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8

轰爆,双A,非典型带球跑,完结倒计时

  第十八章

   “其实,之前你母亲有来过。”

  轰焦冻说:“来自研究部部长的私下通知。”

  爆豪胜己一怔,前两天他基本没醒,对这些事根本不知情,随即咬牙切齿地开口:“那个多管闲事的混蛋!”

  轰焦冻冷着脸:“这次我并不觉得是多管闲事。”

  “老太婆不会介意我们的事的!”

  是啊,只要你们以后过得好好的就行了,爆豪光己是这么说的。

  她甚至不在乎儿子的对象是个Alpha还是Omega,只需要儿子过得幸福就行了。

  但再怎么宽宏大度,她肯定也会在乎儿子把命都搭进去的。

  爆豪光己放心地把儿子交给了他,可他却要怎么还一个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人给她。

  轰焦冻疲惫地闭了闭眼。

   “现在的状况,我知道你肯定也清楚最应该怎么做。但,你是直接做下决定的人,所以对你而言是最残酷的。”

  “可不管它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会是你一个人的错。”

  “要说的话,毫不知情、独自去调查的我也有份。”

  轰焦冻直视过去,脸色没比伴侣好多少。

  这三天,对于清醒的他来说,是更大的折磨。

  “我真的……很想尊重你的意见,可这些事,不是一个人就能背负的。”

  纵使是强大坚定得如同杀神一般的Alpha,也无法独自背负这样一条轻薄如羽却又重逾山石的生命。

  不论是他,还是他。

  从知道起,他就无比期望着这个流淌着他们二人血脉的孩子能够在这世间睁开眼,体会或美好或不美好的一切,和他们分享他的快乐或悲伤。

  却从没想到,它并没有这个机会。

  它还没有真正见到这个世界,就将无奈地离开,回归黑暗与虚无之中。

  而这一天来得又快又突然,足够让人猝不及防,甚至连悲伤都是仓促而苍白的。

  他甚至只和它打过一次招呼,就将永远失去它。

  “白痴。”

  爆豪胜己朝左侧了一点,伸手把被子拉了上来,几乎把自己整个都埋进去,声音从里面闷闷地传出来。

  “这家伙肯定能活下来的。”

  轰焦冻皱了皱眉,顿了一会儿,伸手把被子拉下来了一点。

  他的Alpha伴侣朝一边侧着脸,眉头微蹙,但是眼睛已经闭上了,呼吸逐渐平缓下来。

  其实从醒过来到现在也没有多久,但是已经又感到困倦了。

  毕竟之前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但他成功把自己救了回来,还逃脱了ALL FOR ONE的人的袭击,保护了它。

  该说真不愧是爆豪胜己。

  轰焦冻把被子掩好,俯身吻了吻伴侣苍白的侧脸。

  之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是他们一起。

  

  房间里很安静,茶几上摆着两盏红茶,还缭着热气。

  沙发上两个人,一个身材极其矮小,穿着黑西装,双脚在沙发边沿悬着,碰不到地。另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宽大宇航服,整个人仿佛膨胀了起来,头上戴着只古怪的黑色面罩,看不清神色。

  黑西装的小个子端着杯子吹了吹,嘬了口红茶。

  对面的人捏紧了手指,细看之下膨胀的指套末端是可以打开的小帽。

  “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追随的?”

  “你不明白,他死了之后,我必须要服从那个人,毕竟……我的个性也是那个人赋予的。”

  “他给你个性不过是想利用你罢了,现在收手吧,还有机会。”

  “……”

  

  绿谷抱着刚刚整理好的一沓文件,小心翼翼地朝房间里走。

  以他现在的体能,别说是一沓,就是抱着再多十份这样的文件跑圈也不成问题。

  但,体能是够了,架不住人矮,堆起来的文件把他的视线挡了个干净。

  “哇——”地面上的影子急速靠近,有人惊叫一声。

  得,刚刚还想着要小心,下一秒就被人当面撞了上来。

  “抱歉抱歉。”

  刚刚急冲冲的人一看顶上的文件都被撞散了下来,干净蹲下来帮忙捡。

  整理好放到文件最上面,这才注意到这是那个之前在总会上闹得风风火火结果被暂时吊销英雄执照,罚到他们这文职部门来帮忙的绿谷。

  “是你啊。”职员立刻笑了起来,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之前干得漂亮。”

