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Zack真帅!Zack真可爱!Zack怎么做到一个又傻又文盲的家伙还这么萌的。。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4

卡到我怀疑人生的一章。双A,带球情节预警。

  第十四章

  不管轰焦冻曾经对安德瓦是个什么感情,好歹他还是这个出色的英雄的儿子,走到哪都是被当成英雄对待,倒是第一次被这样如临大敌地“请”回了总部。

  坐在房间中央的特制椅上,再次遭受了敌方基地处曾经遭受过的待遇,甚至还要周全上一些。房间四周站了几个在职英雄,一直都处于戒备状态。

  戒备是应该的,总部的态度他完全能够理解。如果是平常,他大概不会在意跟这些人浪费一点时间。

  但是现在,他更想回家。

  今天,在他的耐性耗完之前,面前的审查人员终于放下手上的册子,结束了最后的问题,冲他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起身,转头就走。

  “欢迎回来。”

  总部的审查室其实平时不怎么会有人来,因此看到走廊上挤着的这么多人,轰焦冻有些意外,视线自然地穿过围过来的绿谷、八百万、切岛等人,落到后面一点的位置去。

  熟悉的身影立在人群最后,意料之外,却在期待之中,原本浮动的焦躁一扫而空,心脏仿佛无形中填满充盈。

  被他关注的对象身上套着件宽松的夹克,腰腹处已经明显地鼓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人群最后,目光明晃晃地射过来,在接收到一个微笑之后不耐烦地挑了挑眉。

  轰焦冻收起笑容皱了皱眉。

  好些天没见,对方眼眶下似乎泛了点青,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但拽得二五八万的表情还是分毫没变。

  然而他只来得及问了一句,随即收到一句嫌弃的“啰嗦”,附带周围一帮人诡异的眼神,只能无奈地闭嘴,跟着人群一起往外走。

  反正他们的日子还长着,不急于一时。

  现在更紧急的是另一件事,而这件事却不是能够在这个地方说的了。

  几个人出了大楼,坐车去了八百万家。

  虽说每次集会都去她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只有这么个地方合适了。他们当中只有上鸣一个O,去身为A的八百万家可能有些尴尬,不过紧要时期,再加上当事人似乎半点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也就都不当回事了。

  “很抱歉,我们进行了营救,但是计划不充分,让敌方的关键人物逃走了。”

  一行人在偌大的会议室沙发上坐定,绿谷两手压在并拢的双膝上,埋头朝轰鞠了一下,随后才开口说了洛特斯事件的后续,在最后几个字出口时小心觑了眼轰的神色。

  石头人和墨斗彰逃走了。

  在安德瓦牺牲自己为他们赢得扭转战局的机会后,他们仍然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敌人被ALL FOR ONE的个性转移走。

  这件事本来一早就该告诉轰,但是在医院等到他醒过来之后,绿谷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更是没来得及开口。之后没多久,轰被总部的人带走,一直关押到现在才才被放出来。

  那副刚刚走出审讯室抬头看向他们时还带了点微笑的神情,又再度沉寂了下去。

  虽说平日里见的轰君大多也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但却都是柔和平静的,而在这一刻,久违的冰冷气息似乎又一次环绕上身。

  “我们在敌方基地发现了一部分工作人员,大部分是负责技术的,只有少部分拥有强力的攻击个性,敌方的主要战斗力其实应该是那些脑无。绿谷,你的判断已经很正确了。”常暗坐在一边,摇头补了几句。

  他们在之后也了解了当时的事态,如果不是绿谷当机立断,集中几个人的能力对付石头人,那他们绝对撑不到救援到达。只是可惜,最后敌方有些身份的人都被ALL FOR ONE的个性转移走了,抓到的只有被揍晕和趁乱逃走的一些工作人员。而之后在地点附近对ALL FOR ONE的搜索也失败了,没有找到对方一点踪迹。

