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0

轰爆1v1,双A,非典型带球跑,有带球相关情节慎入

  第十章

  爆豪胜己坐在治疗室的沙发上,两手抓着沙发的皮面,半弓着身体一动不动,但轻轻颤抖的脊背和下颌滴落的汗水证明这家伙绝对是清醒的。他坐在这里半晌,甚至都没有费心去拿条毛巾把身上浇上的雨水擦掉。

  “喂,你没事吧。”尖牙看对方的状态不太对也有些慌乱起来,似乎是腹部什么旧伤犯了的样子。

  他跳起来伸出没受伤的手拦住原本已经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的治疗师,向疑惑的医师指了指沙发上坐着的男人:“麻烦再给他看一下吧!”

  中年治疗师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决斗者因疼痛而僵硬姿势,大概明了,点了点头带着医疗箱走了过去。

  对方胸口的伤口很长但是浅,血已经止住了,肯定不是这道伤的问题,而是绷带下的旧伤。不过于他的个性而言这些外伤都还算好办,只需要附加能量促进愈合就行了。然而看那疼痛的状况,可能是穿透伤,那就要花长一点的时间了,不过也不是没办法解决的状况。

  他走到爆豪身边,伸手抓住了对方绷紧的肩膀,发动了自己的个性,同时开口安抚:“请配合一下,马上就好……”

  都不需要让对方解开绷带,治疗师双眼一闭,个性发动,能量探知。

  治疗师的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加大了能量探知的幅度。

  随后,他就猛地睁开了眼,镜片后的两只眼睛瞪得像个快要爆炸的铜铃。

  他缓缓低头看向沙发上坐着的,超过一米八肌肉紧实漂亮并且刚刚在暴雨石林场地打完一场决斗还胜利了的男人,绷带上沾染的血迹还散发着刺激的Alpha信息素味。

  “你……你是个Alpha对吧?不,你肯定是个Alpha,那你这是……”他在这具生命能量旺盛勃发的身体里,发现了隐藏得更深的,弱小而不稳定的另一股完全不同的生命能量。这个意思是……

  房门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

  绿谷三人原本在场外等着,却一直没有等到爆豪出来,四处找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选手结束决斗之后会去治疗室,只是治疗室也有好几个,只有一个一个地找。这一间已经是最后一间了,绿谷几个人敲了好一会儿门,在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时终于忍不住破门而入。

  爆豪坐在沙发上深吸一口气,直起身,伸出一只手拆着染血的绷带,另一只手还摁在侧腹上。他朝一边抬起头,赤红的眼珠盯着摁住他肩膀的治疗师惊愕的面孔,开口时语气仍旧恶劣,只是少了点气力而少了点威慑力。

  “啊,和你想的一样,混蛋——”绷带完全散开,露出的小腹上腹肌被撑开,显出一个微妙的弧度。

  他嘶地轻轻抽了一口气,身体再度弓了下去:“你只需要治疗就行了!”

  “所以……你是个Alpha……你竟然真的能够怀孕——”治疗师松开手大吼出来,另一手上提着的医疗箱轰然落地。

  这间诊疗室里,剩余的四个人脑子里的弦也随着这么一声吼,同时崩断了。

  上鸣转过脸去看身边的绿谷和八百万,茫然地对不准焦距:“他刚刚说什么?我是傻了吗?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八百万抽了口气,后退一步,手指握紧了手中的包带,目光却落在身边的绿谷身上,复杂地望过去:“你果然是早就知道什么吧,绿谷?”

  而被两个人指望着的绿谷已经迅速跑进了房间。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总之——”绿谷冲身后跟进来的两个人说,又转过头坚定地看着房间里惊愕的治疗师:“请您先尽力进行治疗。”

  治疗师茫然地点了点头。这样的状况还真是完全超出了他的解决范围,但此时他也只有竭力使用个性进行治疗了。

  “原来是这样……”几个人围坐在诊疗室中间的桌子旁,八百万听完了绿谷对四个月前AFO逃跑事件以及之后的意外的叙述,皱着眉思考。

  “你已经明白了吗?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明白?爆豪那家伙为什么可以……”上鸣脸颊抽了抽,实在没把那两个字说出口,视线茫然地在绿谷和八百万之间飘荡。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和耳郎还没有结果,这两个最不可能的家伙都已经成功上垒了?这个被个性充斥的世界果然已经对AO不友好了吧?