  绿谷抱着文件无奈地笑了笑。

  职员看了看他抱着的文件的封面,随即了然,朝他指了指走廊深处:“喏,你要去的应该是最里面那间,名牌上写着杰登布莱恩的那间。这边平时没什么人来,还好你遇到我,省得你一间一间地找了。”

  绿谷道了谢,朝最里面走。

  以他的习惯,其实是早就摸清了这边建筑的地形,并不需要挨个地去找。

  这一块地方的确很少有人来,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当中格外清晰。

  最里面一间房间是资料室,管理着众多英雄的档案,位于总部建筑群左边的后勤大楼底层,和之前去过的办公大楼五层的档案室不同。办公大楼中那间档案室放着总部成立以来英雄们的任务执行记录,而这里却放置着总部内英雄们的个人资料,也因此占的面积还不小。

  一些纸质的档案放在前面的几间房,要查阅电子档案就只能进最里面一间管理室查了。

  这间管理室是由一个名叫杰登布莱恩的老人在管,他虽然没有做过职业英雄,却在许多年前就一直做着职英相关的工作,听说很早以前也是从一所还不错的职业英雄学院毕业的。

  “布莱恩先生您在吗?我是绿谷,送东西过来了。”绿谷腾不出手敲门,只能提起声音朝里面喊。

  没人应声,绿谷只好又叫了几声,想着里面的人是不是年龄上来了有些耳背,考虑先把东西放下来敲门。

  过了一会儿,门终于被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个六十来岁的老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头发花白,背驼着,边朝里走边自顾自地哼哼着。

  “下次来之前记得预约。”

  “还好今天我没把防范装置开启,不然你就是在门外叫破喉咙我也听不见。”

  这间管理室靠进门的墙这边有一排仪器,左边是一张长桌,上面摆着摊开的书和几支笔,旁边放着一杯茶,最里面是几个书柜。

  绿谷不好意思地笑笑,把带来的文件放在长桌一边。

  总部加强管理这事他知道,而且说起来有他掺合的那么一脚,也就是档案室被入侵那档子事。

  那时上级调查了当晚的监控,但设备却不知为何正巧出了问题,无法查到入侵者的身份,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有了这次前车之鉴,总部立刻加强了这方面的防范,很多房间被装备辅助科上了一道保险装置,能将房间迅速封闭起来,直到管理人解除禁制。

  而档案室的管理员,也就是杰登布莱恩,踱到长桌的凳子前坐下,拿起了一份绿谷送来的文件翻了翻,点点头:“就是这些,你可以先走了。”

  绿谷应了,准备出去,却又被叫住了。

  “等等,你刚刚说你是绿谷……你是绿谷出久?”杰登老头盯着他,两只镜片反射着光。

  绿谷愣了愣,应了一声。

  “就是总会上发言的那个绿谷出久吧?”他又重复了一遍。

  就是因为说那些话他现在才会被吊销英雄执照派到这里干杂活的,所以这对他而言并算不上什么大好事。今天一连被人提了两次,着实是有些尴尬。

  “是的……”绿谷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应。

  谁知布莱恩却用一副古怪的表情看着他,两条眉毛拧着纠结了一会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之前去过洛特斯,应该有见到被带回来的那台机器吧?”他问:“那台机器是什么样子的?”

  当时在敌方基地大厅里状况紧急,没呆上多久就被放出来的脑无给逼了出去,其实没有机会细看。运送回来之后,那台机器就送去了研究部,他们没有权限再看。

  绿谷只能按照零星的印象大概形容了一下。

  杰登老头的脸色几经变换,最后平静下来,口中喃喃:“坐在椅子上使用的,后面连的功能装置也很大吗……那应该不是那个人……”

  绿谷一惊:“您见过相似的装置吗?”

  布莱恩把视线转移到面前的少年身上。

  总部当中有问题的事情就连他个做文书工作的人也有所觉察,这些话他本来不该说,但如果是这个少年的话,说不定能够帮上什么忙也不一定。

  “那个装置,我很多年前见过类似的。”他说:“不过就设计来看并不像,只是都能够将个性放大。”

  “几十年前,我还在弗罗尔学院学习,那时候同校有个很厉害的前辈。他设计出了一种能够增强人个性的装置,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没错,这样的装备在英雄社会的出现绝对会掀起不小的风浪。但他们这些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请问那位前辈现在……”

  “他已经去世很久了。”布莱恩叹了口气:“就在公开这项发明不久,就被人暗杀了。”

  “怎么会?”绿谷有些吃惊:“是为了夺走装备吗?”

