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9

没有天亮都算是七夕,七夕快乐!轰爆,双A,带球严重预警。

  第十九章

  虽说只是猜测,但轰焦冻从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放心。

  当初在雄英时便能因为绿谷一个地址前去救援,何况现在牵扯到的是爆豪,还是这种状态下的爆豪。

  “嘟……嘟……”

  一直未有接听,手机里的忙音更加剧了脑中萦绕着的不详气息。

  进总部前的又一次确认,同样的结果。

  轰焦冻放弃了用通讯器进行联系,祈祷着对方只是忘带手机或者开了静音。

  可能性都不大,特别是在他的特别叮嘱后。

  时间跳向整点,总部的下班时间。

  轰焦冻看了看四周逐渐开始从建筑里出来的人,微微皱眉,往主楼跑去。

  刚迈进楼,就撞上一波下楼的人群。

  伸手拉住几个人询问,都没有看到过爆豪。

  “请问,档案室在哪里?有出什么事吗?”

  只要这里的档案室还安全,那多半就是虚惊一场。

  被他拉住的人一愣:“档案室啊,在楼上啊,那里能出什么事啊?”

  轰焦冻问清楚了位置,道了声谢往上跑。

  沿着环绕的楼梯一阵狂奔,一口气跑上五楼。路上的人被这阴沉着脸的家伙吓了一跳,纷纷让开。

  “呼……”

  五楼档案室的门刚刚锁上,大楼保卫古怪地看着这个急匆匆跑上楼的人。

  “档案室?没事啊,里面没人,我已经查过了。”保卫冲他扬了扬手里的钥匙:“上次那种事再来一次我这工作就不保了。”

  轰焦冻松口气,又问了爆豪的事。

  “'爆心地'吗?他早就离开了啊,我看到他从楼上下来了,应该正好错过了吧?”

  轰焦冻道了谢,又迅速下楼,给研究部里的人员去了电话,得知人没回去,交代如果看到人一定要告知他后,径直出了总部打车回家。

  为了方便工作,爆豪胜己自己的房子离总部不算远,也因此,在下车时,轰焦冻狂飙的心跳还没平静下来。

  如果是这家伙独自回家又不告诉他,还不接电话的话,绝对要好好算个账。

  上楼,熟稔地摸出钥匙,开锁,推门,开灯的动作一气呵成。

  客厅里静悄悄的,几天没回来,柜子上落了点灰,里面的鞋子都端端正正地摆着。

  轰焦冻走了进去,推开虚掩着的卧室门。

  心道如果这家伙是回来睡了一觉,没有接到他的电话的话,这次就算了。

  然而没有人,主卧没有,客卧也没有。

  被子整整齐齐地叠着,窗帘外透着街道上暗沉沉的光。

  有一瞬间的不可置信,心脏兀自空了一块。

  就是那种什么很重要的,一直摆在掌心里的东西突然消失,完全不能相信会就这么弄丢的不可置信。下一秒,惊慌和愤怒这些其他的情感才后知后觉地追赶上来。

  轰焦冻神色冷下来,将刚刚蹭翻一角的毯子扯回原位,关好灯,再次关上门。

  守门人说看到爆豪下楼,研究部和家里却都没有人,问题一定出在这中间,无论如何要先回总部一趟。

  傍晚时分的城郊,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晚一步离开的英雄熙熙攘攘地往外走。

  调取监控需要上级的批准,但现在的状况根本来不及,真出什么事,到那时候人都凉了。

  门口的守卫说没有见到过爆豪走出来,但他们并没有时刻注意着走过的人具体是谁,因此也不能肯定。

  但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市资料馆被烧毁的事件影响,他总觉得爆豪的失踪也与这事有关。

  轰焦冻冷着脸再度沿着小路往里走,打算再去一次档案室,再没有线索的话就只有动用武力取得监控了。

  这时他甚至有些羡慕起AO的标记来了,当那种特殊的标记连接建立之后,双方总是会对对方有一些隐隐的感应的。

  而他们有的,只有建立于疼痛和血肉之上的互相啃咬的痕迹,在时间的消磨下只留下了淡淡的印记。

  他们的信息素也还保留着独属于自己的鲜明特征,骄傲,张狂,放肆,透露着Alpha的强大气息,无法真正被对方所改变与弯折。连爆豪,也仅仅是混上了那股新的气息,自身的信息素仍旧刺激与霸道。

