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Zack真帅!Zack真可爱!Zack怎么做到一个又傻又文盲的家伙还这么萌的。。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5

轰爆,双A,带球情节严重警告,ooc警告……我尽力了……

  第十五章

  原本是想强行带走研究对象,但是突然听到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研发部的人也愣在了一旁。

  直到厅中越发混乱起来,一边的随行人员才犹豫着上前:“科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年轻的科长咬了咬牙,一挥手:“没办法,只有采用备用计划了!”

  然而没有等他身后的几个人上前,面前腾地冲出一道火光,随之而来是头顶巨大的轰响,碎石哗哗往下掉。

  这个研究对象的战力他们事先调查过,在所有的现役英雄当中绝对都能排到前几号的水平,因此,为了这个备用计划,他们还特地找装备辅助科那帮家伙要了些非伤害性的道具。

  然而要是真的能被这帮研发部的人简单搞定,那么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完全可以考虑回雄英读个高四。

  火光在几个人面前稳稳停下,将这些战斗力基本为零的研发人员骇了一跳。

  轰焦冻没有用冰,他惯用冰的手抓在了身边的人的手臂上,发出了些警告意味。

  但声音,却和冰沾不上关系,软得可以:“胜己……”

  在对方行动的一瞬间,爆豪胜己抬起左手炸了大厅的天花板,烟尘和碎石将周围的目光都引了过来。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领头人也动不了了,一方面源于面前熊熊火焰的威胁,一方面却是来自刺激的Alpha信息素带着强大的气场的震慑,实力的极大差别让他定在原地不能行动。

  “你……”

  “你们尽管吊销。”

  爆豪胜己腾地从座位上立了起来,起身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空出来的手摁了摁肚子:“这样所谓的英雄活动我也不想参加。”

  “走了,半边混蛋。”说罢也不管厅里的混乱状况和被吓到的人群,一扯手臂,径直朝外走了出去。

  轰焦冻表情暗了暗,抓着Alpha伴侣的手臂紧跟着走了出去。

  绿谷却是在做完那一通惊人言论之后就早已经走了出来,徒留报告大厅一片叫嚣着让总部取消监控的声音。

  “绿谷!”饭田落后他几秒从厅中出来,一出门立刻叫住了走廊里的绿谷。

  “绿谷,你到底为什么要将这件事说出来!”饭田天哉上前几步,质问:“我相信你说的事,也认为总部的监管太过了。但是,就这么当着全部人的面说出来,这不是平时的你会做出来的事!”

  虽然总部在这件事上的确做得很过分,但是以绿谷考虑问题的周全程度,绝对不会让总部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么大的混乱。

  “或者你也和轰同学一样,是被人假扮了?”

  别人说出这么一句话,可能是调侃,但饭田说出来,多半就是真的这么认为了。绿谷毫不怀疑,要是他应一声是的话,对方绝对会开爆裂引擎的绝杀踢上自己头。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得不说。”绿谷摇头。

  “不只是为了英雄的权益,甚至从大局方面来考虑,我也不得不说。”

  饭田凝视着绿谷在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

  绿谷叹了口气:“总部里有内奸这件事你肯定也察觉了吧。”

  在看到对方肯定的点头之后,绿谷继续说:“那么,总部这个监控原本就是为了防止英雄出现叛变的,为什么会丝毫没有发现这个内奸的动向。”

  饭田面色一变:“你是说……”

  绿谷点了点头:“这个内奸必定也是察觉了英雄被监控这件事的,因此采取了手段,完全避开了组织的窥视。那么,如果今天,不是我将这件事说出来,而是内奸说出来呢。”

  饭田沉着脸:“那他就可以直接引导舆论的走向,导致英雄和总部出现矛盾。”

  到那个时候,恐怕报告大厅中响起的就不会是威胁总部取消对英雄的监管的呼声,而是英雄抨击总部,打算再次自立门户的倡导声吧。绿谷这是在冒险!如果内奸没有这个想法,那么他就是平白造成英雄总部混乱的罪魁祸首。

  饭田心头一跳,双腿并拢,身体站得板正,朝绿谷鞠了个躬:“对不起,刚才误会你的举动了。”

  绿谷连连摆手:“其实,我们……”

  此时,爆豪和轰二人也先后从厅中出来了。饭田打了个招呼,看到轰抓着爆豪的手臂,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懵了一下,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

  轰焦冻手朝下滑,攥住爆豪的手腕用了些力让快步走着的人停了下来:“绿谷,结果已经出来了吗?”

