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科研狗,番外会有随缘,极度杂食,注意屏蔽
同人原耽,勾搭同好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20

轰爆,生产严重警告,其实也没多少……但还是警告

    第二十章

    其实爆豪胜己一开始真的没打算用个性,至少没打算用得太过。

    灯光在不稳的电流中闪了闪,伴随着那堆破铜烂铁之间的跳跃火花谱了一曲。

    这防得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中唯一清醒的人却无心欣赏这一幕。

    子弹穿透手臂打了出去留下个血洞,血液汩汩流出,浸湿衣服的同时也带走了一部分体温。

  档案室里的温度控制装置仍然嗡嗡地运行着,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呼呼喷着冷气。

    爆豪胜己收回对着变成一片废墟的控制台的手,贴在隆起的腹部。

  “唔……”

  掌下再次变得坚硬,身体里沉重的一团纠缠出一阵绞痛,拉扯着向下坠。

  克制住要蜷缩起来的冲动,一遍一遍地在肚子上轻轻揉摁,试图将这该死的异状停止。

  “你这家伙,消停点啊。”

  现在还不能出来。

  还不到时候。

  待久一天,存活的可能性就会大一点。

  勉强直起身,抬腿用靴子一脚蹬开地上晕厥的被滑稽地绑成一团的黑衣男人,扶着一边倾倒的柜子,缓缓在原地坐了下来。

   爆豪胜己深吸一口气,曲着一条腿半坐在地上,一只手握着膝盖,一只手在腹侧反复安抚。

  身下是冰冷的瓷砖,后背贴着杂乱的书堆,呼吸随着加剧的疼痛而变得沉重。

  手臂上的子弹打穿的地方还在流血,伸手握住,鲜红透过指缝滑下,染透了半边袖子。

  疼痛暂缓,爆豪胜己喘息几声,朝后靠了靠,抖着手将衣服解开。

  外套散开,露出浑圆膨胀的腹部,薄薄的体恤衫被汗水贴在身上,此时已经凉透了,像层半融化的薄冰。

  单薄的布料随着里面的家伙的蠕动而泛起轻微的褶皱。

  昔日坚实的腹肌一块都没剩下,看起来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

  怪物吗?

  一个Alpha变成这种样子还真是够难看的。

  但是怪物又怎么样。

  从过去到现在,他还真被不少人或明或暗地叫过怪物,那个垃圾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绝大多数的杂鱼们都做不到,才会把这叫做怪物。

  呲啦——

  爆豪胜己从衣服上面撕下来一截,单手缠到胳膊上,牙咬着一端打了个节。

  秋已深了,夜也已经深了。寒意从冰凉的地面爬上来,逐渐渗透四肢百骸,连汗都是凉的。

  而身体的温度烧得火烫,伴随着阵痛燃烧能量。

  又是一阵绞痛,这一次比之前的都要急和剧烈。

  爆豪胜己呼吸一滞,捏紧双拳,后背死死抵靠在书堆上,在疼痛中朝后仰去。身躯绷直,汗水沿着扬起的下颌和颈部线条滑进衣服里,浑身的肌肉绷紧,在这场酷刑中战栗和咆哮,但仍牙关紧咬着一声没吭。

  不管当事人是怎样的不情愿,现实总是能补上不留情面的最后一刀。

  有温热的黏腻在身下蔓延开来,贴着冰凉的瓷砖灼出热烫的温度。

  身体再度松懈下来,急剧地喘息,赤红的双目暗了暗,眼尾也发红。

  真的就到这里了。因为那帮杂鱼。

    拳锋砸在地上,因为不管不顾的架势留下一点血迹,却又因为再起的疼痛闷哼一声躬起背。

  太快了。

  纵使他对O那点破事一点了解都没有,也知道这样的进程太快,迅疾而毫不留情地推进。黑暗当中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但是体力却已经因为失血和疼痛耗得差不多了,这样是绝对等不到天亮的,总部那群白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里的状况。

