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给优衣库献上钱包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2

轰爆,双A,非典型带球跑。爆了个字终于基本把战斗搞定了……几天没更希望还有人记得前面的剧情orz

  第十二章

  停电——

  轰焦冻脑中几乎和面前的操作台同时断了电。灯光在短暂熄灭了将近十几秒之后,紧急电源启动,重新亮了起来。但面前精密的操作台明显是不会和灯一起重启的,显示屏仍然完全黑暗。

  他伸手再度拉动了摇杆,又按住了控制送氧的按钮。

  没有声音,既没有罐子打开的声音,也没有气泵重新工作的声音。

  没有氧气,营养罐也打不开,身后的这些人都死定了——还能被救回来的决斗者,隶属于总部的英雄,可能还有无端被卷入的拥有强大个性的平民。还有那个混蛋至极的安德瓦。

  因为他的一个错误决定。

  开什么玩笑——

  房间里刚才被扯开的振石被铸在地上完全不能挪动,巡视一圈,柜子旁边一堆小型医疗用品根本没有用处,只有角落里斜立着一根铁管,而他的个性尚未恢复。

  磅——铁管狠狠砸在玻璃上发出一声巨响,虎口被反作用力震得发麻。

  罐子里的液体在光影下油似的晃动,玻璃却纹丝不动。

  胳膊上的筋肉绷紧突起,铁管一下又一下地往下砸。

  这里的玻璃被强化过,没有个性这种超越极限存在,依靠普通人肉体的力量根本无法打开。

  磅——铁管在巨力的作用下生生弯折又被弹飞了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罐子里的人不知道窒息了多久。

  随即钢铁替换成了血肉,虎口撕裂流出的血液沾染到壁上,顺着玻璃滑下来,左臂的疮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崩裂,将白色的制服左半臂都浸红。

  手肘再度击在罐壁上,肌肉的酸软让身体控制不住地一个踉跄扑倒向前。

  开什么玩笑——

  说什么要超过欧尔迈特,还不是简单地败在这里!

  说什么现任NO.1英雄,还不是要困死在个小小的罐子里!

  混蛋——再不起来,那些所谓的野望都是放屁!

  突然,罐子里冒起了咕噜的水声,先是极轻微地,随后连续地响了起来。

  轰焦冻抬起头,营养罐里的液体缓缓上下腾挪起来,随后越来越剧烈地翻滚,气泡从底部争先恐后地突上来,直到整个罐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发出轻微的噼啪声。

  哗——腥臭的淡黄色液体裹挟着玻璃碎片铺天盖地地崩散飞溅。

  轰焦冻下意识抬起左臂挡了一下,又迅速放下去,挥开面前的烟雾。

  红发的中年男人双脚砸在地上,瓷砖从他脚下蔓延出蜘蛛网状的裂缝。

  “你……”

  砰——钢铁似的一拳敲在脸上,将轰焦冻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安德瓦侧过脸,映照着火焰的蓝色眼珠死死盯着他,双眉倒竖。

  “我要你成为NO.1,教了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学的?”

  他肩背和眉间仍然没有腾起火焰,只有双臂缭绕着刺目的跳跃的金红,但却仍然是那个怪物。

  轰焦冻抹了抹嘴边的血迹,从地上支了起来。

  安德瓦手上凝出一杆火焰长枪,收手朝房间里侧墙角一个铁皮箱掷去。箱子被极度高温的火焰贯穿破裂的瞬间,房间里所有的罐子纷纷响起机械活动声,液体被抽走,玻璃朝下收了进去。

  “关键时刻失去冷静,害死几十个人,这种素质,不要说成为NO.1,连英雄都算不上!”

  轰焦冻捏着拳头咬牙站在一边,看着营养罐一个个打开,露出里面的人,没有反驳。

  “安德瓦——”粗哑低粝的声音从走廊里响起,伴随着地板的轻微震动和巨大的脚步声,朝这边接近:“没想到你被抽走了个性还能这么逃脱,倒是我小看你了。”

  抽走个性?