  这次总会不仅是绿谷将事情说出来的一次机会,对于内奸来说同样也是一次机会,不同的是敌明我暗。但对方决然没有料到英雄方面会干脆地将事情爆出来,因此这次也是他们抓住内奸的一次机会。

  “暂时还没有……”绿谷握着手中的私人通讯器,等着之前嘱咐在辅助科的发目明和拥有隐身能力的叶隐一起调查的事情的消息,突地双目一亮。

  “有了!”这次不必说,连带本想快步离开的爆豪,几个人都迅速围了上去。

  “根据叶隐和发目同学的调查,这几天里,有同一个人分别见了总部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而刚才,发目同学所在的装备辅助科里,那个人向装备辅助科负责人表达了总部通讯设备是否有问题的疑惑。”

  其实,能够在几个月前ALL FOR ONE逃跑事件时对监控录像做手脚,能够屏蔽轰的信号长达几乎一个月都不被人发现。这些早已能让他们锁定一个大致的范围,现在差的,仅仅是个具体的对象而已。

  “信息通讯科,田中秀一郎。”

  终于……没有赌错。

  心脏提起又落下,绿谷的目光落在刚刚从报告厅走出的根津校长和13号老师等几个总部的高层人员身上。

  “根津校长,我想我有些事得跟您汇报一下。”

  

  最终由于英雄们的强烈反抗,总部终于被迫做出取消特殊通讯器的强制使用,并取消非必要监控的承诺。

  为此宇内直人等总部高层负责人忙的焦头烂额,恨不得把绿谷的画像贴在墙上一天拿眼睛剜三遍。直到收到根津的消息,得知绿谷提供的能够找到内奸的信息。

  在确定的具体的调查对象之后,总部的工作效率终于有了提升。在迅速对信息通讯科的田中秀一郎进行调查后,果然发现了他在几个月前ALL FOR ONE逃走的几天当中权限卡使用中的问题。虽然其中经过了当事人掩盖,但技术部锁定之后没多久就成功对其进行了破解,确证其在AFO越狱当天以空白的录像掩盖,使AFO逃走的画面在几个小时之后才能被人发现的事实。

  而随后继续的调查,更发现了他在此之后,对英雄信号定位系统做的手脚。

  水落石出之后,总部终于正式下令抓捕。一直潜伏的内奸被找出,众人都松了口气。

  然而,纵使帮助找出了内奸,该罚的还是得罚。爆豪、上鸣等私自前去调查矿脉失踪事件的,连带被绑去的轰焦冻,一起被罚了个剥夺英雄执照三周,绿谷则是留待查看,需要再进行一次考试才能重新执行任务。

  倒是可怜绿谷,一向乖觉得很,今年连续被罚了两次,第二次还是个大过,搞得执行处负责相关事宜的工作人员都跟他熟稔了起来,似乎已经把他当成半个未来的同事。

  然而同样在总会大厅里搞事了的另外两个人却比他好命多了。

  要说起来,还是因为在爆豪炸了那么一下之后,在场激愤的英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炸的,还以为是对总部的反抗,这下见到有人带了头,纷纷在大厅里用出了个性,搞得现场混乱不堪。总部花了许久才将其全部平息下来,但由于人数实在是多,事后也不好再追责了,只能暗地里将过错全归到发言的绿谷身上。

  但成功逃脱问罪的当事人却并未真正得到什么好运。

  

