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面桶里的番茄

忙得不行,佛系写文

【轰爆】覆巢(双A,非典型带球跑)11

  第十一章

  敌方的兵力未知,几方战斗力太少,因此本次的目标是尽量避免战斗。

  正门肯定是走不了的,但是他们还可以走楼边的窗子。实在不行还可以故技重施,如同上次一样从屋顶走,只不过这是下策,毕竟在这较为逼仄的环境当中容易被人发现,而且绿谷自己的心脏并不能承受再看爆豪连用几次爆炸。

  他们选择了看起来不太会在这时候有人的平房先进行探索。

  “Clear.”八百万收回贴在墙壁上的听筒,切割了窗上的玻璃,率先跳了进去。

  其余三个人紧随着在夜色中潜了进去。

  厂房中光线很暗,没有人,只零星开着几盏灯,仅足够让人模糊地看见房间里的东西。

  上鸣甫一落地,抬头就被前面的东西吓得一抖:“说好的没有人呢?”

  “这东西……可算不上人啊。”八百万轻声说。

  这房间里竟然摆着许多营养罐,里面全是没有头盖骨露着脑子双眼暴突的脑无。

  爆豪嘁了一声,神色不快,显然是被这情景又勾起了点不好的回忆。之前那次敌方把他做脑无的计划虽然中途失败,但他也着实被逼着忍受了好些天那恶心散发着腥味的黄色流体。

  “话说轰那家伙……不会就是被抓来这里做脑无吧?”上鸣吞咽了一下,面带惊恐。

  这还真说不好,毕竟有爆豪的先例。

  “总之,我们先迅速把这里检查一遍。我刚刚看了一下,这里应该没有监控,但还是要小心,有什么情况大家先确保自己的安全,尽量避免交战。”

  这厂房很宽,而且几乎封闭,他们进来之前看过,这里只有他们进来的这一面开了两扇窗。里侧放着成排的营养罐,左侧有一处通道能够通往另一边的主楼,旁边是一排控制台,外侧列了许多柜子,摆了好几张床和一张巨大的试验台,上面仪器和试剂之类的不少,估计是对脑无进行操作用的。

  绿谷向其他三人交代了一下,八百万负责监听周围的情况,一旦有人接近就用手机通知他们,他在控制台上寻找有用的信息,上鸣和爆豪分头探索营养罐群。

  说真的,他们虽然是来找轰,但还真不希望在这罐子里看到他。罐子里的脑无虽然体型有差异并且由于赋予的个性不同而导致某些身体特症不同,但统一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双眼暴突无神,脑子外露,实在不适合把轰那张脸代入进去。

  上鸣看了一眼罐子里的人,打了个寒战,虽然知道脑无这种东西没有指令不会行动,但是毕竟那双鼓胀并且眼白占了绝大部分的眼睛还大睁着盯着他,怎么着也有点怂。

  他继续迈步,这边还有一排就检查完了,没有看到轰,心下松了口气。

  就是这时,他手中震了一下,刚松下那口气又迅速提了起来。

  有人来了——

  上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爆豪,皱着眉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但还是迅速躬身将身体隐藏在营养罐的底座后。这些营养罐下部都有一段黑色的底座,足够将他们挡住,只要进来的人不朝这边来,他们就不会被发现。轻微的砰一声响,绿谷调节力道腿上用出ONE FOR ALL也落在一个巨大的营养罐后。

  来的有两个人,穿着白大褂戴着手套,边走边说着什么。

  “就是这样,新的目标,需要进行改造,设备还有药物都全部准备就位的话就在明天进行了。”

  “真是急啊……不过也是,立即改造也免得夜长梦多。不过说起来那个人胃口真大,一次性改造这么多目标。我还以为第一英雄就能够让他满足了……”

  第一的英雄——安德瓦果然也在这里,几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两个人走向了试验台,在上面摆弄着什么东西。

  “那个人的雄心咱们又不是不知道,变更目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地狱烈焰安德瓦……虽然强大,但是年龄太大,能力基本已经到了瓶颈,那个人的最佳目标肯定是更年轻更有潜力的对象。有了这次这个,估计安德瓦只能作为备选。”

  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说脑无改造的计划了,但是似乎和想象中又不太一样,难道ALL FOR ONE想要制造出一只超强的脑无,而脑无的技能承载量和身体本身的素质有关?