  切岛想了想:“不过听说这几天对那些工作人员的审问不是很顺利啊,拥有攻击个性的那些只是些聘来的打手,连聘请他们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技术人员也只是负责他们的研究而已,根本没有办法供出ALL FOR ONE的动向啊。”

  绿谷正色摇了摇头:“我想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那些技术人员,他们的研究对象。”

  切岛一怔:“他们不是研究脑无改造的吗。”

  在基地的脑无改造对象,处于一楼厂房当中被放出来的那一批,经过认定已经不可能恢复了,只能送到总部的研究部门进行研究。而在四楼轰被关押的房间里的那些,却都还有救,神智恢复之后在修养的同时配合英雄总部调查,具体情况他们都不是很了解,只是似乎都被ALL FOR ONE吸取了个性。

  切岛没有懂,轰却也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根本没有看见绿谷等人在一楼大厅中看见的东西。

  “是放在大厅的那台机器吧。喂,臭久,那东西有什么用?”爆豪抱着双臂靠坐在沙发上,皱了皱眉,身体陷进柔软面料的感觉其实并不算好,坐久了腰会很难受。

  八百万给几个人倒好了红茶,也有些疑惑:“我在总部工作的时候有留意,但是并没有听说过那台机器的用途。”

  绿谷点了点头:“他们的确有负责脑无改造的,但很大一部分,是研究那台机器的。”

  那台机器在他们回来之后被英雄支部接手,运输回来之后直接送进了研究部门,而发目明在其中的装备辅助科工作,在绿谷的请求下帮忙打听了那台机器的消息。

  “根据发目同学提供的信息,那台机器是用来增强人的个性的。”

  “增强人的个性,难道是要强化他的脑无军团?”上鸣瞪眼,脑无这种东西,身体机能得到强化,更是在ALL FOR ONE的个性下拥有不只一个个性,本来就难以对付,要是进一步强化,岂不是更加恐怖。

  “从外形上来看,那台机器显然是要坐在前面的椅子上才能发动的吧。”八百万无奈地解释:“脑无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合乖乖坐在那里战斗的吧,不过也说不准……”

  从那台机器的设计来看,太过庞大,不适合随身携带,因此对于切岛、绿谷这样的个性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反倒是轰那种个性的发动形式更适合。当然,也有可能现阶段只是半成品,之后进一步改造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绿谷正色:“我怀疑,对这机器进行研究,以及偷偷转移振石矿的,不是ALL FOR ONE,而是另一方势力。”

  这话一出,众人微微一惊。

  “ALL FOR ONE的产业在当年定罪时就已经处理过,单凭他自己的势力,不可能在英雄方面毫无所觉的情况下进行那么多次矿石购买,还在郊外建立一处基地同时进行脑无和机器的研究。”

  听绿谷说完,上鸣回忆了下在脑无厂房中那两个人的对话:“你这么说起来,好像之前那两个工作人员提到ALL FOR ONE的口气,并不像是手下啊,也没有特别敬畏的样子。”

  况且ALL FOR ONE的得力部下,包括死柄木等一行人,在当年就已经基本剿灭,他的逃跑一事,单靠内奸,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ALL FOR ONE当初逃跑的时候,墨斗彰的接应是在遇上了我们,战斗了许久之后才来的。如果是他能完全掌控的势力,是绝对不会给我们这么一个机会的。”

  八百万听完绿谷的话,若有所思:“这么看,ALL FOR ONE应该是跟什么组织的人有了合作关系,并且对方对他的能力也不是完全信任,还有所顾忌。不过那个组织和ALL FOR ONE这样危险的人合作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思考在这里陷入了死胡同。

  “那帮犯罪分子的脑回路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想通啊。”切岛拍了拍轰的肩膀,咧嘴笑:“反正轰算是安全回来了。”

  “还好我们的证词是有用的,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上鸣叹了口气。

  从洛特斯回来已经好些时候了,除了最开始在机场见了一次以外,他们之后就一直没能见到轰。听说是一直在配合总部就英雄预备园遭到袭击的事情进行调查,险些就要被认定为投敌了。