  半边混蛋……

  绝对会发现的吧,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

  身体从半倚靠的姿势滑了下来,随着用力半悬空地绷紧,接着又失力落下来,贴在冰冷的地面上。

  脆弱的腔体在压迫下不堪重负地绞着,肚子里的一团狠狠往下坠。

  爆豪胜己侧身曲起腿半蜷起来,尽量减少体温的流失,手指绞着衣服,克制住不要跟着身体本能用力。

  如果在这里出生,这家伙绝对活不下来。

  他喘息着侧过脸,缓了缓,视线逐渐清晰,看着那扇被封住的门。

  突然伸手撑着身体爬起来。

  再这样下去就来不及了。

  与其等在这里等待那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的救援,不如自己砸出一条路来。

  疯狂,却又冷静而精准,因为没有选择和退路。

  而他从来都是这样的。

  爆豪胜己站起身,腰腹沉重得如同现在泥沼里,绞痛和酸胀从每个缝隙啃噬得让人发疯。

  他哼了一声,踉跄了一步才站稳,沉重地喘息着,却眯着眼笑起来,手在肚子上拍了拍。

  “喂,既然你这么等不及,那就只好,赌一赌了。”

  他朝门口挪了过去,在能施展的最近的距离停下,左手圈在右手掌心,让力量最大程度地集中。汗湿的掌心噼里啪啦地炸响,火舌裹挟着凶猛的冲击力朝前方轰然炸开。

  巨大的轰隆声在密闭的空间中凶残地撞击,仿佛能将空气割裂。

  火花飞溅中,气浪朝后翻飞,硬生生地将煞神朝后推去,地板上留下被水迹晕开的血液,意志力支撑住沉重的身体。

  钢材在高温的舔舐下尖叫着变形,被拉扯到极限,后坐力同样作用到手臂和浑身。

  神经在绞痛中撕扯,腰背和肚子简直像不属于自己,大脑却能从模糊的图像当中清晰地做出判断,找到面前这块金属最薄弱的地方。

  还要再多来几下……

  但他却第一次发觉抬起手臂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变得艰难起来。

  逐渐变得炽热的空气中突然钻入了熟悉的信息素,混在血腥味里微弱得几不可查,但却被混沌的大脑在瞬间就捕捉住了。

  同为Alpha的信息素仿佛一柄利刃一般,唤起本能的对抗,却又同样以一柄匕首的锋利,划破皮肤血肉,刺激得叫人清醒。

  手臂仿佛锈了齿轮仍在运转的机械,艰涩迟钝却又不容拒绝地抬起来。

  又一击炸了出来,铜墙铁壁被融化,分崩离析。

  整个身体仿佛都放松了一瞬,但实际上松懈的只有神经而已,浑身肌肉因为用力而僵硬。

  真不想在这家伙面前这么狼狈啊。

  半边混蛋的脸像镀了层冰,但这个红白毛本身倒更像快冰,呼吸颤抖着,身体也颤抖着,仿佛在下一刻就要破碎。

  一样的狼狈和难看。

  所以他不断地低头,他就一直看着他,从未挪开过视线。

  直到白色的墙壁从中间隔断。

  房间里站了好些人,围得密不透风,居高临下地站着。

  “唔……”身体在疼痛下僵硬地挺起来,又被人摁了回去。

  周围的人在说些什么完全听不清楚,不得不像块砧板上的肉一样被人摆布。

  “准备麻醉。”