  两个人做完了手头的工作,开始朝左侧的走廊走去。

  突然,一个人停住了脚步,转身朝试验台那边走了回去。

  “你先上楼去,我去拿个东西。”

  绿谷心头一凉。八百万刚刚为了探听周围的情况,将装置贴在了那面墙上,而她那个方向是没有他们这边这种营养罐的,她也没有自己的速度能够迅速挪到这边来。那边几张床的床单很短都没有垂到地,床上的被子都叠着,完全不能躲藏,能够藏身的地方只有列着的几个柜子。

  那几个柜子刚才绿谷瞥过一眼,前几个都是分隔成小格子的,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药品,只有最后一个没有分格,是个大空间,能够藏身。

  不要紧的……对方说拿东西,应该是前几个放东西的柜子。

  然而他的祈祷却并没有起作用,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径直走向了最后一个柜子。

  绿谷拳头握紧,背弓起,如果真的被发现,那就只有迅速制住那个人避免他呼救。他的另一个同伴已经走进了通道,难保不被他发现动静。余光瞥过,另一个营养罐下的爆豪也是备战姿态,不过不是要冲出去,而是将手对准了朝通道走的那个人。

  准备直接将对方炸晕吗,但是爆炸的动静难保不会引起主楼里其他人的注意。

  怎么办……绿谷咬紧牙关,盯着对面工作人员握住柜子把手的手。

  吱呀——门轴转动发出轻微的响声,白皮铁门缓缓打开。

  “啊……就是这个了。”

  工作人员伸手捡起柜子里的东西,关上柜门朝走廊走去。

  柜子里面没有人,里侧只有一面光溜溜的铁壁!

  原来八百万在柜子里造了和柜子一样大小的铁皮!她本人死死贴着墙壁,背靠着铁皮屏息,在昏暗的灯光下没有被发现!

  营养罐下的几个人松了口气。

  那白大褂已经快要走到走廊口。

  突然,一阵刺耳的刮擦声从最后一个柜子里传来,在这样密闭又安静的空间内格外尖锐。

  绿谷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由于时间太短,八百万制造的铁皮太短,不能和柜子上下卡住,只要支撑在铁皮后的她一动,铁皮就会倒下。

  八百万咬着牙贴在柜子壁上,额上已出了汗。

  听到刮擦声,白大褂脚步一顿,随即就是一阵更加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

  哐——铁皮撞在柜门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白大褂悚然一惊,回过头的瞬间,一个古怪的黑影已经朝他扑了过来。

  厂房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楚,等快到近前时,他才看清楚,面前那个古怪的黑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那声巨响在绿谷脑子里如同轰雷般炸开,但是他却并没有停滞。现在还有机会,只要制住那个人的话。

  他却并没有对对方出拳,ONE FOR ALL的力量,想刚好控制到让对方失去意识还是很难的,毕竟不能下死手。纵使是敌方组织成员,对方的性命也不是能由他来决定的。

  因此绿谷ONE FOR ALL技能的覆盖只有腿,一条腿侧点地朝旁边窜出后,左手隔着手套一把抓住上鸣的衣服,另一条腿落在地上急刹,随后强行转向,在技能的强化下朝走廊口的人电射而出。

  敌方组织的成员毫无反抗应声而倒,这自然是绿谷所期待的。

  但是期待这种东西往往都会落空,尤其是在关键时刻。

  绿谷使出的是ONE FOR ALL的速度,这短暂的时间甚至不够对方完全反应过来而使出个性。

  然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使出个性对抗的意思。

  只见白大褂神色惶恐,身体一歪,竟然朝着操作台扑了过去。这时绿谷已经到了他身前,微微侧身,将上鸣扔上前去。

  上鸣瞬间会意,双手抓住面前人的身体,放电——

  电流在瞬间窜过了男人的身体,那具不算高的身躯沉重地扑了下来,砸在操作台上。

  绿谷这时候才克服了向前冲的惯性落在地上,侧过头去看状况。

  白大褂伸出的手臂一同砸了下来,牵动了操作台上的红色摇杆。房间中陡然发出一声嗡鸣,竟然是从营养罐群中传来的。

  哗——最前面的营养罐底部喷出水来,罐中的液面迅速下降,一只脑无的头陡然暴露在空气中,强健肩背上的筋肉猛然抽动了一下。接着,后面的营养罐也一个一个喷出水来。

  “槽糕!他好像把脑无都放了出来!”上鸣迅速从白大褂身上起身。一旁哐当一声响,柜门被撞开,铁皮砸在地上,八百万也已经从柜子里钻了出来。

  脑无至少有几十只,场地狭小,胜算基本是零,必须要快点离开这里!