  A与A其实是相互排斥的,不管是肉体还是信息素。

  但他们真正饱含着对对方的渴望,那种纵使要将彼此分明的棱角磨得血肉模糊也要并肩登顶的渴望,最后便像齿轮一样严丝合缝地贴靠在一起。

  或许他们的感应与连接真正是建立在疼痛与血肉上的吧。

  夜色沉沉,路灯下沾着露水的草叶反射出晶莹的光。

  轰焦冻隐约感觉旁边那栋楼里传来了闷响。

  从办公大楼走出来已经将近下班时间了。

  日头西斜,天边逐渐染出红霞。

  这是人流出现高峰的前一个时间段,能在这时候出现在这的只有闲人和翘班的。

  能在这地方晃荡的闲人不多,爆豪胜己恰好算是一个。

  可他看着远处那个四处张望着畏畏缩缩往一边的后勤大楼走的那家伙,却怎么也不像是个翘班的。

  爆豪胜己插着兜往大门走,斜眼瞥见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隐进了楼里,啧了一声。

  纵使说起来有些不齿,但敏锐和好管闲事其实是职业英雄的必备素质,不只是绿谷,每个人都少不了有那么几分。

  于是本该继续向前的脚步停下,转而朝右边走去。

  反正研究部里的味道恶心死了,与其回去坐牢一样被人盯着,还不如在外面转一会儿。

  他落后几步,进到楼里时,目光可及处已经半个人影都没了。

  淡色的瓷砖上反射着窗外夕阳映照下的金红色的霞光,一楼里空空荡荡的,安静得不可思议。

  但就是这样的平和,反倒真让他越发警觉起来。

  这样匆忙地隐藏行迹,到底是要去哪?

  他朝里走了几步,靴子踩踏的声音清脆地回荡。

  门岗处没有人,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爆豪胜己看了看周围的房间,仍没有发现刚才那家伙的踪影。

  再跟上楼一层一层地找就有点蠢了,转身要走,突然听见走廊深处有些响动,是门轻轻关上的声音。

  朝那边走去,里面有一排房间,门上都是电子锁。

  他对这边不太了解,看了看门上的牌子,是纸质档案室什么的,门上的锁显示着打开的状态,但门仍然关着。

  刚刚那个人是进去了吗?还是这里的锁本来就是打开的?

  他抓住门把手推开一点,没有立刻进去,眉头拧紧,里面竟隐隐有些火油的味道。

  突然,走廊最里侧传出一声枪响,随即是咣当的翻倒声和咔擦响动的机拓声。

  爆豪胜己暗骂一声,转身朝走廊深处跑。

  途中不忘瞥了一眼经过的几间房,门上的电子锁和刚才那间房一样,全是打开的状态。

  最里侧的房间房门开着,里面看不见人,只有地上呈溅射状的一点血迹。上方齿轮咔嚓转动,一道机械墙已经快要落到一半。

  来不及思考,也没有选择余地,本能让爆豪胜己俯下身滑了进去。

  “什么人——”

  男人惊慌之下声音显得某些尖利,随之炸开的是几声枪响。

  早料到对方手上有枪,爆豪胜己神经骤然绷紧,乍一进门,就着姿势在地上一俯冲,朝前翻滚出去,迅速隐藏到后面的书柜群中。

  子弹擦过手臂,将外套划破,留下几道血痕。

  爆豪胜己靠在厚重的书柜上,一声都没吭,捂住手臂透过缝隙朝外看去。

  年轻男人穿着执行部文职工作制服的站在门口的操作台前面,右手握着把形状特殊的白色手枪,枪背上有个六角螺母的研究部成品标志,左手拎着一个老头的后衣领。

  老头估计是这里的看守,此时低垂着头,血顺着脸滴下来,联系上刚才的枪声,恐怕凶多吉少。

  比起此时“手无寸铁”的爆豪,拿着凶器的罪犯要更激动一些。

  一如刚才进入大楼之前展现出的畏惧,这神经脆弱的年轻男人神色有些崩溃,颤抖着挥动两臂,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怎么会有人跟进来——”

  “你别过来!只要再过一会儿就好了,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的……”