  大脑不明原因地混沌着,视线时而模糊,将光影截成乱糟糟的色块,腹部的绞痛还在撕扯着继续,疯狂而竭力,仿佛身体的能量都是拿去干这个了。但意识却还保持着一线清明。

  全麻可能通过脐带影响胎儿,对于这种胎龄太小发育不完全的状况很可能致命,因此半身麻醉是在一开始就定好的。

  爆豪胜己咬牙竭力半睁着眼,被固定在床上的时候没有反抗,侧身半曲着腿,背后被固定上了针。

  窒闷的空间里时间早已失去了概念,下半身失去知觉,视线也被掀起的手术单挡住。

  但,同样不知缘由地,仿佛就是能感觉到皮肤被划开,血肉分离,神经被拉扯的疼痛,还有一种不该属于自己的恐慌密密麻麻从头骨争先恐后地钻进来。

  心跳在嘈杂的室内敲出沉重的声响。

  手术灯晃着,光晕转着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圈。

  视线也逐渐摇晃起来,仿佛坐在滚筒洗衣机里转了一轮,恶心一阵一阵地往上泛。一切变得模糊不清,只看得见几团黑影在前面晃。

  身体从极度炽热变得极度冰冷,仿佛在一瞬间坠到了冰窖里。

  红色在此时格外地鲜艳起来,刺激地瞳孔一阵收缩。

  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被提了起来,没有声音。

  有什么仪器滴滴滴紧密地惨叫起来。

  灯光下的人影们晃荡着放大,发出一阵阵狞笑。

  ALL FOR ONE的人——

  这些混蛋——

  双手燃烧起炽烈的火花,紧绷的肌肉拖着沉重得如同尸体一般的下肢挣扎起来。

  

  砰——

  捂在铁器里的闷响震得连设备带床铺都嗡嗡响起来。

  爆豪胜己猛地睁开眼,身体从床上弹一般支起来,随即又被刺眼的灯光和手腕上骤然扣紧的腕带给扯了回去。

  “该死——”

  没办法抬手遮眼,只能侧过头去避开。

  远处的窗外只有深沉的夜色,空气凉凉地打着转。

  同样是夜晚,距离那个梦境却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长时间躺卧和麻醉带来的滞涩感还在身体骨隙流连不去,花了不少时间才习惯的沉重和隐痛却已经消失了。

  这个认知如同铅块,噗通坠入心底,伙同尚未平息的波纹一起再度搅起漩涡。

  他迅速找到力度,在两条前臂的束缚下挣起身。

  洁白的被褥滑下去,衣服空荡荡地皱着,没有突兀的隆起,没有妨碍他行动的沉重感,除了略显尖锐的裂痛之外什么都没有。

  可房间里也什么都没有。

  他的神经如同逐渐拉满的弦一般难以遏制地迅速紧张起来,心脏砰砰将血液泵上头顶,天花板上散发着炽烈白光的灯周粉尘静谧地旋着。

  这样的安静该死地致命。

  门把朝下,发出一点响动,随即推动着气流吹动起来,打破了转瞬的寂静,却更加令人窒息。

  轰焦冻进门的时候恰巧看到坐起身的爆豪胜己猛地朝这边转过来,那一刻的动作,仿佛之前的空气当真是无法流动的凝固状态,需要极力挣扎才能接触到氧气。

  研究部的条纹布料覆盖住因为长时间的疼痛消磨而略显消瘦的躯体,整个人绷紧,像豹子一样微微弓起肩背,转过头之后放松了点,赤红的眼里却烧着火。

   “喂,半边混蛋……”

  爆豪胜己盯着他,一双眼里全是血丝,几缕发丝贴在额头上,衣服胡乱地皱着。呼吸颤抖,语调也跟着发飘。

  “那个……那个家伙在哪?”