  但最后的结果却还好。

  一方面,由上鸣等四个人提供了证词,根据相貌和个性特征,由警察方面寻找在事发地点袭击他们的几个小流氓,最后找到了其中两个人,审问下供认了他们的领头拥有变形和空气盾等多个个性,证实了他们的说法。

  另一方面,支部的人找到了轰在洛特斯调查安德瓦失踪事件时出现在当地的一些录像。

  再者,就是安德瓦牺牲的事了。

  如果己方第一英雄不幸战死,而同样拥有强大个性且毕业于名门雄英的儿子不久就因为贪图利益转而投敌的话,对英雄一方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和耻辱。就算真的是事实,控制英雄总部的高层官员也会编造借口找台阶下的。

  因此,最后经过高层管理人员的商讨,事件基本认定为,ALL FOR ONE吸取了被敌方偷袭而失踪的安德瓦的个性,并以此为契机,利用变形能力对轰进行构陷,想要打击英雄一方。

  但由于具有变形能力的关键人物还没有找到,尽管已经能够脱罪,为了降低风险,总部还是决定对轰进行一段时间的监管。

  按说在平常的状况的话,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应该就是很不错的了。但是这一次,轰却反常地直接提出了反对。

  个中原因,在场的人基本都心里有数。

  不就是两个Alpha在一起了吗,现在的社会这么开明,他们又年轻,很能理解的……当然,如果对象不是那两个人,而且还搞出人命了的话。

  “我会去见根津校长的。”轰看完手机上的通知,抬了抬眼:“这次多亏有他的保证。”

  如果要免除监督,需要在总部具有权威的英雄对其进行保证,否则就要暂时吊销英雄执照,在总部监管满期重新通过英雄测试之后才能重新进行工作。

  而这一次看信息提示,是根津校长对他之后的行为进行了保证,才让他能够提前结束审问。

  上鸣远远瞥见轰手机上的通知,眉头打了个结:“那个……你们都知道了吧,关于我们的官方通讯设备被监控的事……什么隐私都没有了吧,我们还能够继续用吗?”

  这次的问题连绿谷也无法回答他了。

  回来之后,绿谷拜托发目明的另一件事就是调查这部官方给的通讯器。

  这是总部对英雄们下达任务的工具,人手一部,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发目兴致缺缺地摆弄了几天之后却又兴奋了起来,她发现这个技术部研发出来的东西不仅能以私密通道下达任务,而且能够对机器进行实时定位,并且还有一定程度上的监听和自主录像功能。

  这已经太超过了。

  英雄一直都是为了平民的安全而奋斗终生直到牺牲的存在,他们对这些都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当他们完全不被信任,当他们身为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益都不能被保障的时候呢?

  然而,这件事情纵使他们知道了也不能说,否则英雄总部的公信力将大幅下降,心存不满的英雄将不会再服从总部的监管,会再回到多年前的混乱状况。

  不能说……

  

  不能说……

  绿谷捏着讲稿,站在总部报告大厅的讲台下,攥着纸张的手掌都已经浸出汗来。

  今天是英雄总部进行年度总会的日子,按照规定应该综合评价年度完成任务数量最多、评价最高的英雄来进行发言。从前几天总部下发的资料书来看,今年的这个发言资格,怎么也该是他发小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总部临时将这个资格给了他。

  爆豪知道之后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上台就要暴露在其他众多英雄眼前,就算他不在乎现在这种状况被别人知道,也根本没有到处张扬的必要。

  因为是第一次做这种发言,总部大约是为了避免他不适应,还特地替他准备好了发言稿,只要照着稿子念就可以了。饶是如此,就这会功夫,汗水还是将薄薄几张纸浸透了。

  虽然天生是个无个性,被认为低人一等,但绿谷却从来不会在这种方面怯场,他紧张的不是上台发言,而是有些话该不该说。

  说了,英雄内部可能会起混乱。

  不说……

  能够来参加总会的英雄至少都得是队长级的,但也不少了,将厅里的桌子都塞了个满当。最前面的几张桌子,坐着几个最高负责人,根津也在其中。后面坐的就是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了,其中他们熟悉的只有救援队的负责人,13号老师。

  会议已经开始了好一会,现在是总部的最高负责人,同时也是政府对英雄总部进行监管的官员,宇内直人在台上讲话。

  在哪里的开的会都不会是绝对安静的,但是在开会的时候被人以这种架势找到,绝对是第一次。

  “爆豪胜己吗?”