  脚步声停下,房门口出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座被小块振石拼成的巨大石像。

  原英雄“石头人”,个性为控制振石,原本在洛特斯一带活动,十几年前突然失踪,但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也是在修车厂最后出现和墨斗彰一起袭击他的人。

  安德瓦已经足够高大了,站在石头人面前仍然像是发育不良的侏儒。这里的门对于石头人来说已经太小了,他们从房间里几乎看不到他的全貌。

  砰,墙壁在石头人从房门进来时被撞裂了一块,碎石哗啦啦落了一地。

  哗——石头人一拳猛地挥了出来,掀起的气浪带着地上的碎石朝二人砸了过来。

  “唔……”轰焦冻躬身双臂交挡在身前,但仍被巨力掀翻,撞碎了身后的墙壁飞了出去。

  凌晨的黑暗夜空中只有半截白月和几颗黯淡的星星,风声在空中剧烈呼啸,身体和碎石一起朝下坠去。

  

  上鸣和晕过去的白大褂滚倒在大厅中间的地上,绿谷携着八百万在合金门最后落下来之前从副楼厂房的走廊里冲了出来。

  “可恶——”爆豪看了一眼合金门地面上的部分被砸出来的小半个洞,以脑无的体型,要穿过来不太可能,但是……

  警报声回荡在大厅当中。这个大厅能看到两层楼的空间,但每一层都建的很高,他们刚刚跑出来的走廊位于右侧,对面是一排有着小玻璃窗的房间,边上有一条扶梯能上到第二层。大厅中间放着一台古怪的机器,前面留了一张机械椅,上面连了不少管路与电线,后面是个巨大的箱子,突兀地横在房间中央。这里应该是研究和制造脑无的敌方基地了。

  十几个穿着同样制服的人从扶梯上跑下来。

  走在当先的人看到绿谷等人,立刻朝后面退了一步,抬起手里的传呼机到嘴边:“有入侵者四名,都为雄英毕业者,现英雄任职,其中一名为ONE FOR ALL技能继承者,一名为目标,现位于一楼强化装置放置区,请立刻放出脑无——”

  刚刚那两个人肯定是想把他们困在存放脑无的厂房中,再封住出路,处理掉他们,但现在他们已经出来了,对方肯定会再度打开合金门把脑无放出。

  只有他们几个人,要对付这么多只脑无,肯定会有伤亡。

  眼见合金门顶端的红灯亮了起来,绿谷当即转过身:“上鸣同学,破坏掉那扇门——”

  “了解——”上鸣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也意识到状况不妙,爬起来朝合金门扑了过去。但是在这瞬间无法判断这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只有瞬间使出了全力。

  一百万伏特——

  合金门已经开始打开,一条筋肉纠结的乌黑手臂从绿谷留下的洞口利爪出来,随后被极强的电流打得在空中抽搐。

  嗡——伴随着一声嗡鸣,大厅里的灯光全部熄灭,合金门挪动的响声也消失了。

  “闪光弹——去死吧垃圾们——”黑暗只持续了短短几次呼吸,大厅中骤然发出一声炸响,伴随响声,极强的光在黑暗中炸开。

  还在扶梯上的人猝不及防,被突如其来的强光闪地暂时失去视觉,慌乱地叫喊起来。

  “SMASH——”在刚刚就已经闭上眼睛的绿谷携着八百万已经在转瞬间赶到。

  虽然不能使用ONE FOR ALL的能力将对方击毙,但经过多年训练,绿谷的力量打晕十几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再加上八百万制造的电击枪,几个来回就将不能视物的敌方全部放倒。

  嗡——备用的紧急电源开始工作,大厅里的灯陆陆续续亮起,刚刚出现的十来个敌方的人已经全部失去了意识。

  “大家不要放松警惕!ALL FOR ONE可能还在这里!”八百万收回压在敌方身上的电击枪,喘了口气。

  “轰君肯定在楼上,现在这种状况只有抓紧时间了,我们的动作要快,尽量避免无用的战斗。”绿谷朝下面三个人喊,ONE FOR ALL的技能已经将他右臂的衣服都震碎了,他的胳膊留了后遗症,虽然不至于像以前一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很难说能够坚持多久。

  “喂喂,我说……”上鸣看着面前的状况,朝后退了一步,冲其余几个人指了指刚才被他强行断电卡死的合金门:“这东西真的拦得住这些家伙吗?”

