧——她会开枪!他会死在这,脑浆都被子弹炸出来的那种难看的死法!

  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的脑袋却还好好地呆在脖子上,甚至在他刚刚的一番挣扎下,女人的断肢还在剧痛下松开了他的腰。戴伦在下坠中朝上看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个女人甚至朝他伸出了手。

  轰焦冻在发现这修车厂开着灯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一开始就错了,这里是有人的,但他却别无选择,因为他只能按照计划将这个女人引到这个他已经事先探查好地形的地方来,否则在不熟悉对方个性的情况下,和对方一战的难度会更高。

  也正因此,在墨斗彰以断肢抓住那个从走廊里跑出来的卷毛男人时,产生的挫败感可能有,但要说特别意外,其实是没有的。

  但是,反而是那个被抓住的,被触手女人称作无个性的男人在空中拼命挣扎,甚至一脚踢中了对方另一条断裂触手上的伤口时,他感到了意外。

  而还有更另他意外的事出现。

  在男人下坠的瞬间,他左手挥出一道烈焰袭向空中的女人,另一手迅速结了一道冰墙让棕色卷毛顺着弧度滑下来。他的火焰不是为了攻击,而是想要避免女人继续伸出触手将人质抓住。却没想到,空中的女人竟然既未挡住攻击,也未开枪将人质击毙,而是出了手,似乎想要将从高处坠下去的人抓住。

  轰焦冻愣了一下,倒霉的卷毛已经摔在他面前。

  “快走——”

  棕色卷毛连连点头,连滚带爬地从敞开的大门跑了出去。

  火焰灼伤了女人的手臂和半边脸,她尖叫了一声从房顶落了下来。

  “你已经不能再打了。说吧,地狱烈焰安德瓦被你们带去了哪。”轰焦冻目光冷冷地落下来,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对手:“如果你不想所有的触手不断地生成又断掉的话。”

  墨斗彰趴在地上喘息,手捂着脸上火辣辣的皮肤,没说话。

  突然,地面微微地震动了起来。

  轰焦冻脸色一变,猛然侧转过身,目光落在门口巨大的阴影上,手上插入手臂上的冰再度狠狠地拧转,强制逐渐混沌的神智骤然清醒过来。

  女人苍白着脸勾着艳红的唇笑起来:“你既然已经调查过我们了,难道不知道我们平时不是单人行动的吗。”

  “你想知道安德瓦怎么样了?不如亲自跟我们回去看一看。”

  

  “疼疼疼——”尖牙抱着自己的手臂惊呼。

  他的半边身体被爆炸所伤,右臂被撕裂与烫伤,轻微骨折,总之就是被一击伤到了足以将他当场判下了擂台并抬回了治疗室。

  “你那最后一下攻击速度和威力都超快的啊,要是早用这招的话估计也没之前那么多事了。”

  竞技场里因为决斗而出现的伤害事件不少,为了避免出现人员伤势过重死亡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里配备的治疗师也不少。

  尖牙坐在椅子上,龇牙咧嘴地伸出一条手臂给身侧的治疗师,让对方治疗。

  中年男性拥有生命能量探索与补充的个性,两只手抓住他那条皮开肉绽的手臂,能量涌入的同时,破损的皮肤被逐渐修复起来。几分钟的治疗下来,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表面的损伤基本都被修复了。

  “话说回来,你早说你身上还有伤的话我就不向你挑战了啊。”

  这个男人赤裸着上身朝他用出最后的绝招的时候,他可是看到了对方腰腹间缠着的绷带。遑论最后战斗结束,他被抬走的时候,对方还保持着原姿势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都不动。其实是动不了吧。

  “我又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尖牙皱着眉将自己被绑上绷带的手臂收回来,冲治疗师点头笑了笑并表示感谢,随即目光朝房间里坐着的另一个人望去。

  真是奇怪,对方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个会在这种时候安静的人啊。正常情况应该是会被挑衅又不讲理地骂一顿之类的吧。

  不得不说尖牙的直觉的确很准,在大多数时候爆豪的确都会处于一种不讲理的狂暴状态。

  但现在,坐在沙发上的爆豪胜己仍然裸着肌肉线条流畅漂亮的上半身,弓着身体埋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不知道是刚刚场地里的雨水还是不断冒出来的汗珠沾湿了额头、脸颊和眼睫,他死死地咬着牙一言不发,一只手扣着层层绷带掩盖下的腹部。

  

评论(2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