  他身后的操作台显示屏亮着,绿色的进度条正缓慢却毫不留情地推进。

  书柜后一阵响动,突然,一团黑影从暗处飞出来。

  年轻男人神经质地大叫一声,左手一松,枪口随身体迅速转向,子弹砰砰砰连射出去。

  弹壳落了一地,被射中而落下来的却不是个人,而是几本书。

  随着书籍沉重地砸在地面上,他的脑袋也遭到了相同程度的重击。

  男人被爆豪胜己一拳砸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失去了意识,枪也咕噜咕噜滚到一旁。

  爆豪胜己脚下也未站稳,踉跄一步一把撑在操作台上,埋头深深吸了口气。

  刚才动作间,有一瞬胸口仿佛堵住了一般,呼吸一滞,喘不过气来。伴随着一阵心慌,一股没来由的烦躁翻涌而上。

  分明动作间已经很小心没有压到腹部了,此时却仍有些明显的抽痛,跟之前一直持续的隐痛不同,也不像是动得厉害时的状况,肚子一阵发紧。

  收回左手揉了揉,迅速调整着呼吸,蹲下身将刚才被丢下的管理员扶起来。

  “喂……”

  人被翻过来,头软软地垂下,额上一个弹孔,肯定是救不过来了。

  AFO那帮混蛋——

  爆豪胜己松手将人放回地面,撑着台子起身,目光落到屏幕上。

  屏幕上显示的进度是在破解这里的权限,此时已经走了百分之六十多,只是不知道这帮杂鱼到底想干什么。

  在雄英几乎全能的爆豪胜己对于这方面实在苦手,程序锁死了,点击了取消,又尝试了其他相关的指令,仍然没能够将进度停下。

  摸出手机看了看,果然信号也被屏蔽了,没办法通知外面的人。

  他们有胆子搞这事,说明这间房的报警装置和监控至少在短时间内起不了作用,但这破玩意儿他却没办法操控。

  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多,不管是哪种意义上。

  进度到达百分之七十。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翻滚动作着实太大,还是现在压抑不住的烦躁所致,腹部又是一阵发紧,比之前那一阵还要强烈。

  就在此时,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攀上了爆豪胜己的小腿,在他能反应之前将他摔了出去。

  砰——躬身双臂护在身前,后背撞上书柜,巨大的冲击使其整个向后倒去,再撞上后面的柜子。

  一排沉重的木柜连同上面摆放的书一齐砸到地上,坚硬的书脊硌得后背生疼。

  但随着撞击腹部骤然爆发出的剧痛让他无暇去关注身后到底变成了怎样一片狼藉。

  “唔……”爆豪胜己闷哼一声,冷汗转瞬将里面的体恤打湿。

  伸手扣住肚子,夹克下的腹部一阵发硬。

  就算他再心大也知道肚子里的家伙不对劲,但现下的状况,容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黑影再度从一侧的地面冒了出来,但那块地方不远处堆满了滚落下来散乱的书籍,不可避免地擦上了几本,硬壳磕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这响动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微不足道,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却如同响雷一般炸在两个人耳边,只是于一人是指路铃,于一人是催命鼓。

  一枚深绿色的椭圆物事撞在躲闪不及的人影身上,没有丝毫停顿,砰得炸成一团火,碎片飞溅后的穿刺更带来了额外一声惨叫。

  爆豪胜己迅速撑起身后退。

  一只干瘪的节肢状的爪子被炸飞出来,烟雾当中的男人惨叫一声,从地面上露出半截瘦骨如柴的身躯,一只手按在地上,五指蔓延出黑色的节肢,其中一根指头上血肉模糊。

  “又是你这杂鱼,就这么想早点来送死吗!”

  爆豪胜己咧嘴笑,赤红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上次在城郊袭击他和轰焦冻的那个男人。

  穿行者被这凶猛的视线骇了一跳,察觉四周弥漫的Alpha信息素,上次被抓住天灵盖要害的后怕又从脚底升上来,后背的烧伤还没掉痂,擦在背上一阵发痒。

  他心下有些发怵,却见对面伏低身子摆出一副进攻姿态的年轻Alpha身体突然颤了颤,呼吸也有些紊乱,这才又嘿嘿一笑。

  “如果你能够使用个性的话,刚刚就已经进攻过来了吧。”

  他突然抬起手臂,一只爪子迅速蔓延分岔,朝对方逼过去。

  爆豪胜己骂了一声,朝一边躲开,伸手抄起刚才滚落的手枪朝那穿行者手臂爪子蔓延出开了几枪。

  黑衣男人那半截身体也迅速埋入地板,未及躲掉的子弹被折返的爪子挡掉,炸断的爪子又从断口处重新生长出来。

  “鼎鼎有名的‘爆心地’竟然也开始用我们这帮杂碎才会用的武器了啊,现在不过都是虚张声势吧?”