  被破了一个口的合金门里传出脑无的嚎叫,声音越来越密集,更多的脑无破坏了营养罐朝这条走廊冲过来。

  “嗷——”洞口处的瓷砖被撞裂,碎瓷连同地下的土地一起飞溅,合金门上被绿谷撞碎的洞已经完全露了出来。

  一只体型比较小的脑无箭一般射了出来。站在门边的爆豪一手扯住上鸣朝后丢去,一手一发爆炸轰了上去。

  嘁——火力弱了。

  脑无的去势不减,穿过烈火撞了上去,两个人翻滚了出去,撞在房间中央的装置上。

  “小胜——”绿谷大喊一声,却发现洞口又有新的脑无钻了出来,手臂和双腿再度蓄力:“SMASH——”

  爆豪仰面躺在地上,撕扯着面前脑子外露龇牙咧嘴的怪物后背的极薄的肉翼,这家伙只有普通成年人一半那么大,速度和冲击力却十分惊人。

  “去死吧混蛋——”火花从肉翼与后背交界处炸开,巨大的冲击将肉翅生生撕裂,爆豪挥手把身上压着的脑无斜甩了出去,瞥了一眼,把手上掰下来带着腥气血肉模糊地支棱着的东西丢了出去,脸色变了变,忍着没吐,咬牙切齿地爬了起来。

  “不行,脑无越来越多了,我们快点上楼吧。”八百万以一根铁棍挡住一只脑无的攻击,但仍在巨力下后退了两步。

  上楼救回轰君,然后迅速离开,这应该是最好的设想。

  但是,轰君的位置和情况都不明,而脑无的数量太多,其中一些的速度太快力量太恐怖。

  绿谷将面前的一只揍飞出去,看了看越来越多的脑无,咬牙喊:“不行——脑无太多了,我们必须快点出去,否则会被堵死在建筑里的!”

  爆豪骂了一声,但不得不承认,在狭小逼仄的大厅当中和大量不知疲倦没有痛感的脑无战斗,对他们是非常不利的,现在只有先出去再说,大不了他可以从外面上楼。

  砰——都没有空隙开门,绿谷直接用一发技能将门连带门周的墙壁强砸了出去。

  敌方基地的空地上停着几辆货车和面包车,边上零星立着几盏发冷光的路灯,连带上微薄的月光,足够地面上的人将周围看清楚了。

  “SMASH——”拳风将一只脑无连同他后面的几只一起带飞了出去。

  对手再次被抢走,脾气好的人也难免不快,何况对象是那个真正的爆杀王。

  “废久你什么意思!想死吗——”失去目标,爆豪转移火力轰飞了另一个方向的一只脑无,吼了回去。

  “这几只我能搞定,请你尽量少用爆破技能!”绿谷冲上前继续对付毫无知觉,又一次从地面上爬起来的脑无。

  战况加剧,其实爆豪的火力已经越来越强,但这也意味着后坐力变得更为恐怖。

  “你在命令我吗混蛋!”

  突然,空中传来巨大的爆破声,地面上出现了一片阴影。

  绿谷抬起头,顿时一愣。

  那是……纵使没有穿着惯常的战斗服,但格斗场中人形容的黑发,也就是假发,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时候了,现在看到那头半红半白在空中飞舞的发丝,谁还会不知道那是谁。

  “轰君……”被他们担心怎么去救的人,原来已经自己逃出来了啊,那他们接下来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修长的白色身影混杂在破损的砖石和烟尘中,瞬间吸引了下面几个人的注意力。但不到片刻,绿谷随即惊恐地认识到一点。

  对方没有用出技能,直愣愣地从空中逐渐加速砸了下来。

  在现在这个社会,因为个性和英雄职业的存在,很少会有高空坠落造成的伤亡。轰焦冻睁眼看着夜空,头一次体会到失去个性的无力,就算上一次从飞行器上跳下来也没有这次心头骤然一空的感觉。

  耳边开始有风声呼啸,身体在加速坠落。

  已经能够感受到了,个性限制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手臂开始泛起凉意,但是还不够!再迟一点的话,就算能够唤出冰来也不可能解决巨大的冲击力,失去战斗力的话……

  突然,身体砸到一个坚实的怀里,坠势造成的冲击使背脊砸得生疼。

  轰焦冻是横着摔出来的,两条手臂托着他的后背缓解了一下坠势,视线随即被一张霸道的,此刻充斥着愤怒的脸占据。虽然还是和平常一样拧着一张脸,虽然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看到,还是好看。这时他才听到耳边除了风声以外还有下面传来的打斗声,几天以来的陌生感被熟悉的信息素驱赶一空。