  轰焦冻沉着脸摇了摇头。

  嗡——

  不知是哪窜来的火星贡献了最后一丝热度,蹭地点燃了引线,轰然炸得大脑发麻,气体膨胀挤压着占据大脑的空间,血液中的火星鼓噪,眼前花白一片。

  没有什么比此时陡然僵硬的动作,和血色抽走后的煞白更能说明对方的思路了。

  轰焦冻眼神一暗,上前几步,强硬地扣住肩膀。

  “你冷静点。我是说……”

  他吸了口气,脸上的阴鹜终于有些飘了,反倒有些无奈:“他还在,但你现在不能去见他。”

   “那个体外培养的装置,成功了。”

  爆豪胜己身体震了一下,视线聚焦盯着他,目光如炬。

  轰焦冻没有分毫躲闪地回视过去。

  没有说谎,是真正地成功了。

  心脏被绑在过山车上甩了一圈,干脆地麻痹着摸不清知觉,此时坠下,僵硬地停滞了一瞬,终于又不可遏制地狂跳起来。

  从来没有人能这么玩弄过,这颗心脏拥有犀牛般坚硬的外甲。愤怒和一点劫后余生的兴奋疯狂地纠缠了一瞬,无可奈何地鼓噪,最后干脆地全都交代给了空气。

  良久,眼睫颤了颤,眨巴了一下。

  “知道了。”

  他浑身卸力似的放松下来,终于察觉到‘不堪’的现状,厌恶地挪动了一下手腕,竟然真的要乖乖躺回去。

  轰焦冻微微皱眉,有些诧异:“真的不去看?”

  爆豪胜己烦躁地往后一倒,冲他示意被牢牢捆在床上的前臂,以及手掌部分笼罩的特殊仪器:“都绑成这样了,看个屁啊。”

  轰焦冻瞥了一眼。床的两侧准备了缚带,在手掌上还装上了克制爆炸个性的装置。

  眉头拧起,没有提到这最初是因为在手术当中,爆豪失去神智之后个性爆发对医生攻击而不得不装上的东西。

  更没有提到之后引发的混乱险些造成手术失败,还有大出血。

  他应该是与他们关系最密切的人,却只能站在门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只能听到别人的转述,根本无法想象里面是怎样一种状况。

  只是纵使隔着一堵墙听里面的嘈杂,都觉得这些声音撕扯着耳膜震在脑子里,仅仅几个吐息便实在难以容忍。

  于是他从室外,沿着地面一路冻了过去。

  旁边的人惊呼着阻止这近乎诡异的举动,轰焦冻却毫无所动。

  他不能进入房间,所有这大概是他唯一的陪伴方式了吧。

  浅浅的冰层穿过缝隙向房间里蔓延,随即,所有的声音仿佛和骤然寒凉下来的空气一起冻结了。

  轰焦冻突然上前几步,伸手把住了床栏。

  一双异色的眸子仍旧深沉,却浮着光,浅浅地流转。

  这样被堵不是第一次了,但如此气势悬殊的体位着实教人难以忍受。上次在医院时没心思管也就算了,这次没病没痛还能被这么搞一回他就不是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眯了眯眼,骤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双手被绑住,这样的动作要极大借助于腰腹的力量。

  轰焦冻微微皱眉,收回手把在对方的背后,随即就被嘴唇上凶狠的嗜咬给夺去了全部的注意力。

  浅薄的布料抻直,勾勒出肌肉的线条,几乎要遮挡不住这具躯体的锋锐。并非刻意释放的信息素游移着霸道地占据了空间,将猎物沾染个遍。

  纵使是在深秋,这个人也是一样散发着火热的气息,炽热得让人流连着不愿意放手。

  Alpha们的占有欲让几片唇瓣黏连纠缠着不愿分开。

  “胜己……还真是饥渴啊。”

  轰焦冻微微喘息着埋下眼,掩盖神色的同时倒是带出一点笑意来。

  “什么玩意儿——这账该我先算吧。”

  爆豪胜己舔了舔嘴,挑起一边的眉毛。

  先动手的家伙这么说,倒显得他像个禽兽一样。

  这话不提还好,一提反倒提醒了之前的事。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

  “要算账,回家之后一笔一笔地清算。”

  随即无视了对方凶恶的目光,掏出了手机。

  “我再急,还不至于赶这么点时间。”