  “不……”

  老人摇了摇头:“事后经过调查,发现那位前辈是死于枪杀,凶手只是个无个性。”

  这样的装备对于无个性来说根本没有用,不可能是为了夺走装备。

  “这项发明一公布,比起在预期中在英雄当中造成的影响,在少数的无个性群众中引起轰动更大。几乎绝大多数无个性都在反对这个发明,甚至引起了暴动。”

  是的,尽管八成的人口都拥有个性,但其中很多人都是一些比较弱的个性,比如绿谷母亲的吸引个性,拥有强力的攻击性个性的人只占少数。

  但如果,有了这项能够强化个性的装备呢?

  如果吸引个性能够拥有十倍,甚至百倍的吸引力呢?

  这项创造会将无个性的人彻底抛弃。

  绿谷就曾经是个无个性,这样的心情他不难体会,但后果让他背后发寒。

  “在那位前辈被暗杀之后,政府终于下了禁令,将这项技术废除,并禁止再启动。到现在,几乎没什么人记得当时的事了,就是有人提起,也会当是传言。”

  “您认为,那台被带回来的机器就来源于那项技术?”

  布莱恩摇头:“我原本是这么猜想,但当时那项装备已经达到能够随身携带的程度了,而你叙述中那个机器却是要坐上去才能发动。”

  使用方式方面的退化,到底是因为这项技术是敌方从头研究的,还是他们根据当年残存的研究结果得来的呢?

  但无论如何,都是一条线索。

  “关于当时的信息,报道之类的,您还有印象吗?”

  布莱恩摇了摇头:“事情已经过去太久啦。我当初很佩服那位前辈,所以记得很清楚,但详细的情况却没有再了解了。如果想查这些事的话,你可以去市里的老资料馆调查看看。”

  

  “不用担心!我们马上就会将你们救出来的!”

  丽日御茶子蹲下身,面前是位摔伤腿被埋在废墟中而惊慌失措的妇女,简单处理伤口之后,将手按到她的胳膊上,个性发动。

  女人惊呼一声,身体在丽日的个性帮助下从砖石当中升了起来,缓缓落在地面上。

  丽日从坑中爬了上来,擦了擦脸上的土:“这边的救援完毕,队长——”

  身穿那身标志性太空服的救援队队长正站在垮塌的建筑边缘,两手的指套分别打开了一个,正在吸取废墟当中较大的影响救援的障碍物。

  听到她的声音,13号点了点头:“辛苦你啦茶子,等到最后那个区域的救援进行完毕,你们就可以先撤离啦。之后的工作交给重建的队伍就可以了。”

  丽日松了口气,站到一旁休息,身边往来着进行搬运的工人。

  包里突然响起了铃声,是她给某人专门设置的一道。

  “小久怎么了?”丽日将电话接了起来。

  “我现在没事啦,工作刚刚结束。”

  “什么?那台机器……”她的声音放低了一点:“市里的那所资料馆吗?我知道了。不,我待会就过去。”

  丽日很快挂断了电话,但原本放松的姿态却被那通电话给灭去了,低着头有些阴沉。

  13号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多年在救援队里共事,很容易就察觉到了她的情绪不对。

  救援工作已经到了尾声,等到最后一个被困在废墟当中的男孩被放到平地上,哇哇大哭着冲进了母亲的怀里,救援队的任务也完成了,除了需要继续协助工作的队长13号以外,其他队员都可以撤离。

  一般这种时候,拥有极其方便的个性并且醉心于工作的丽日都会积极留下来,但这次却有例外。

  她向13号道了别,匆匆往外走。

  一辆货车停在街边,负责搬运物资的工人抱着一箱子东西走过,险些和急匆匆的她撞上,丽日干脆用自己的个性帮了帮忙,把东西运到一边。

  “茶子!”

  丽日有些意外,只能看见13号老师的暗色头盔:“老师还有事吗?”

  13号似乎犹豫了好一会儿:“你们还在调查总部里有敌人混入那件事吧?”