  他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了。

  纵使轰焦冻脑子里转得很快,但时间流逝得更快。

  即便是爆豪胜己,在注意到空中的红白毛没有使出个性时也是一惊,随即使用了个性连续爆破到了空中。

  这楼虽然只有四层,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每一层都建得很高,从这种高度摔下来,不死也得残。

  “逊毙了,半边混蛋!”他还有空骂了一声。

  轰焦冻的身体被强行接住,头在惯性下后仰,柔软的红白色发丝在夜风中飞扬,被月光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泽。

  眼角眉梢的凌厉,在看到面前的人的一瞬间似乎也被月光柔和了。

  坠势消解的瞬间,爆豪胜己迅速收回一只手,另一只手扣住腰一紧,将人拉到自己面前。轰焦冻很自然地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让爆豪的双手都能空出来。

  砰——

  两人在直接撞上地面前被爆炸掀起的气浪抛了起来,滚作一团。

  “轰君!你的个性……”绿谷揍翻面前的脑无,却又被新的围上来,无法脱身,只能朝那边喊。

  轰焦冻趴在爆豪胜己身上,回过神:“不是,我的个性是被敌方的个性暂时限制了,限制时间已经过了,但是具体时间……很抱歉我没有注意……”

  刚刚被空中的一幕闪到眼睛的上鸣有点噎得慌,他的大范围电击使用次数有限,只能依靠与敌方的接触来进行攻击:“这种时候还能注意到这种事情才不正常吧?还有上面是什么情况,能把你打成?”

  “半边混蛋给我滚下来——”轰焦冻愣了一下,随后就被大力掀了下来,爆豪胜己坐了起来。

  这才注意到,对方今天没有穿惯常的英雄制服,而是套了一件松垮垮的黑色T恤,完全不符合平常出战的习惯。还有刚刚掉下来被爆炸的气浪掀飞的时候,对方的手还一直抵在他身上,很古怪。

  饶是如此紧急的战况,绿谷等人还是忍不住分了点神去关注那边的状况,但是谁也没有吭声,毕竟这个时间这个场合,当着几十只脑无和敌方人员,实在不适合说这些事情,况且就算是平时,也没人敢插手这么一档子事。

  在询问的眼神被对方干脆利落地无视之后,轰焦冻没有执着在这个时候问出点什么,迅速起身加入战斗,并简单解释了这里发生的事。

  “安德瓦和一些失踪的英雄都在这里,在四楼上被改造成为脑无。安德瓦……被吸取了个性。而袭击我的拥有技能个性限制的人已经失去战斗力,四个月前救走ALL FOR ONE的女人应该也在这里,个性是章鱼之类的东西,拥有四条触手且具有再生能力,嘴里喷出的黑雾具有催眠效果。另外,基本可以确定ALL FOR ONE不在这里,但是还有个人很麻烦……”

  说到这里时轰焦冻抬头看向了主楼第四层处被轰出的巨大破口。那个石头人说安德瓦的能力已经被吸走了,但是他分明还能够使用火焰。

  突然,他瞳孔一缩,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四楼飞了出来,不是主动的那种,而是被人揍了出来。

  哗——巨大的冰层拔地而起,形成一个弧形。

  绿谷等人也被动静吸引, 抬头望去,随即就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楼每一层都会建得这么高。

  空中尾随着安德瓦从房间里跃出来的不像是正常人,更像是个石头拼成的怪物。

  “那是什么东西啊——”上鸣惊恐地抬头看去。

  “十几年前从洛特斯失踪的英雄,石头人,能力是操控振石——”轰焦冻死死盯着空中顺着冰层滑落的两个人。

  经这么一提,其余几个人也想起了在城市里的遭遇,原来当时失踪之后,石头人竟然投靠了ALL FOR ONE!

  房间里的合金门似乎终于被完全破坏,脑无嘶叫着扑了出来,饶是有了轰的加入,战况仍然不容乐观。

  “大家——要制服这么多脑无太困难了,但是……”绿谷吼道:“脑无本身是没有思维的,我们只要将控制它们的人制住就行了!”

  等了这么久,敌方在这里的战斗力似乎也不多,基本都是那些个性比较弱的研究人员,零星有几个战斗人员,但绝大部分的战斗力还是脑无。那么有能力操控他们又不容易被打败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喂喂,开玩笑吧!说是这么说,可是干掉那个家伙也不比干掉脑无简单多少吧?”上鸣看着石头人一击将旁边几辆车连带下面的石板全部掀飞的巨力,脑门上冒出了汗:“况且,振石你们还记得吧,会吸收冲击和高温的能量。这家伙……可全身都是振石啊!”