  反正也不用再上台,这种无聊的活动,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干脆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也省得和前面那帮人挤。

  将近十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轻声从侧面的通道当中出来,最后准确地停在了他们的桌子旁边。

  领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翻起了手中的资料簿:“英雄名‘爆心地’,个性为爆破,十二岁觉醒第二性征为Alpha。”

  台上的人发言时厅中的大灯都是关了的,只有周围一排零星的细小灯珠还亮着。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目光朝下落。

  昏暗灯光下其实看不分明,但将近六个月,纵使穿得再宽松也是掩盖不住的。

  “你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总部已经决定对此进行研究,以确保当事人的安全,同时对技术发展方面做出一些贡献。总部已经下了指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毕竟还在会议期间,纵使这里是最后面,这些人说话的动静也控制得小,但周围坐着的人仍是有些古怪地朝这边望过来。不过厅很大,前面的人大都没有注意这里的状况。

  坐在旁边的轰焦冻坐直起来,朝背后的几个人冷冷地看了一眼。

  “哈?”

  一个简单的询问音被绕了一圈变了个调提着发出来,说不出的挑衅,爆豪胜己拧起眉,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

  果然如同传闻中是个刺头,但是在今天英雄总部集会的场合下,加上总部的公文指示,再不跟他们走就是公然违抗总部的命令。

  旁边站的一个人接着领头人开口,明明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却觉得气势生生矮了半分:“我们之前已经对你进行了几次通传,但是都没有收到回应。”

  他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Alpha能够受孕这件事已经不是私人性质的了,可能对于现在人口繁衍困难的研究有帮助,作为英雄,你有义务配合我们进行研究。”

  爆豪胜己冷笑着开口:“义务?我可没有作为什么狗屁研究对象的义务。”

  这领头人好歹也是个科长,别说是才从事英雄职业没几年的新手,就是那帮子老油条,也还真没见过敢当面这么跟他说话的,当下怒了:“你这是在违抗总部的命令!根据规定,英雄有配合总部指示的义务!”他把手上的文件转过来,果然是张印了总部印章的文书。

  轰焦冻冷冷地盯着他,右手从桌面下抬起:“我们选择成为英雄是为了进行救援,不是来坐牢。”

  难怪会选在会议上来强行带人,违抗他们就是在违抗总部的命令?

  领头人咬了咬牙,放下资料簿,身后几个人靠近了些:“执意违背英雄总部的命令,加上之前私自伙同调查矿脉事件,结果闯入敌方基地打草惊蛇,我们有权申请暂停你的英雄任务,甚至吊销英雄执照——”

  

  台上的宇内直人已经讲完,站到了一遍,等着绿谷上台。

  绿谷走上前,鞠了个躬,握住了面前的话筒,另一只手拿起了讲稿。

  这是个向所有人宣告的最好机会,其他任何时候都不会比现在更有影响力。但他不能说,否则英雄总部的存在将会受到质疑,英雄们可能将再次陷入混乱,现在这种温和平静的模式将会被打破。

  “总部今年……”

  人们的幸福和平安,这是欧尔迈特拼尽全力都要保护的存在啊。

  “今年的工作十分顺利,任务完成度较去年上升了两个百分点,任务评价与公民认可度也都有显著的提升。”

  同期大都坐在中间一点的位置,因为台上是认识的人,所以比起周围一帮百无聊赖的,听得要专注些。

  “但是,近期英雄‘地狱烈焰’安德瓦的死亡给我们带来了沉痛的打击……”