  说完似乎怕丽日误会,又连连摆手。

  “我不是想要找你们的麻烦啦,只是有件事……”她双手交握,反复捏弄着指套:“我觉得根津校长……似乎有问题。”

  她转头向周围看了看,拉着震惊的丽日往偏僻处走了几步,这才低声开口,似乎随时想把每个字从牙缝里又嚼回去,吞进肚子里。

  “根津校长之前似乎一直有私下里和那位被捕的田中秀一郎接触,而且我还曾经见到根津校长他,利用权限支开信息管理处的人,操作了他们的设备。”

  “或许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我却不能不抱有这样的怀疑。可是我在体制内,没有办法大张旗鼓地调查,只能,请你们多留心。”

  “我知道神射手的事对大家每个人都是沉重的打击。”她叹息一声,声音却坚定起来:“但我们还是要振作起来,我相信,迟早能把内鬼抓出来。”

  

  绿谷感觉头很疼,一阵一阵,间隔期比较长的那种,发际线也有拔高的危险,再这样下去忧心下去可能要提前步入更年期。

  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三成是站在他身前的这位红白发英雄,三成是那位他上辈子绝对欠了不少债的发小,四成还得是他自己。

  多管闲事是要白头发的,而他并不想早早成为抹茶蛋糕。

  但显然他尚且如此,当事人更绝对不可能好过,短短两周多没见,苍白了许多。右侧脸在阳光下一照,都快随着那半边白发一块儿透明了。

  再怎样,绿谷也并不能将这位预料之外出现在这儿的,他们班首屈一指吸引目光的帅哥当成透明。

  “轰君,小胜那边怎么样?”绿谷问。

  轰到得比他还早一些,等在路牌下出神,听到他的声音才转过头来。

  “手术会在一周后进行。”他淡淡地说着。

  在协商之后,最后决定尽量将手术的日期在安全范围内向后尽可能地拖延了一些,危险性相对可能会提高成功率。

  就算,最后培养计划真的失败了,直接存活的概率也会大一些。

  真是讽刺。他们从来不怕赌,但也绝不爱赌,却不得不在最怕输的一次博弈中下最大的赌注。

  绿谷欲言又止。

  轰焦冻知道他的意思,摇了摇头。

  今天他勉强算是被逼着过来的。

  某个喜欢乱来的家伙这次终于有了自知之明,但他自己不能来,却也一定得让轰焦冻来。

  “之前神射手老师的事,我们都有责任。”

  如果不是他们提供给救援队伍的个性信息出现了严重的错误的话,神射手也许不会牺牲。所以他们能做的,只有尽力调查,尽快将ALL FOR ONE和与其合作的组织绳之以法。

  “胜己今天去总部提交请假材料。”

  这种时候还不肯假手于人一个人跑去总部,也只有他干得出来了。

  “小久——”

  “绿谷,嗯?轰君也在吗。”

  八百万和丽日几乎是一起到的。

  今天来得比较急,所以绿谷并没有通知太多的同伴,只是和轰还有八百万先交代了一下新的线索,本打算自己先来调查,之后分享成果,却没想到几个人都要来。

  果然神射手老师的事,对大家的影响都很大。

  

  丽日的心狂跳着,从听到13号老师对她说的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平静下来,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那边过来的,脑中茫然一片。

  怎么会是根津校长!

  是13号老师弄错了吗?还是敌方的又一次假扮与诬陷的计划?

  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不可遏制地蔓延起来,却又因为不可置信而在心底撕扯出一道道沟壑。

  可能她没有小久那么擅长思考,她需要和小久说这件事。

  当她看到几个人和绿谷一起站在路牌下时,才生生绞着衣角冷静下俩。

  她舒了口气平复自己紊乱的呼吸。

  13号老师只是说怀疑校长而已,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可能只是巧合。现在不能在大家面前说,不然会引起大家的恐慌,还是等告诉小久等他判断之后再考虑怎么做。

  几个人打了招呼,一起朝资料馆那边走。

  市资料馆不大,只是个三层的老建筑,里面存放着历年来的报纸和一些文字资料,还有总部成立前一些早年的英雄的文字档案,早在总部成立之初就收入了电子档案,因此在总部集中管理各大英雄事务所之后已经很少启用了。