  橘黄色的灯光投射下来,大理石台面上并排摆着两个漱口杯,毛巾架上的毛巾也是两套。

  花洒拧开,温热的水流洒下,浸湿红白色的柔软发丝,又沿着肌肉美好的纹理一路向下。温度逐渐蒸腾,薄薄的一层水汽缠绵地绕上了年轻Alpha英雄的身体。

  年轻而且强大。

  却已经快要成为父亲了。

  轰焦冻闭着眼仍由水流从面上划过,心中有些酸胀的情绪无处安放。

  父亲……

  已经牺牲的安德瓦绝对不是一个好的范例,这让他对于如何做好这样一个角色有些迷茫甚至手足无措。

  心绪翻涌,不过诸多纷扰的情绪当中却独独没有害怕这一种。

  他有新的家人,他所期望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切的难题终将迎刃而解。

  轰焦冻从浴室走出来,拿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零星的水珠顺着脖颈滑落,掩进大敞着露出锁骨线条的领口里。

  客厅很宽敞,木质地板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声响,厅中只亮着一盏小灯,透出暖黄色的光晕。

  英雄总部对英雄们有个排行榜,综合考虑了英雄们的实力、任务完成状况和在群众中的人气。作为刚成为英雄没多久的新人,凭借着超凡的实力,惊人的任务完成量,爆豪胜己在这个榜上排名称得上十分靠前。甚至当年令雄英教师们担心的人气问题,也没有造成太大影响。

  干脆利落的战斗手段,华丽又威力不凡的个性,造就了他在一众热血少年人当中的超高人气。但与此同时,年龄大一些的稳重派又认为他太过冲动,脾气暴躁,容易在任务中出差错。

  如果让他们得知这么个下巴看人的家伙在家里是什么样,估计会直接惊掉眼镜。

  成年单身Alpha的房间,绝大多数只能在乱和极乱之间打转。不说芦户濑吕切岛等人,就连看起来很温和的身为Beta的绿谷,房间也是完全一副宅男的做派,各色欧尔迈特的手办与周边塞得满满当当,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在这一点上,轰焦冻是个例外。不过是因为过去住的大宅请了人定期打扫,而现在的住所又仅仅只是个休息的地方,除了必须的生活用品以外再没有什么多余的。

  东西不多,自然怎么都不会太乱。

  这里却不同。

  虽然房间主人不算是个单身Alpha,但却也并没有因此多出一个柔软贴心善解人意的Omega来。

  同样身为在职英雄,同样日常任务十分忙碌因而能够闲在家的时间不多,这里,却的确是一副家的样子。待洗的衣服,新鲜的食材,书桌上摊开的文件和插满笔的笔筒,一切都昭示着主人在屋子里的生活痕迹。

  这里不是一个忙碌的英雄休憩的落脚点,而是真正的家。

  不同于人们固有的推断,爆豪收拾起屋子来也和他的战斗方式一样,相当干净利落,垃圾清扫得干干净净,东西归放得整齐有度,就连地板都光洁得锃亮。

  此外,爆豪当初那句做饭还不错还真不是吹的,而其种类更不仅限于荞麦面,而是基本能够想到的菜色都做得漂亮。

  还真是在什么方面都要做到极致的自尊心啊。

  好像捡到宝了。

  将温好的牛奶倒进杯子里,轰焦冻轻声穿过客厅走到卧房门口,房门半掩着,里面的灯已经灭了。

  “胜己,你睡了吗?”

  没有回应,轰焦冻手指在玻璃上滑动着犹豫了一下。

  虽然最近都一副休息不好的样子,晚上睡得很早,但是今天这也太早了吧。

  原本打算退转身回客房的脚步停下,轰焦冻抓着门把手皱起眉。

  今天总会时,爆豪站起身时的异样他一点都没有漏看。但Alpha伴侣强硬的姿态,也让他没有办法多问。

  虽然做了留下的决定,但Alpha的本能与高傲的本性却限制爆豪胜己极少会主动伸手去做触碰腹部这种过于柔软的属于Omega们的动作,更多的情况下是直接无视身前的‘累赘’,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会伸手,只会是某些别的原因。

  轰焦冻推门轻轻走了进去,就当是睡前多看一眼吧,只要小心不把对方吵起来就行,实在不济被发火怼几句也没什么。

  之后他却庆幸自己进来多看了一眼。

  “唔……”黑暗中传来一声细微的闷哼声,压在嗓子里,很轻,如果不是靠得近,又在这样安静的环境当中,着实很难注意到。

  “胜己?”轰焦冻心中一跳,将门完全推开,快步走了进去,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了一边的柜子上,牛奶摇晃着溅出了几滴。

  客厅的光投射进来,模糊地映出房间里的光景,床上的人侧躺着映下一片阴影。

  爆豪胜己明显是还清醒着的,察觉到光线,躬起背曲腿将身体更收拢了些。

  轰焦冻上前一把将床头柜上的台灯摁亮,伸出手却又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只能继续开口,语速有些急了:“胜己,你怎么了?”