  在吸收安德瓦的一击之后,对方的力量明显变得更为强大。

  “不,有办法的。”八百万捏着自己的铁棍,挥开一只脑无,朝轰看过去:“振石基本上能够将冲击无效化,但是只要让他身上的振石吸收高温达到能量巅峰,再使用轰君的冰冻能力瞬间降温,就能将他软化,这个时候给予最后一击!”

  轰焦冻明显也知道这种方法,当即冲了出去,一道火焰朝石头人袭去。

  “没用的——”石头人瞥了一眼对方的攻击,侧身躲过去朝轰焦冻跑了过去,一部分火焰击在他肩膀上,那一片的石头在高温下开始泛白。

  砰——石头人虽然体型巨大,但是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迟钝。轰焦冻亦开始躲避。石头人一击命中之后,那一处的颜色又褪了下去。

  原来如此,只有没有让他身上振石的温度在达到巅峰之后瞬间降下温度进行攻击,他就能以攻击将能量消耗掉!

  “喂喂——马尾辫,爆炸也是有用的吧?”在石头人朝轰焦冻攻击之后,场地中的脑无就开始专心纠缠他们,让他们无法抽身去帮忙。

  在雄英的时候老师就强调过,个性是身体机能的一部分,被强行吸取个性是很伤身的,在之后一段时间体力也会下降。安德瓦不知道是不是个性的残余已经耗尽,只能零星打出一些火花,行动也更为缓慢。再这样下去轰君会被带走的!

  八百万摇了摇头:“爆炸当中的冲击力更为主要,会被振石吸收而无效化,振石也会变得更加坚硬。”况且,她的后一句话没有敢说完,她并不认为现在一只手抓着腹部头上都是汗的爆豪能够支持疯狂使用爆炸直到使对方达到能量极限。

  “这个个性太变态了吧!ALL FOR ONE要是有这个个性我们还怎么打?”上鸣感叹了一声。

  “可恶——”爆豪单手炸开了一只体型巨大的脑无,手臂已经开始抽搐,但更麻烦的是腹部一直在持续的疼痛有进一步加剧的预兆,连着几场战斗下来,今天的消耗太大了,眼前开始有些虚影。

  “唔——”石头人身上的石头骤然暴起,将躲闪不及的轰击倒的同时,将他的左半边身体都埋在了石头下。

  如果说它原本还有个人形的话,现在只有左半边露出的肢体还有些人的形状,右半边基本已经成了个石碓。

  “果然应该先把你的个性先废除吗……”

  虽然冰冻和火焰的个性要是认真说起来是可以在身体其他部位进行操控的,但是用手,或者腿使起来还是最为简单和精准的,而安德瓦终年在身上各个部位燃着烈火就是为了展现他强大的控制火焰的能力。

  轰焦冻的脸被强行压在土地上,在巨大的压力下半边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瞪大眼看着对方的动作。

  “啊——”左臂和左腿的剧痛让冷静淡然如轰焦冻也痛呼出声,能动的右半边身体完全绷紧,冷汗转瞬就打湿了后背。

  “SMASH——”在强行用后背接了脑无一下攻击的间隙,绿谷用ONE FOR ALL的能力从围攻当中激射出来,朝石头人冲了过去。

  ALL FOR ONE的冲击力虽然不能将石头人完全打碎,但是只是让按压着轰的部分崩散还是没有问题的。

  绿谷左手一拳头轰开石头人,右手捞起地上的轰,朝前飞去,收回的右手迅速拉起刚才别在后颈间的绝缘布,将两个人裹了起来。

  “现在——”

  “了解……一百万伏特——”上鸣闭上眼电力全开,白色的闪光沿着土地噼里啪啦地朝石头人打去。

  一瞬间,石头人,连同上鸣周围的脑无,统统过了一遍高压电,似乎还能闻到一股肉类的焦糊味。

  “电击真的可以让石头人停止行动!”绿谷盯着暂时不能移动的石头人,本来只是猜测,但现在确定了这点,便又能多一条战胜对方的思路。

  一只手触碰到了身体一侧,绿谷侧过头去,发现轰在朝外面伸手。他的左臂已经断裂,软绵绵地垂在一旁,不知道具体状况怎么样,但是从他难得扭曲的表情和瞬间浸湿的制服来看,绝对伤得不轻。