  爪子缩了回去,他再度从另一处地方冒头,嘲弄地笑着。

  “看看你那副怪物的样子,真的还能够算是Alpha吗!恐怕连个最普通的Omega都不如吧?有这个小怪物的存在,就算拥有再强的个性也毫无用处!”

  爆豪胜己双目微眯,手一挥,又是一枚特制的手榴弹射向对面。

  黑衣男人一扭身,几个爪子抓在地上,整个身体仿佛多足的节肢动物,朝一旁躲去。

  爆炸造成的后坐力对身体负担太大,他料定爆豪胜己此时不敢动用大规模杀招,但吃过一次亏,又畏惧他的个性,便不主动进攻,只一味避开攻击。

  只要将他身上的武器耗尽,或者等到他体力不支,便构不成什么威胁,能够瓮中捉鳖。

  鳖先生似乎并不想乖乖进他的笼子,身子一俯似乎要朝他这边过来。

  穿行者心中咯噔一下,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随时准备迎接来自对方的剧烈反击。

  然而什么都没有。

  淡金发的年轻英雄僵在原地,浑身剧烈颤抖,脸色煞白,艰难地动了一下手臂,随即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原本已经晕厥的怂货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趴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把电击枪,脸色不比被他电的那位好多少。

  “我……我不想的。”

  黑衣男人“嘿”了一声:“早跟那位先生说过你们这帮人不可靠,到这时候还畏畏缩缩的。”

  他朝控制台看了一眼,进度百分之九十。

  “等这些东西都删光了,把这家伙也带回去。”

  黑衣男人的爪子朝伏在地上的爆豪胜己蔓延过去,要将他绑住。

  制服男从地上半坐起来,大喝:“不行!现在带他走,目标也会保不住的——”

  突然,几团黑影连续朝黑衣男人射了过去。

  穿行者骇了一跳,措手不及下狼狈地朝反方向闪了过去,踩到了垮塌的书架上。

  面前侧身趴着,本该失去行动能力的人突然动作,制服男一惊,手里的电击枪要再按下去,却被一条长腿绞上胳膊一掀,强劲的力道使他被侧身压了下来,随即靴子的硬底撞上脑袋,顿时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火光与烟尘散去,穿行者挥动着手臂,看到的第一个景象就是两手炸着火花朝他扑过来的Alpha。

  他下意识就要再遁入地面,却发现脚下都是堆积的书册,根本无法下行。

  原来早就已经发现他只能遁入砖石地面,无法穿透金属和其他物质,才特意用手榴弹的攻击引他过来的吗。

  砰——随着炸响,黑衣男人的两条手臂受伤,又被拧着强行使关节脱臼,最后被爆豪胜己反拉住手臂踩着背压在书堆上。

  爆豪胜己冷着脸,硬扯着黑衣男人的爪子从四周反复绕过,打了个死结。

  这才缓缓站直身体,反复稳定因为疼痛而颤抖的呼吸,手掌揉摁着再度变得坚硬的腹部。

  似乎……已经停不下来了。

  剧烈活动,使用个性,甚至电击,不能干的,绝对不该干的,已经全都做了个遍。

  但细想一下也挺无奈。

  身为职业英雄而背负着的使命,既然撞上了就逃不开,就算换了绿谷或者轰也是一样。

  连七个月都没有呆满,这家伙就要……

  一次强烈的挣动,腹部微微一颤,爆豪胜己啧了一声,随着疼痛缓缓躬下身,抓枪的一只手崩得骨节发白。

  黑衣男人被爆豪粗鲁的捆绑动作痛得龇牙咧嘴,却又嘿嘿地笑了。

  看起来,比起他,对方才更是一副强弩之末,马上就要倒下的样子。

  “嘀——”操作台传来一声响,屏幕上对话框自动关闭又弹出了新的。

  执行删除过程。

  穿行者眼前一亮:“进度百分之百,权限破解,马上任务就能完成,就算你杀了我也没用哈哈……”