  爆豪胜己身上只盖着一张薄毯子,侧躺之下腹部的弧度越发明显。

  他仍然闭着眼,眉头紧皱,呼吸短而急促,左臂曲着压在身下,另一只手紧抓着毯子,臂上肌肉紧绷,似乎忍耐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松开毯子,手掌挪到肚子上,带了点力道揉。

  昏暗的寂静中,那张张狂放肆的脸在灯光下有些苍白,带了些汗珠将额前的发丝粘在额上,竟有点脆弱的味道。

  但这张脸的主人,强大的Alpha,总部的战斗狂,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和这个词搭不上边的。

  爆豪胜己眼睫颤了颤,睁开眼,眼角沾了些细小汗珠而在灯光下显得晶莹。

  他抽了口气,脸朝枕头里侧了侧,右手仍然反复揉按着,虽然右臂上肌肉绷紧,但手掌的力道却控制得很轻,恶狠狠地:“没事,忍会儿就行了。”

  “没事?”轰焦冻站在一边皱起眉。

  这样的动作收效甚微,旁边站着的人还没走,爆豪胜己咬了咬牙,松手撑住床垫翻身要坐起来,轰焦冻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扶。

  一触手,就觉察到棉布上微微泛着的潮意。

  现在天气已入深秋,怎么都不至于热到出一身汗的程度,那么,就只可能是身体本身的原因。

  轰焦冻伸出的手顿了顿,换了个位置,打算直接将人架起来。

  同样身为英雄的他自然懂得对方对疼痛的忍耐能力和极强的自控力,能疼出一身汗,绝对不是一句没事能形容的。

  轰焦冻突然了悟为什么对方最近每天睡得很早但却总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无法想象,如果每天都是这样的程度,那应该如何成眠。

  身体短暂的虚软和毫无防备让爆豪胜己被轰焦冻轻易地从床上架了起来,但后背离开床的瞬间,已经有些混沌的大脑转瞬又清醒过来,其中更多的却是这低姿态的动作带来的恼怒。

  “半边混蛋你……住手!”

  纵使脸色不好看,吼人的气势也是半分不减。

  意识到对方的动作,爆豪胜己立刻拧身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臂一压,瞬间摆脱桎梏。

  但他身体里的生命却是独立于他的意识之外的。

  腹部似乎有突地一跳的轻微感觉,但转瞬就被一阵尖锐的绞痛代替。

  “唔……”

  手臂再度失力,双膝一软就要跪倒在床上。

  轰焦冻心头一突,伸手架住自己的Alpha伴侣,随即被大力甩开。

  “找死吗混蛋!”

  爆豪胜己侧着身一手撑着床,双目通红瞪着轰焦冻,大口喘息,额上的汗水几乎要流到眼睛里。

  他能够接受作为Alpha受孕,能够接受别人审视的目光,但是决然不能接受轰焦冻低看他一眼,不能接受他在这个人面前有一丝一毫的软弱。在伴侣的前提下,他们还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因此绝不能容忍他看到自己这副窘样。

  爆豪胜己就应该是以最强硬的姿态站在顶端的人,就算是现在也一样。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瞬,轰焦冻维持着动作僵在原地几秒,随后转身,摁开了房间的灯,打开衣柜翻东西。

  腹部疼痛似乎牵连了整个腰部的神经,后腰逐渐却清晰地酸痛起来,混杂起来激得后背再度出了一层薄汗。要继续维持这个姿势很不好受,但是他绝对做不到在轰焦冻面前弱鸡一样再躺回去。

  他现在倒是宁可再多挨欧尔迈特几拳,至少疼痛干脆爽快,没有这么磨人心神,连绵不绝到让人难以忍受。

  “干什么?”