  砰——

  绿谷下意识地用手在眼前掩了掩,一发炮击从他身侧掠了过去,随后身后就响起连连的爆炸声,爆豪从他身旁掠了过去。

  绿谷只愣了一瞬间,突然大喊:“不好,快走!”

  爆豪自然从来都不是个会临阵退缩的人,不管他本人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而他会突然冲出去,是因为他看到了绿谷现在的方向看不到的东西。

  刚刚先一步离开的另一个人果真没走远,听到动静之后折返,此刻站在走廊尽头用惊恐的目光看过来。

  爆豪当即就是一发爆炸轰了出去。

  毕竟距离远,对方朝边上一扑就躲了过去。

  随即,房间的四角轰隆响了起来,几道合金墙迅速从屋顶上降了下来。

  爆豪冲到走廊门边,果然看到刚才那个人扑在一边的墙上,按住了墙上一个红色按钮。走廊口也发出轰隆声,同样一道合金门从上往下迅速降了下来。大厅中响起警报声,急具穿透力的声音回荡在空间里

  爆豪脚一落地,就朝那个人扑了过去,一拳带着火力把对方揍飞出去,落在墙边,一手按住那个按钮。

  被和一群发狂的脑无关在一个密闭空间,就算是欧尔迈特在也难以逃出来。

  合金门没反应,爆豪手掌连按几次,最后砰地砸了下去,门还是迅速往下落。

  砰——上鸣和昏迷的工作人员以极快的速度被从走廊中扔出来,滑到大厅中央。

  绿谷却没有使用技能一同跟出来,而是朝站在后面根本来不及跑的八百万扑了过去。

  嘁——

  “可恶——”爆豪朝走廊口踏了一步,双手向上,巨大的轰击喷射而出,灼热的气浪将墙壁都熏成了黑色。

  “再不快点炸死你——”

   “SMASH——”砰——绿谷右手举着拳头,左手携着八百万从走廊中冲了出来。ONE FOR ALL打在合金板上生生将其打出一个洞。两个人去势竭了之后从空中栽了下来,滚倒在地。

  轰——合金门彻底扣下,嵌入走廊口的凹槽几分,被掩盖得只剩下小半的洞里已经开始传来脑无的嘶吼,隐隐有着玻璃碎裂声,而整个大厅响起嗡嗡的警报声。

  完全暴露,计划失败。

  “可恶——”爆豪晃了一下,靠到了一边的墙壁上。

  
 

  有人来了——

  轰焦冻脚下一踩,坚冰顺着地面迅速朝房门处蔓延。

  来的几个人的影子被灯光拉得更长,几乎已经能听见脚步声。

  来不及——

  突然,整个房间包括外面的走廊里都响起剧烈的警报声。

  几条人影脚步一顿,转身朝来路跑去。

  轰焦冻松了一口气,不管外面是什么情况,至少给了他脱身的机会。

  烈火从手掌腾地燃起,转瞬间就将手腕上的锁扣烧融。

  两只手都从桎梏中解放,轰焦冻甩了甩僵硬的手腕,左手握住腰间的振石扣。

  他的个性还在,难道是ALL FOR ONE看不上?但是如果他是想要活捉他的话,不怕他用出个性逃走吗?还是说……ALL FOR ONE根本不在这儿。

  安德瓦当初肯定就是败在这振石上了。这种石头既能够作为能源矿石,又能够吸收能量而变得更为坚硬。但大多数人可能只知道它作为能源的一面,忘记了它作为武器的一面。

  这振石锁可能能够困住安德瓦,却困不住轰焦冻。

  矿石的表面在高温的灼烧下变得越发莹润光泽,也更为坚硬,但轰焦冻没有停手,而是继续用火焰加热,直到颜色发亮到极致。

  他的右手贴了上去,冰冻的能力瞬间加注而上,随即两手一起用力,那无比坚硬的振石锁竟然软软地被拉开了。

  轰焦冻松了口气。腰间被扯开的锁没过一会又重新凝固,维持在被拉伸的形状。

  振石也可以用来打造武器,而锻造它的方法,就是将每一块矿石的能量充注到极致,再瞬间降温,就能使其软化,铸造成各种形状。不过由于现在的个性大爆发,再加上成本比较高,这种武器也和枪械一样成了老古董一样的存在。