  年久失修,建筑显得很旧,表面的漆都有些脱落了。

  绿谷率先走了进去。

  轰焦冻落后几步,似有所觉地抬起头。

  有人不紧不慢地从二楼窗口边走过,转眼就没入窗帘后看不见了。

  管理这群资料馆的是总部指派下来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一楼门口的借阅台后面,看到几个人之后和蔼地笑笑,拿出本子登记了他们的个人信息。

  “请问今天还有别的人来这里查阅资料吗?”轰焦冻淡淡地问,状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放在桌上那本记录本。

  摊开的两页纸上空荡荡的,除了今天日期之外就只有个孤零零的名字和对应的联系方式。

  按照规定,只有内部人员可以查询英雄的资料,需要出示英雄执照,登记所在的部门。而普通市民只能查询普通的报刊等信息。

  “嗯……”管理人应了一声,扶了把鼻梁上圆片眼睛,笑了笑:“说起来也是啊,平时没什么人来,今天倒是要把这门槛都踩塌了。”

  她指了指楼上:“刚刚来了个年轻人,说是工作需要,要查一查几十年前的报刊,我已经让他上去了。”

  “这么巧吗?”绿谷一怔,心底却有些不好的预感浮起来,加快了写字的速度:“我们也是来查阅旧报刊的。”

  丽日看他放下笔,忙拉着他转身跟上轰和八百:“谢谢您啦,我们就先上去……”

  听到管理员的话,她也有些急,想要快点上楼去。

  只是,她的话说不完,而这楼也上不去了。

  只听楼上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整栋旧楼震颤起来,火舌如狂龙般从门窗和楼道当中喷吐而出,刹那间蔓延开来。

  “糟了——”

  预感成真,丽日下意识想要往楼梯口跑,却被绿谷一把拽住护在了身后。

  又是连着几声巨响,也从楼上发出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连续逼近。

  楼板在爆炸下已经出现了裂缝,管理员惊慌地叫着从借阅台里跑出来。

  “小心——”八百万墙上前,臂上是一面盾牌,挡住要倒下的柜子。

  哗——伴随着清脆的碎冰响声,莹莹的冰从轰焦冻右脚下蔓延出去。

  他抬起右臂,寒气缭绕间,冰凌也迅速地射出,从上方将大楼冻住。左边身躯温度同时升高,白色的制服逐渐发黑碳化。

  伴随着坚冰的出现,资料馆里的温度骤降,楼上的轰鸣爆炸声也停下了。

  确认过暂时不会有危险,绿谷朝身后几人示意,率先朝楼梯口跑去。

  总部对英雄们的监控已经取消了,他们的通讯设备也都换过了。但为什么,他们的行动却还是逃不过敌方的监视,似乎每一步都能被敌方预料而抢先。

  作为英雄,对于敌方的感知也是很重要的一种能力,但为什么他们一直都毫无所觉,难道敌方的个性真的已经强大到能够瞒过他们所有人吗?

  “咳咳……”火焰虽然已经被熄灭,但爆炸造成的烟尘和砖石残渣还在。

  八百万挥开面前的烟雾,楼道中的情况仍然看不分明。

  “好重的火油味道,他们是强行将这里烧毁了。”

  她踏上二楼的最后一级阶梯:“他们是怕我们在这里查到什么吗?”

  丽日也跑了上来,径直奔向损伤比较惨的一边:“人似乎已经逃走了!”

  轰焦冻冷静地观察着现场情况,爆炸造成的火浪将天花板熏黑,爪牙一般从爆炸点向四周蔓延,墙面已经在冲击下出现了裂痕,此时被冰冻住,能够保证暂时不会有崩塌的危险。

  “那边是英雄档案室吧。”他伸手朝损毁最严重,估计是爆炸起始处的房间指了指。

  绿谷一惊:“难道他们不是冲着当年的报刊来,是冲着英雄档案来的?”

  “恐怕是了。”轰焦冻皱眉朝那边走了几步,朝房间里看去,果然里面的柜子基本全被炸毁,资料烧得残破不堪。

  “他们是怕我们从档案当中查到什么吗……”绿谷凝眉捏着下巴:“可是总部当中还有一处档案室……”

  轰焦冻身体一震,脸色陡然变了。

  “这里你们处理一下,我现在去总部。”

评论(2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