  他举起手机晃了晃,勾起唇。

  “我是想说,去你是去不了了,但看看,还是可以的。”

  屏幕莹莹地亮起来。

  是段视频。首先入目的是个罐装的大型装置,和那些装脑无的透明营养罐有点像,但显然要复杂许多。这东西是由不透明的钢材支撑的,上面布满了阀门和管子,中间是个显示屏。谁在下面按了几下,显示屏才启动。

  当中的图像很暗,看不太清楚,但却确确实实能够看到里面的家伙了。

  他身上连着根管子,在狭小的空间里蜷缩成一团,很安静,偶尔才会动弹一下。

  如同一直以来的安静,乖巧得难以置信。

  这一次他可以安全地待到能够真正出生的时候了。

  爆豪胜己难得发怔地盯了一会儿,一句“丑爆了”憋得五味陈杂,唯独没有一点嫌弃。

  是啊,别说是长得像谁,罐子里的家伙小得可怜,勉强能看出个人形,瘦不拉几倒像个猴子。

  “他只是太小,等到出生,会好看的。”轰焦冻温声说。

  这么长时间以来,虽说认清了事实,但要真正平心静气地接受这件事所带来的一切,却一点都不容易。

  这家伙妨碍他训练,妨碍他战斗,妨碍他的英雄活动。

  简单说就是个长期累赘。

  早点甩下负担是不错,但真到这天看到这副凄惨可怜的模样,竟然难以自制地酸涩起来。

  烦躁和怒火交杂着燃烧。

  他的处境并不安全,ALL FOR ONE等人还在背后窥视着。

  咣——

  配置在床边的个性控制装置终于裂了,但没有爆炸也没有火花。

  拳头一下一下砸在残骸上。

  “ALL FOR ONE,还有其他那些混蛋,这家伙的债,我绝对要五亿倍地讨回来!”

  “啊,绝对会讨回来的。”

  轰焦冻点头,抓住他一只手。

  “在这之前……”

  “你还要一直这家伙那家伙地叫他吗?”

  “怎么也该取个名字了吧?”

  

  在年底之前,发生在总部当中的又一次大事件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连一向笃信科学的研发人员们都在考虑是不是该去寺庙里烧柱香。

  档案室被入侵,纸质档案被烧毁,电子设备也需要时间恢复。

  媒体抓到了讨伐的机会,联合着先后出现的犯罪者越狱,还有第一英雄的牺牲又做了一番文章,搞得人心惶惶。

  而民众眼中毫无作为的英雄组织成员本身,就算无视了这些口诛笔伐,也着实无法心安。

  抓捕之后进行调查,入侵档案室的只是个执行部的文书工作者,白斩鸡一个,个性也不强,战斗力基本为负。穿墙能力拥有者是个在逃的罪犯,因为贪图AFO赋予的个性而跟随他执行任务。

  但这件事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人的帮助。再加上之前落网的田中,实在难以想象组织当中到底还埋藏着多少敌人,分布在哪些部门,甚至是否前一天还笑着和你打过招呼。

  事件的扩大终于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几个相关的高层人员统统停职接受调查。

  绿谷作为一个新晋才三年的英雄,对那些高层基本仅有纸面上的了解,实际接触过的只有之前在总会上见过的监管官员宇内直人,还有就是雄英的校长,根津了。

  而现在又多了一位。

  以上被调查的上司们如何反应,他不得而知——除了其中那位每次在大楼里遇见他都没有好脸色的宇内执行官——但眼前这一位,就他所见,不仅没有抱怨,似乎还挺开心的。

  营养罐银灰色的表面浅浅地映着日光灯的色泽,披着白色长褂的山崎前总部长微微前倾着,查看表上的参数,又小心翼翼地调试仪器,两只眼专注地盯着,脸上的皱纹却因为笑意眯了起来。