  “那家伙居然敢用这种状态跟我打,还打赢了……”尖牙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抱怨,终于知道对方身上那股古怪又熟悉的信息素味是怎么回事了:“我感觉挫败感更重了哎。”

  治疗室中间挂着的壁钟时针已经缓缓转了一个角度,外面逐渐安静下来,有人开始敲房间的门,说是今天的决斗已经全部结束,让里面的人赶紧出来。

  绿谷应了一声尽快,又转头去看房间里的情况。

  爆豪在治疗师的要求下转移到了房间里侧的床上,侧向墙面躺着,赤裸着上身,一只手倒压在自己的额头上挡了半张脸,一只手反复抓握着身下的床单。

  对不稳定的弱小生命能量进行治疗这种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治疗师一直集中精神力发动个性,到这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松开抓着床上的人的左臂的手,解除了个性。

  房间里围坐的几个人这才感觉脑子里重新通上了电,围上前来。

  八百万看了看放松了力道不吭声的爆豪,没敢向他搭话,转向治疗师问:“请问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治疗师皱紧眉头:“我的个性只能进行生命能量探查与补充,我已经尽力让胎儿的能量稳定了,但是具体什么状况我也不清楚,建议你们立即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毕竟Alpha能够怀孕这件事太奇怪了。”

  “不过,我只是建议,以后千万不要再进行这种危险的活动了,否则出什么状况都不奇怪。”

  在生育力大幅下降的现在,Omega英雄能够在孕期休长假,完全避开英雄活动,遑论地下格斗场的决斗这种正常状况下来做都很危险的事。而且当事人还完全一副早就知情的样子,着实让人火大。

  治疗师摇了摇头,出了门。

  “所以,我们现在怎么办?”上鸣茫然地坐在旅馆的凳子上,看着其余四个人,他还没从极度震惊当中缓过来,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格斗场出来又回到旅馆的。

  “我已经答应了,只要和我打这一场,我就带你们去找‘爆杀王’,不会反悔的。”尖牙也不是洛特斯本地人,只是到这里的格斗场见识见识而已,跟着他们一起回了旅馆。

  八百万摇了摇头,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几个人的目光落到沙发上抱着双臂坐着的爆豪身上。

  “我已经通知总部对这里进行支援,理由是意外发现了月前失踪的矿脉的下落,正在追查,敌方兵力不明,需要调派人员支持。”

  绿谷咬了咬牙:“小胜,你先回去。”

  爆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你们几个人就能去把半边混蛋救回来?”

  “振石矿作为能源很重要,总部马上就会有支援的!”绿谷两手交握着,捏紧了自己的手套。

  爆豪嗤笑一声:“那你收到总部回复派遣支援了吗?”

  绿谷没有说话,他们都很清楚,既然轰的信号都能够被屏蔽并且瞒天过海,那他们的传递的信息自然也可以,就算不可能完全抹除痕迹,短时间内拖延时间也是可行的。另外,英雄总部里的内奸在发现他们的消息后肯定也会联络敌方,可能将轰君转移。而现在轰君的状况不明,多磨蹭一天,可能就会要了他的命。

  但他们几个人的兵力是绝对不够的,他还不能长时间将One For All的能力完全发挥,八百万的能力适合于辅助,上鸣的大范围电击目前只能使用三次,就会失去行动能力。而他们几个当中火力最强的爆豪,要是再参与这次行动,怕是直接就会没命。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再参与。

  绿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把身旁的几个人吓了一跳:“如果……如果你还是不肯回去的话,我只能请求总部英雄医院的研究部门来进行处理了。”

  绿谷的声音微微颤抖,却把每个字都很清晰地吐了出来。

  他在威胁他。

  爆豪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知道绿谷是什么意思。一旦告知了总部的英雄医院研究部,那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会被大范围知道。绿谷那家伙认为他害怕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因此竟然拿这件事威胁他。