  演讲时吸引人注意力的方法有很多,抑扬顿挫的语气,附加的肢体语言,逗趣的说话风格,都可以。但要更比这些更吸引人目光,还可以是突来的长达好几秒的空白。

  “绿谷那家伙干嘛呢?拿着讲稿还能卡壳,到底是有多嫌弃官方说辞啊。”上鸣见绿谷捏着讲稿,埋着头停了好些时候,有些着急。底下的人再不认真也都该注意到了,逐渐嘈杂起来。

  而下一秒,绿谷就以行动告诉他,他不仅是脑子里嫌弃这些词,手上也嫌弃得很。

  安静的几次吐息,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重新投回了台上。而那个向来最为可靠和冷静的绿谷,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将手中的讲稿朝旁边扔了出去。

  “各位……”他闭了闭眼,又重新抬起头直视下方。

  总部的会议让英雄们聚到了一起,台下坐满了人,形貌各异,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占据了整个大厅。战力强的英雄,擅长救援的英雄,甚至别的一些辅助能力出色的英雄,都在这里了。他们是在前线为了保护平民的生命与财产出生入死的英雄,却丝毫都不知道总部附在他们背后时刻窥视的眼睛。

  站在一边的总部负责人脸色难看起来,想要再度走上前,却被绿谷的话打断。

  “英雄‘地狱烈焰’安德瓦的牺牲给我们带来了沉痛的打击,但在这之前,更为让我们震惊的却是安德瓦的儿子,英雄‘焦冻’的背叛事件。”

  宇内直人阴沉着脸,伸手附到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话筒突然发出“嗡”的一声,绿谷再要开口,声音却无法再传出去。

  台下的人被这连续两次停顿弄得有些莫名,纷纷看向台上的绿谷,奈何嘈杂的环境下,后排的人根本听不清台上在说什么。

  “看来是话筒出了问题,我们先……”负责人从一边打着圆场朝绿谷走过去。

  绿谷这家伙。

  感受到上鸣拽她的手,耳郎表情微微一变,耳机悄无声息地垂下,接到腿上的接口里,一阵微弱的音波对着旁边的调控室发了过去。虽然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是相信这群伙伴,是从雄英开始就养成的习惯。

  “……”话筒中再次传出声音,绿谷定了定神,再开口时不再犹豫。

  “在这次事件当中,英雄‘焦冻’的信号被总部内部提前封锁,导致他的不在场证明无法成立,险些被敌方能力者伪装而陷害。”

  被陷害这事在澄清了之后其实没什么,但是信号被总部内部封锁,如果不是特殊任务的需求,就有些可怕了。

  “而更另我们惊讶的是,在调查过程当中,我们发现,总部一直在单方面地对所有英雄实施监控。”

  绿谷举起了手中的通讯器,手指在后盖上一滑,露出里面的线路板:“这是总部成立之初,就开始对每个登记于其下的英雄发放的专用通讯器,也是大家接收和汇报任务的工具,相信大家每个人都不会陌生。”

  “但是,技术部对它进行了进一步的改造,总部可以通过它来锁定我们的位置,了解我们动向与的任务完成状况,甚至,监听我们的对话,肆意窥探我们的个人信息。”

  台下的动静顿时就如同滴进了水的滚油锅,哗地炸了起来。

  “开玩笑的吧,这不是隐私吗?总部哪里来的权限这么干!”

  “这怎么可能!”

  先一步开口的竟然不是总部负责人,而是坐在中间的饭田。

  饭田天哉,英雄名‘天哉’,从椅子上腾地立了起来,声音拔高,却没有变得尖锐,而是严肃沉重得可怕。

  “英雄‘木偶’,我们曾经毕业于雄英同一届同一班,我很尊敬你,也很想相信你的话,但是,这种没有根据的话绝对不能随便在大家面前乱讲。”

  绿谷接收到他的质疑,面色不变:“这件事是真是假,可以请技术部的各位核实一下。”

  “他说的是真的。”坐在靠前一处的技术部负责人也站了起来,脸上神色很不好看,手里拿着被个性拆开的通讯器。

  “我们的确都在被全方位监控着。”