  半冷半燃,曾经让他厌恶至极的个性婚姻产物这时候倒是成了他脱身的手段。

  他从座椅上站起身的瞬间,房间中突然又响起了另一道警报声,以不同的频率混杂在前一道持续的声音当中,显得嘈杂不堪。

  糟糕——座椅上有重力感应,在他站起身的时候就会发出示警。

  轰焦冻迅速抬起手,寒气裹着冰层朝门口蔓延,在门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当务之急是把困在这的人都救出来!轰焦冻朝操作台跑过去。

  操作台上有个显示屏,还有些按钮与摇杆,但是没有任何操作提示。

  走廊上传来杂乱的跑步声。

  两个人——这里作为敌方营地,还有多少人都是未知数,但绝对在他能够对付的范围外,如果现在不能把他们救出来的话……

  轰焦冻咬了咬牙,伸手按住了最大的红色按钮。安德瓦虽然混蛋,但是却有傲的资本,无论如何,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变成脑无的。

  突然,房间里有什么声音消失了,但其原本就很微弱,因此夹在在此刻的警报声交响曲中让人难以发觉。

  哗——冰墙发出破碎声,冰晶撒了一地,一道锋利的切割刃从缝中突出来,毫不犹疑地往下切割。


  轰一声响,一整块坚冰被人从外踢倒了下来,狠狠砸在地上。

  轰焦冻手一挥,两道冰凌朝房门进来的两个人射去。

  一个人两条前臂都成了切割刃的形状,两道锋利的刀刃疯狂地旋转,两手一挥,将射向自己和同伴的冰凌统统劈碎。

  另一个人身上套着白大褂,鼻梁上搭着一副眼镜,在两个人交战时双目迅速扫视了一番房间中的状况,随后猛地一震。

  “住手!你刚才把培养液的送氧关了,如果不快点恢复的话他们统统都会死——”

  轰焦冻身形一滞,手腕上寒气蓄积却没有发出攻击。刚刚消失的声音……是通过管路送氧的气泵工作的嗡鸣声!

  切割刃这时已经朝他扑了过来,而躲在切割刃后面的白大褂眼中闪过一道光,手一挥,几道细小的破空声朝被迫躲闪的青年袭过去。

  “唔……”几道气流细针一样扎进了肩膀,随即,手中的坚冰不再伸长,生生停在了手臂的长度。

  这个人的个性——

  难怪ALL FOR ONE敢放心把他关在这儿,这个人的个性竟然是和相泽差不多的能力,个性消除,只是发动的方式不同,持续的时间也不明。

  似乎料定目标没有个性肯定无法逃脱,对方的攻击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两只手交替疯狂攻击着。轰焦冻被切割刃的攻击逼得连连后退,他手上只剩下被割得只剩下半边的冰凌。

  突然,他脚下一顿,在切割刃惊愕的眼神中猛地俯身,一脚从对方迈过来的腿下扫过去。

  切割刃丝毫没有料到本该是瓮中捉鳖的行动会出差错,身体不受控地向前扑去,随即就感到了后肩上传来的剧痛,然后脑袋上挨了重重一击,瞬间失去意识。

  “你……”白大褂眼中露出恐惧,完全不能明白对方为什么在失去个性之后还能这么快把己方放倒。

  轰焦冻皱了皱眉。对方的攻击太过单一而且直来直去,完全不像是拥有这样强力的个性该有的身手。

  “怎么把他们都放出来——”

  冰凌抵在脑袋上,刚刚沾染的温热血液将其融化了一些,滴滴答答地流进他发间,他却毫不怀疑对方能用这个东西在自己脑袋上再开一个洞。

  “那个……那个显示屏旁边的红色摇杆。”白大褂哆哆嗦嗦说完,随即脑袋上也没逃过被来了一下,不过好歹只是拳头,随即昏了过去。

  轰焦冻几乎是狂奔回了操作台,伸手去抓台上的摇杆。

  嗡——电子屏一黑,随即操作台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身后营养罐群也传出相同的声音,随即砰地一响,连同连绵的警报声一起,陷入了长久的寂静,甚至连走廊上和头顶的灯也熄了。

  

评论(13)

热度(127)