  不像个位高权重的,倒像个普通的医生。

  这形象跟绿谷想象中凶神恶煞咄咄逼人的模样相去有些远。

  路过的吉田研究员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表示这位大人其实老早就当上甩手掌柜了,好些年一直醉心于自己的研究当中,要不是AFO越狱事件后部门陷入一定的混乱,他可不会回来管事。

  这话该真得很,现在被停了职,反倒没有丝毫怨怼,乐呵得很。

  绿谷朝显示屏上看去。

  他以前来过研究部,是为了改造得到适应自己能力的装备,来这个部门倒是头一次。而且也是头一次,看到即将出生的小孩。

  他和茶子的婚礼因为近期的混乱推迟了一些,不过就算早一点,Beta和Beta之间想要得到后代也是很难的。

  于是叹了口气,有些羡慕起来。

  显示屏当中看不分明,但蜷起身的胎儿已经接近真正成熟的时候了。

  山崎部长,现在或许该说医生了,看着他出神,随即对着这位反应过来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英雄笑了笑。

  “很神奇吧?两个Alpha所产生的奇迹。”

  绿谷点点头。

  “如果能将这项成果利用起来,说不定能够解决现在人口方面的问题呢。”山崎医生玩笑似的说。

  绿谷无奈地笑了笑,对这个玩笑不置可否。Alpha的人口数虽然不如Omega那样稀少,但也是远远赶不上Beta群体的。再者,有多少Alpha能够接受为另一个Alpha蛰伏呢?

  他来倒还有一件事要问。

  “对了……山崎部长,您当初毕业的学院和弗罗尔学院挺近的吧?您听过那位发明个性强化装置的前辈的事吗?”

  在档案室入侵事件当中,纵使因为爆豪的及时发现挽救了一部分的损失,但还是救不了那位曾与他见过一面的管理人的性命。

  一枪爆头,干净利落地了结了性命。

  而那位犯下这事的却实在不像是个丧心病狂害人性命的杀人犯,到底是什么给了他下手杀害管理人的决心呢,或者说,管理人为什么非死不可呢?

  绿谷和那位杰登布莱恩不太熟悉,但那天和他的对话却总是在心中徘徊不去。

  他曾经为此找过也毕业于弗罗尔学院的宇内执行官问过——对方在知道当初他为什么那么做之后总算没有将他直接剥夺英雄资格,但因为造成的麻烦还是给不了好脸色。

  一向脸臭眼高的执行官大人在听到那位前辈的名字之后倒是冷静了许多,语气中很有些敬佩的意思。

  “那位前辈的成果本该造福许多人,可惜了啊。”

  但是更多的,关于那台装置销毁之后剩余的资料的情况倒是没有更多的情报了。

  “那位前辈啊,他的研究成果实在是很厉害。”

  山崎医生点点头,很有些感慨的样子,却又惋惜。

  “但他那个想法是错误的。”

  绿谷一怔。

  “这样只会引起无个性和拥有个性的人更大的矛盾而已。”他说:“最后那位前辈的结局不就说明了这点吗?”

  发明出了这样的东西,最后却被无个性的人枪杀,多么讽刺。

  绿谷叹息一声。

  山崎医生的注意力又已经转回了屏幕,伸手在罐子轻轻敲了敲,能够看到显示屏里的影像开始有轻微的动作。

  “像他们这么强大的Alpha之间的孩子也会很强大啊。”

  “已经出现个性反应了。”

  “什么?”绿谷一惊。

  山崎医生的神色忽然一冷,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绿谷。

  “这件事很重要,请不要透露出去。”

  没错,正常人出现个性的年龄是在四岁以前,却从没有人是在出生前就显露出个性的,或者说,个性反应很微弱。如果在出生之前就拥有个性,那该是多强大的存在。难怪会遭到ALL FOR ONE的觊觎。

  听到绿谷的答复,医生的神色缓了缓,笑着冲他指了指一边。

  “你是要去找他们吧?在那边的训练室里。”

评论(1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