  绿谷一把扶住对方的右半边身体,小心不触碰到断肢:“没问题吗?”趁着上鸣的电力还在对方无法行动的时候进行高温攻击,大概是他们目前唯一能把握的战胜对方的方法。

  “不行也得行了……”轰咬着牙伸出手。

  火焰烧灼着石头人的身体,乳白色越来越亮,快要到极限了。

  “太天真了。”粗哑低沉的声音不知道从石碓哪个缝隙里响起,突然地上被绿谷砸下来的振石都抖动起来,同时,楼后面发出轰隆的响声。

  唰——地上的石头朝石头人的身体飞过去,归位,但空中的巨响仍然没有停。

  上鸣的单次大范围电击时间已经到了极限,高压电流停止,但石头人却仍然没有行动,甚至没有费心去躲开轰手里蹿出来的烈火。脑无们早已在石头人被制住的瞬间停止了行动。

  几个人掀开绝缘布回过头,正好瞥见大量的振石从楼后朝石头人身上飞去。

  “不是吧……”上鸣的头已经开始抽痛。

  随着巨大的轰隆声,石头人的躯体变得更为庞大,在能够行动的一瞬间朝地面上砸了一拳,飞溅的土石砸得众人睁不开眼,地面似乎都在震响。

  “完了吗?”上鸣喃喃问。这样多的振石,就算是轰,也没有办法让它们的温度全部升高到极限吧。

  “现在说这些话还太早——”安德瓦瞥了上鸣一眼,又回过头朝逐渐向他们走来的石头人看去:“电气小子,你刚才那招还能再用吧?”

  上鸣沉默了一下,随即点头:“可以,最后一次。”

  用出来,他将彻底失去战斗力,在这种环境下几乎是将生存率降到最低。但是再怎么,他还是个英雄,他还有这些相信他的队友。

  “用出来。”安德瓦说,扯起刚才八百万递给他的绝缘布朝前走去。

  “焦冻,火焰可不只有手和腿能用啊,想想这些年我教给你的东西,再厌恶也得想起来,完全接受你的力量!我要你成为NO.1——”

  轰仍然和绿谷趴在一处,剧烈的疼痛和大量的失血让他几乎要失去意识,但听到这句跟随了他几乎二十几年的话,仍然被怒火强行打起了精神:“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不是你的工具啊!混蛋老爸——”

  安德瓦没有理他,朝前跑去。

  “一百万……伏特——”上鸣大吼着,手中和脚下哗地蔓延出闪亮的电花。

  石头人的脚步在高压电的攻击下再次停住,而剧烈的火焰,从安德瓦身上蔓延出来,几乎将黑夜照亮。

  石头人发出一声咆哮,身体上的振石迅速变亮发白。

  安德瓦的个性早已被夺去,此时留下的不过是残余的火星,但仍然足够燃起一场燎原大火。为了直接将高温传递,他整个人已经扑了上去,贴在了振石上。

  “焦冻——”

  他一个人是不足以将这庞然大物全部点燃的,但是他还有儿子,一个因为他的野心而厌恶了他二十几年的儿子。他作为第一英雄从来不会后悔,但那个也许从来就不存在的轰炎司有一点。

  接受吧——

  这是他能够为他留下的最后的,也是唯一的财富。

  电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安德瓦的身体已经被裹进了咆哮着的石头堆里,但火焰仍然在燃烧。

  轰焦冻死死盯着那处黑夜中的光源,下唇被咬出血来。

  想起来吧——那些年的训练和记忆,那些纵使在他接受了火焰的力量之后也从来不去拾起的,他作为父亲的工具的证明。

  火焰从他的身躯上蔓延出来,将左半身带血的英雄制服统统烧光,朝亮得刺目的火光处加注而去。

  轰炎司的火光已经熄灭,但是轰焦冻的火光已经燃起,并且更为灼人刺目。

  安德瓦朝他的方向伸出了一只拳头,那是他在被石头完全埋没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

  去成为第一吧,我的儿子——

  就算欧尔迈特已经不在,也不要停住脚步——

  不再因为你是我的工具,最满意的作品,而是因为你和我一样,也是最追逐着强大和极致的人——

  

评论(1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