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Zack真帅!Zack真可爱!Zack怎么做到一个又傻又文盲的家伙还这么萌的。。

【大二】一时手滑(完结)

之前《分桃》的参本文,可以公开之后补个档,因为被屏蔽了还是得走评论链接……

  “大师兄,你不认得这里吗?”

  “这里是……你杀死我的地方啊。”

  桃花,漫天的桃花,娇柔的花瓣盛开了铺天盖地的粉。

  美景自与多情相配,花间便多绮思。

  男人口中轻浅的语声几乎要化在这香气中,融进抚弄肌肤发丝的粉里。

  他的手亦温柔而多情,自袖间轻滑而出,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美,亦轻,动作间竟比不过头顶几尺桃花瓣脱离枝叶时的轻响。

  美景却又是残忍的,如在风中血脉崩裂支离破碎的桃花,亦如那纤细指骨间铁石一般的力度,以及那以温如情人的气流与震动吐出的——

  “纤云。”

  东方纤云很想说他不认得这里。

  虽然他见过的桃花林是比吃过的桃子少那么些的多,却也不见得他座座林子都要记得,都要找块石头找棵树刻个东方纤云到此一游什么的。

  他也很想说师弟我什么时候有能耐还能对你动手了,如果是指他在那些所谓的他发明的打发时间的游戏里作弊杀了他的话他道歉还不成吗。

  但是他的话太多。

  他什么都说不了。

  情人的手总是温和的,以便钉在人心口后都要毒发了才能觉察。

  印飞星未谈过情,却也将此明了于胸。因此等那手直袭到胸口避无可避时东方纤云才有所察觉。

  他的手不狠,其上没有萃了毒的暗器甚至连把短刃都没有,指甲也修得圆润。

  却也够狠,东方纤云只侧着身子躲避着退了一步便知道了。

  他身后是悬崖。

  东方纤云半只靴子踩在了松软的沙石上,下一刻就要往下出溜,吓得手脚并用地往前扑腾。

  印飞星好整以暇地朝后退,仿佛这个动作已在脑里梦里兜转排演了千遍。

  似乎抓住了什么,只是作为草叶太宽,作为树木枝干又太扁。但既然是救命稻草,哪里还顾得了这么许多。

  东方纤云抓着那物事狠狠一拽,下一刻一个重物便撞到跟前,狠狠磕上了自己的头。

  印飞星正想着自己以后在逍遥门,乃至于整个修仙正道的风光生活。

  没了东方纤云,逍遥门大师兄的位子是他的,正道魁首的宝座是他的,三师妹也是他的。

  却见三师妹戴凤冠着一身喜袍转过身来,脸还没露出一半。印飞星眼前狠狠一晃,下一刻三师妹娇俏的脸上便多了几颗飞舞的金星,成了某张自己印在脑子里刻在分分寸寸的骨骸间的一张脸。

  东方纤云二人反应都还算快,急急低头一看,一时间难得心有灵犀地脑子里只剩下天道是不是无聊了为什么要玩弄于我的念头。

  东方纤云竟好死不死地抓住了印飞星的腰带。若是扯断也就罢了,偏偏逍遥门虽穷却也有志气,丹药买不起内门弟子人手一根够结实的腰带还是承担得起的。

  被推的与推人的都傻了眼,两个人咕噜咕噜跟滚地葫芦似的挣扎着滚了一段,偏生谁也没能抓住个石块什么的,最后很是干脆地坠崖下去了。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