  但是很可惜的是,绿谷这一次完全想错了。

  爆豪身上重新套了件T恤随意地坐着,微微后仰靠着沙发,抱着双臂,压根没有掩饰自己身形的意思。

  最初得知这种离谱的事的时候他可能还有点懵,选择性忽视了发生的状况。但是做出决定之后就没觉得这是什么需要娘兮兮地遮遮掩掩的事情,他和半边混蛋就是看对方顺眼,就是作为两个A在一起了,别人怎么看怎么理解他压根不在意更懒得去理会。至于绷带,爆豪还真不是拿这东西来掩饰身形的,而是知道之后的战斗不能避免,为了不让这样的‘累赘’妨碍战斗,造成更麻烦的结果才缠的。当然,最后适得其反,差点就搞出事来了。

  “你尽管试试。”

  绿谷一口怒气憋在胸口,涨得脸颊通红:“你这样,之后……肯定会后悔的。”

  “不去才后悔。”要是半边混蛋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

  爆豪胜己盯着他:“绿谷出久,别多管闲事。”

  绿谷记得自从幼年过去,两个人稍微懂了点事之后,他就基本没听过发小叫自己的全名。他更知道他发小这个人从来讨厌解释,多余的话一个字都懒得说,只会直接上手做。

  而他说了,不去才后悔,那么这一次的营救,他就绝对会去,别人怎么都劝不动。

  小胜对轰君,是认真的。

  身体很沉重,脑子里也像灌了铅一样。轰焦冻闭着眼睛再积聚了一些力气,缓缓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个很大的房间,对面四五米的地方是个操作台,布满了按钮和摇杆,中央有个显示屏。操作台背后是层玻璃,将这房间与外面的走廊隔开,却又让走廊与房间里能相互看到状况。

  微微动了动身体,不出所料的,四肢都被束缚住了,轰焦冻这才将注意力收回到自己。左臂上的伤已经经过了初步处理,虽然没有包扎,但是已经止住血了。果然如同预料当中,那帮人是要活捉他。

  他坐在一张合金椅上,除了手腕和脚腕都被合金锁铐铐住了以外,他的腰上还有一道锁,锁头上的材料表面光滑润泽,在走廊里的灯光的投射下泛出白色的光晕。

  振石——

  对方的算盘恐怕打的是就算他能够以火焰烧融四肢上的桎梏,也不能打开腰间的锁铐逃出去。振石这种东西,可是越烧越坚硬。

  轰焦冻冷冷地瞥了腰间的锁扣一眼,抬起头,朝房间其他地方看过去。

  这间房间是长方形,左边立着一些柜子,里面是些成袋的针头棉花还有些瓶瓶罐罐的液体。他所在的位置是房间里侧偏左,房间的出口处有个电子屏,估计需要密码才能进出入。

  轰焦冻的视线朝房间右边的区域转过去,随即瞪大了双眼。

  那是……

  成片地竖立着的玻璃营养罐,里面翻滚着带着些许气泡的浅黄色液体,而罐子里装的,却都是人。

  这种情景以前不是没有见过,以前还在雄英和死柄木等人对抗的时候,爆豪就两度被敌方捕获过,因为始终不能让他转换阵营,第二次时就对他进行了这种处理。而他们前去营救的时候,看到的就类似于这种状况。

  这是在大量制造脑无!

  他身边不远处还摆着几张几张医用床,上面连接着复杂的管子和设备。

  这些家伙是打算把他也做成脑无。

  那么安德瓦——

  轰焦冻猛然抬头朝那边营养罐看去,一个个掠过罐子里的人的脸。

  这些罐子加起来恐怕有好几十个,但是看罐子里的人的形貌都还没有变化,应该处于制作脑无的初期阶段,还能够救回来。视线逐个扫过去,罐子里的人已经出现了熟悉的面孔。

  他在洛特斯调查矿脉失踪事件时,一同注意到的还有一点,洛特斯的地下决斗场当中的某些个性非常强的决斗者,都只参加过一两场比赛,但是这个城市的人口流动量实在非常庞大,离开了也是可能,因此只当是个巧合。但现在,罐子里却出现了他曾经在格斗场的资料上见过的决斗者。

  他们不是失踪,而是被抓到这里,培养成脑无。

  当初他十分疑惑的一点,在成功夺得矿石能源之后,为什么安德瓦和敌方的交战痕迹还会再次出现在洛特斯矿场。这说明他们除了夺去矿石以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否则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再度回到这个城市。而现在看来,他们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抓捕个性强大的决斗者并培养成脑无。