  磅——他的笑声截止在喉咙里,血液从后脑流下,噗通一声倒了下来。

  看起来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爆豪胜己却仍定定地戳在书堆上,将被当成砖头抡的枪托上沾上血的手枪扔了出去,伸出一只手对准了控制台,嘴角扬起个狞笑。

  “说什么要删东西——要毁掉那些资料的话一开始炸掉不是更快吗——”

  

  嘟——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轰君,我们这边事情已经弄完了,你是回总部了吗?那边没出问题吧?”绿谷问。

  “档案室没问题。”

  “那就好。等等,轰君是两个档案室都去看过了吗?敌人的目标应该是副楼里存放英雄资料的那个……”

  这一次回答他的只有呼啸的风声。

  副楼昏暗的入口仿佛巨兽长大的嘴,里面的咆哮越发尖利与疯狂。

  不用绿谷说,轰焦冻也已经能够听到了。

  空荡的楼道里回荡着可怖的轰隆声,终于连上层和其他地方的英雄都惊动了,灯光一盏一盏地亮起。

  轰焦冻却无暇关注这些,只朝响动的地方奔跑。

  砰——

  走廊最深处,本该是档案室的地方被特殊金属材料堵住了,此刻却被烧融变形,诡异地秃了出来。

  轰隆声顿了顿,轰焦冻心中咯噔一下,左臂猛地燃起炽烈的火焰,朝坚固的机械门灼去。

  与此同时,门内再次响起爆破的声音。

  对流的灼热空气猛然膨胀爆开,气浪掀起走廊里的人的头发,爆发出一片惊呼。

  红白与金色的发丝翻飞,四目相对。

  他们的连接由血肉相铸。

  爆豪胜己掀了掀眼皮:“慢死了,半边混蛋……”

  下一秒,那坚实得仿佛无坚不摧的身躯直挺挺地朝轰焦冻倒了过来。

  轰焦冻伸出手扶,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鼓胀的腹部,最后只能半抱着伴侣坐了下来。

  档案室的门打开,周围一片嘈杂,混乱中夹着各式各样的惊叫与喝骂。

  轰焦冻充耳不闻。

  爆豪胜己瞥了一眼里面的一片狼藉,还有被绑起来的两个人,皱了皱眉。

  “他们的目标是删资料。”

  “我把整个运行的设备全炸了。”

  “让那些家伙,自己修,修不好也没办法。”

  他清晰地说着,终于闷哼一声急促地喘息起来。

  “闭嘴。”

  别说恢复资料,轰焦冻现在有自己进去将那堆东西烧了的冲动,但也仅仅是冲动。

  他深深地喘了口气:“说你自己。”

  爆豪胜己什么也没说,赤红的双瞳暗了暗,只伸手拉过轰焦冻一只手贴在敞开外套后只罩着一件薄T恤的肚子上,石头一样发硬。

  他可以流更多的血,受更重的伤,他甚至还能爬起来再揍十个这样的杂鱼。

  但是却没办法再让这家伙呆下去了。

  轰焦冻玉石般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冰,旁边的人畏惧着不敢上前。

  “刚才的话听到了?”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不再多待,脱下自己的外套一盖,一把将伴侣抱了起来。

  一条手臂贴着后背,被汗湿透之后潮潮的,另一条手臂上却全是黏湿的触感,又不断变得温热。

  轰焦冻知道一个人有多少血可以流,却不知道他抱着的家伙到底流了多少血。

  这段路不长,却仿佛跑了很久,因为他隔几步就要低头。

  嚣张的家伙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嚣张的。

  淡金色的发丝被汗水黏在脸上,脑后的那些仍不羁地支着,本来就白的肤色惨淡得不能看,双唇因失血而干涩起皱。

  但不管轰焦冻在什么时候低头,那双赤红的眸子仍定定地盯着他看,从未失去神采。

  有人把疼痛归为十级,然后将这一种放在了顶端,而这家伙恐怕倒霉得要再加一项内出血。

  但他仍然清醒着,仿佛拥有钢筋铁骨般的神经一样戳在那。

评论(2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