  他们在技术部工作,再尖端的技术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个通讯器里虽有些门道,但绝不是毫无端倪的。他们没有发现,只是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如果不是刚刚信息通讯科的一个年轻人提醒的话……

  “大家稍安勿躁,我们的确有对英雄的手机信号进行监管,但是仅限于任务方面。”

  宇内直人快步上前,接过话筒:“我们作为英雄这种拥有强大个性的存在,如果没有必要的监管手段,必将成为一盘散沙,不仅不能实现救援,反而会造成更大的混乱,那么这样与那些因为一己私欲而造成伤亡的罪犯又有什么区别!”

  “英雄‘木偶’,如果你继续发出这样的言论,我们将有权利取消你的英雄资格!”

  话是这么说,但是事实已经摆在所有人的眼前,担着总部负责人兼政府官员的身份以强硬的态度说出这句话只会让台下的英雄更为激愤。

  “搞什么啊英雄总部,这样的监管谁受得了啊。”

  “当初就不应该建这个组织,各自开事务所就不用被这些家伙摆布了——”

  “政府是在把我们当枪使吧!”

  饭田还站着,周围吵作一团,有些人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甚至有些已经用出了个性。

  额边青筋直跳,台上的绿谷仍毫无所动地站着,而他现在只想上去给他一拳。是的,隐私的确非常重要。但是就这么将消息爆出来,只会让总部失去对英雄的控制力,陷入混乱当中,给敌方可乘之机。他不信以绿谷的思考能力会想不通这一点。

  甚至,他还是那个欧尔迈特的继承人,他怎么会想不通这一点!

  绿谷还要拿回话筒,被脸色铁青的宇内直人挥开。

  “英雄‘木偶’,你已经被取消英雄资格了!”中年男人抓着话筒看着台下的状况,脸上的褶子如同刀刻:“欧尔迈特真是看错人了——”

  他用出了个性,飞扬的沙尘从脚下旋起,几乎把绿谷吹开。

  但,只是几乎,事实上却没有让绿谷出久后退一步,因为他是欧尔迈特的继承人,是ONE FOR ALL的拥有者。

  纵使宇内直人对绿谷再嗤之以鼻,也无法否认ONE FOR ALL的威力,仅仅是擦在手臂上,就爆发出一阵剧痛。

  总部里存在内奸的事他身为负责人当然不是毫无所觉,但从没有觉得会是这个人,因此在自己被攻击的一瞬间,冷汗腾地就从背后冒了出来。

  绿谷的另一只手伸了出来,他几乎觉得是冲着自己的脖子伸过来的。

  但,他仅仅是抓住了被掀飞的话筒。

  个性造成的气浪经过放大,在厅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嗡响,倒是让混乱的大厅安静了一点。

  “各位——”

  “我是欧尔迈特的学生,我曾亲眼目睹欧尔迈特的陨落。”

  “我知道他为了和平而付出了全部,而所有人都崇敬着向往着这样的欧尔迈特。但,我也知道大家,绝大多数的我们都不会是另一个欧尔迈特。”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几年前伏法的英雄杀手斯坦因掀起的思想浪潮。只有不求回报,不惜牺牲性命也要拯救他人的人,才能成为英雄。”

  “我一直没有办法反驳他的话。但是,绝大多数的我们,除了作为英雄,更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们有私心,有欲望,更有独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是,不管最后得到了什么,我们想要帮助别人想要用自己的力量造福的心情却是一样的。”

  “现在英雄总部的做法让我们寒心,我坚决反对这样毫无隐私的监管办法。但是,我却不能否定总部存在的全部意义,更不愿意推翻总部的管理,再次回到毫无组织各自为政的状况下。这样,遭受到损失的只会是无辜的平民。”

  “宇内总部长,希望您能取消部分总部对下属英雄的监控。”绿谷坚定地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心无芥蒂地在总部的管理下进行英雄活动!”

评论(1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