  ALL FOR ONE到底打算干什么。

  罐子里咕噜咕噜地冒着细小气泡,插在培养对象身上的管子在液体里被冲得轻微晃动。

  安德瓦或许是个很好的英雄,但从来不是个好父亲。

  自从欧尔迈特死后,安德瓦将他培养而超过欧尔迈特的野望彻底落空,对他的管教松了许多,甚至没有在他选择加入别的事务所时阻止。而雄英毕业正式成为英雄之后,他就立刻搬出了大宅自己住了个小公寓,投身于繁忙的英雄任务当中,其实已经挺久没见到这个人了。

  在他的印象中,安德瓦从来都是那副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高大强壮而又独断专行的人。他会关注他的学业,但是只有在没有完成目标的时候才会吭声以表达他的不屑,而随后而来的就是比平时更大程度的训练。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就是了。

  如果说在别人的眼里,安德瓦有两米多,那么在轰焦冻眼里,安德瓦或许就是个两层楼高的燃烧着火焰的怪物。

  因此,在第一眼看到那个被装在罐子里的,红头发的中年男人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而是放任目光朝前飘了好几米,然后才惊醒一般反应过来把视线拖了回去。

  大概是那样的印象太过深刻,没有脸上和身上始终不熄的熊熊火焰,没有那种狂热又凶猛的战意,除了很多英雄都具备的一身强健的肌肉,和记忆当中那个怪物竟然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轰焦冻下意识就要朝前站起身体,却又被腰上的锁扣一紧,坐了回去。浑身肌肉十分酸软,用不上力气,不知道是中了对方个性的遗患还是被注射了相关药物。

  安德瓦在这里——他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突然,走廊当中映入了几条被灯光拉长的影子,有人来了——

  轰焦冻心中一紧,被束缚住的右足一踩,坚冰迅速从脚下蔓延了出去。

  好在这两天的天气一直不错,以及轰被带走时估计流了不少血,尖牙能够根据淡淡的信息素成功地追踪到轰被带走的路线。而这条路线穿过一片未开发区,通往密林深处。

  几个人不敢耽误时间,趁夜带上了野外生存的装备,一边沿着痕迹追踪,一边小心翼翼地提防可能出现的敌人。值得注意的,在这样的密林当中,绿谷等人还发现了一条车辙印不少的小路,而地图上显示这一带没有工业区和居民住所,是不该有这么多痕迹出现的。

  “厉害了,我感觉这里不像是反派的基地,倒是像是实验室啊什么的。”上鸣轻轻感慨了一句。几个人躲在偏僻处,看着追踪尽头处的景象。

  这处林中基地不算特别大,一共就两栋建筑,主楼一共有四层,比较宽,旁边不远处是个厂房或者是停车场之类的,和主楼之间被后面的一条走廊连了起来。建筑的装修风格非常简陋,外墙直接就是一层水泥糊的,应该是凭借敌方拥有的相关个性制造出的,方便在有情况的时候进行转移。

  这栋破楼只有正门处有个看起来技术超它几十年的电子门。

  绿谷转头看向尖牙:“你应该不是英雄吧。”

  尖牙愣了一下,点点头:“我不是啊,只是普通文书工作者爱好决斗而已。”上鸣无言看了他一眼,完全不觉得这会是什么普通上班族该有的爱好。

  绿谷应了一声,随即正色:“那你不需要再跟着我们进去了,之后的事情太危险。”

  “我要是怕危险还会去决斗场那种地方吗?”尖牙皱眉,又指了指一边的爆豪:“况且连他都去了。”

  爆豪难得冷着脸没理他,扒开草叶朝那边观望。

  “这件事涉及到ALL FOR ONE,我不能让一个平民和我们一起去冒险。”绿谷摇了摇头:“小胜他……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如果你实在想帮忙的话,请立刻返回城里,给英雄支部的人报告这里的紧急情况,请求支援!还有,联系一下这个人,把这个地方的位置告诉她。”绿谷转过手机屏幕。

  “我明白了,那你们小心。”尖牙记下了信息,朝几个人作别,轻声沿着来路反了回去。

评论(15)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