  轰焦冻将几件衣服扔上床,解开自己腰间的浴巾,冷声开口:“穿衣服,去医院。”

  爆豪胜己咬着牙不动,忍耐的同时眯着眼看了看床上丢的衣服。

  事实上,去医院的顾忌也很多。在洛特斯的时候他的检查报告就已经被发送给了研究部,但在总部的要求下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上一次已经拒绝了研究部的命令,而再度去医院检查这件事只会给研究部强行命令他配合研究的借口。

  但,轰焦冻下一句话将他的反对噎了回去。

  红白发的青年埋着头,手上的动作停下,指尖握得发白。

  “算我求你。”

  同样是Alpha中的翘楚,爆豪胜己从来不知道轰焦冻还能发出这样软弱的声音,甚至带了点颤抖。

  于是所有的顾忌都化作无言,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来自这个未成型生命的躁动和痛楚。

  其实在他的设想当中,留下就留下,最多减少任务量和训练强度,最后直接取出来。然后他就可以拎着一个小屁孩,自豪地丢给轰焦冻说这就是你儿子。

  但是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疼痛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Alpha受孕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能走了点后门让医院私下处理。

  爆豪胜己草草擦了擦肚子上的油状物,一把拽下掀起来的衣服,弹一般迅速从床上坐起来。

  任谁当了二十几年纯Alpha,却又遇到这种难以想象的破事也不会有什么好反应的,何况是爆豪,地板没穿已经很给面子了。

  轰焦冻不动声色地按住对方的肩膀,避免起来的动作太急伤到胎儿。

  手下的肩膀瞬间就僵硬了,不知道是因为医生的问题,还是因为这种所谓窘迫的时候他视为终生对手的Alpha伴侣在旁边。

  中年医生收回手里的探头,坐回电脑面前,许久没收到回应,又问了一遍。

  “……”爆豪胜己脸颊肌肉抽动了一下,偏过头:“一个多月以前。”

  轰焦冻一怔。一个多月以前,也就是在洛特斯的时候,就已经……

  手指忍不住攥紧,之前也就罢了,之后同住的日子不算短,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爆豪胜己察觉到肩膀上力道的变化,嘁了一声:“这种Omega都能忍过去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除了今天特别的躁动而牵扯出的剧痛以外,之前的根本算不上事,忍一忍都过去了,这样Beta和Omega都能忍受的事情,他根本没道理示弱。

  “Omega可不会出现一个多月的持续疼痛,难不成你认为这种现象还是正常的?”中年医生肃容道,他们这一科的工作者,最烦的就是这帮Alpha癌主义者,仿佛他们就该事事强过Omega一样。

  但他同时又起了点隐隐的敬佩,这是怎样的忍耐力,普通的Omega恐怕根本忍受不到几天,就会被磨得憔悴不堪。

  “请问……情况到底怎么样。”轰焦冻问。

  中年医生抬眼看了看他们,叹了口气,用笔点了点桌子上的单子:“腔体萎缩,有轻微的出血症状,羊水过少,胎儿偏小。”

  “疼痛这一点,应该是胎儿发育挤压腔体造成的。Alpha的腔体正常情况下都是完全缺失或者是完全退化萎缩的,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你的腔体没有完全萎缩,但是也没有完整的功能,无法随胎儿长大而扩增。因此在胎儿逐渐变大的过程当中,会受到压迫,造成连续的疼痛。现在还好,之后的话,可能会更麻烦。”

  看见两个人的神情,他皱了皱眉,但还是将接下来的话说完:“说实话,就我个人认为,到达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接近极限了,再继续下去,可能会造成腔体破裂,出现危险。”

  他几乎已经把不建议留下这句话说了出来,但是现在这社会,AO家庭的繁育率都大幅降低,Beta家庭尚且希望渺茫,何况是奇迹般的双A,这两个实力超凡的Alpha的组合。

  如果能够存活,这孩子大概会成为又一个最强的存在吧。

  “我建议你们尽快去一趟英雄总部研究部,那里的技术远超过普通医院的水平,如果那里都没有办法的话,只能尽快将胎儿取出了。”

评论(17)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